暂时扔进垃圾盒子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我不认为这算得上一次更新,但我想说说我的垃圾盒子。

当我在桌子上发现很多东西,但是我暂时做不到整理它们的时候,我把它们都放进垃圾盒子里。然后在我能够整理它们的时候整理它们。

为什么我需要垃圾盒子?

乱七八糟的桌面会让我不舒服(焦虑,混乱),但我暂时做不到收拾它们,可能是不能转移注意力到整理桌面上,可能是太疲惫什么都做不了,可能是把它们放回原位的过程太复杂所以我拒绝做。

所以把它们放进垃圾盒子放在看不见的地方,一般是抽屉里或者架子上,或者桌子的角落。

等到我觉得自己能够把它们放回原处的时候我就会把他们放回去。

如果一直不能放回原处呢?在盒子没满之前就让它那么放着啊,放几天都无所谓的。

对我来说,即便是此时此刻无法整理的盒子,我也不会留着超过12小时,所以,我会整理盒子,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很快,但我会整理盒子的,等到盒子应该被整理的那个时刻,我会意识到的,我不必强迫自己整理盒子然后把自己骂一通。

极大改善心情。

衍生:垃圾盒子手账

用法是一样的,想做,但是无法做的事情,写在纸上,然后放置。

在细碎生活事情上这尤其有用,比如我会写:拿快递,泡衣服,做饭,吃饭,洗衣服,洗澡,休息,找暖和的衣服。

但我可能完成也可能完不成,我不能想到什么就立即去做,绝大多数时候我只能坐着,不吃饭,不喝水,冻着或者热着也不会去找毯子或者空调遥控器,就这样坐着一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生活琐事不是很大的问题,但是会成为骚扰精神的小虫子。我其实没办法自然而然地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我需要意志力和强迫,在更早的时候,我需要恐吓自己去吃饭。

但写在垃圾盒子手账里,是一个积极的行为,我不会要求自己现在就做这些事情,但是我会做,在合适的时候我会完成这些事情,所以现在先扔在这里,我不需要看见它也不需要记住它,等我想清空盒子的时候我会清空它的。

衍生:脑子中的垃圾盒子

人们会说难听话。人们的难听话会伤害我。绝大多数时候我不知道是我做错了还是他们在恶意地对待我,绝大多数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是恶意地对待我还是他们根本看不见我,他们只是随意说他们想说的,而我不存在。

我朋友曾经粗俗地评价我:xx(我的真名)就是别人拉了什么屎她都兜着。

其实更好的说法应该是xx是个高敏感的人。但“别人拉的屎”这个形容很形象,有很多别人的“反馈”连屎都不如,而我却要努力地解释和证明,并且最后也不会对对方有任何正面影响,就像踩到了狗屎,紧张地清理,暗骂自己为何这么不小心,可狗早就跑没影了。同样的道理,换成人,我就搞不定了。有些人不如狗,这是现实的。

所以,除了

自己信任且了解(陌生人不算,熟人不算)的

专业人士(外行打咩!)

对我做出来的东西(不是我本人,不是我的属性,不是我的习惯等等)的

建设性(改进的方法,建议,具体准确的指出欠缺)

意见(不带情绪,没有攻击性的语句)

以外,其他和我有关的言语,我都放进脑子中的垃圾盒子,然后把它关上,不做任何改变。等到我冷静下来,可以回忆这个人和他的语言以后,可以对这个人做评估以后,我再回忆他说的话。我知道我的应激状态对我的伤害,比他们能造成的伤害更大。我在脑子里把垃圾盒子啪的一声盖上,无论对方把问题渲染的多么严重不可饶恕,都会变成“bullshit”。人类甭想利用我的应激反应伤害我。

就算是巨大的缺点,也不是几分钟以内就能改正的,我理由充分地可以稍后再仔细分析那些让我瞬间觉得不舒服的语言。我虽然做不到不当回事,我也可以待会再跟你算账。

但这种垃圾盒子,悲伤地说,可能要几年才能倒出去,但长达几年的困惑,总比长达几年的低效能和自我谴责好得多。 \n

\n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