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02 从噩梦脱敏的记录(返校季01)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

这个月在培训,还有三个星期,从早肝到晚,而且过集体生活,早起要跑圈那种,还吃食堂。梦回高三,可能还不如高三因为高三还有小卖部和报刊亭,这地方吃个外卖都掏不起运费。

之所以给自己找罪受,是因为这些年悟到很多人性层面的“歪理”,对自己也有了虽然“缺德”但很稳定的认知(嘛,管它符不符合人类的想法,我是一只靠谱的成年猫咪)。想着,或许如今能够去人类的世界探险了,毕竟内心较过去几年更坚定也更松弛,即便受到伤害也不至于完全崩溃。

我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了,因为抱着测试自己精神状态的态度,所以把遭遇的事件(常人可能甚至不会称之为事件,但这是我的生活和我的博客,我说它是事件就是事件)、我此次的处置,和我过去的处置做了对比。我觉得我打败了过去让我痛苦的人,感觉很好,希望对你也能有启发。


培训的同行来自五湖四海,不乏清北人的硕士博士。他们看起来很体面,说话头头是道,声音也很好听,见到别人会春风拂面一般问好。**可是我的学校和学历并没有那么好,也不会长袖善舞的样子,而且内心我极端讨厌对陌生人保持微笑。**或许有人会说都是同学了,不是陌生人,但对我来说,班级,同事,同门这种不是自己选择而只是别人安排或者随机分配给我的关系,并不能让我舒适地微笑,而且这次我决定不装,看看会是什么结果。

在培训的头几天我完全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也没有在住宿群里说话,没有加任何人好友。在这期间发生了“有人看见我喝咖啡说咖啡对她没有用”事件,和“我用左手拿筷子引起惊讶事件”。我的回复都是平静的“是啊我喝咖啡/用左手”,然后继续做我自己的事情。

(过多的人还是让我觉得非常难受,我破天荒早起吃早餐,因为早上是唯一可以一个人呆着的时候。)

但在这期间我没有完全拒绝“一起呆着”我和大部队一起午饭和晚饭,休息,运动,听他们说话。我现在知道了他们一些人的恋爱情况,学历,籍贯和家庭背景等信息,对他们的性格和行为方式也有了评估(谁喜欢出风头,谁比较急躁,谁喜欢抱团,谁是狮子座等等)甚至培训的老师,我也有自己的估计,哪位老师喜欢闲聊还热心,哪位老师不爱说话但分析能力很强,哪位老师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业务极好非常靠谱,在一周以内都得出了结论。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这么观察分析别人有点缺德,但是,我这么做也是被人类逼出来的所以,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我第一段就说了我的认知很缺德。)

而在第二周我融入的更融洽了,我其实没主动做任何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有人(前期观察的很活泼的人)带了711的沙拉来教室吃,我看见以后感到很馋,于是第二天问她“请问您昨天的沙拉哪里买的,地图上没显示有711”。于是那个人告诉我位置。我向她道谢,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接下来就是在茶水间,询问一起打水的人水热吗?问前排的人有没有拍某页幻灯片等等。我只打算从在社交中满足自己的需要。我不主动告诉他们我的任何情报,也不进行任何闲聊和讨论,我只提问,或者请求帮助,偶尔发自内心赞美谁的好看水壶或者大牌项链。有时有人会和我说话,我则顺着说,“那真不错”,“天哪”,“欸我都不知道”这类话随机使用。我在所有的交谈中都不表态、不说个人观点、不介绍自己。尽力让别人不记住我。因为我发现,让无关人员记忆深刻遗患无穷。而这里所有的人,和我都没有任何私人或长远的关系。他们也不需要记住我。

(有一天下雨了,拍了很有意境的照片)

既然是培训就还要上课,学材料。我同桌喜欢抖腿,而且喜欢小声读材料。我高中后座有个女孩也喜欢小声读题背书,自习课她一读题我就心烦意乱觉得闹耗子,为此我特别恨她。(我连班主任名字都忘了,她名字我还记得而且,以后也会记得。)我知道这样的人不值得我恨,他已经很差劲了,我不应该因为差劲的人感到难受,他们不配。

所以我掏出了我的防噪音耳塞。他一嘀咕我就带上。没错我就是针对他的,但是我不在乎他是不是意识到这一点,我听不见是唯一matter的事情。至于抖腿,我发现我们的桌子是可以挪动的,我有一天趁中午没人把一排四个桌子都向外拉了两公分。所以没有任何一个桌子是挨着的。

我选择从环境进行不引人注意和抓不到把柄的微调来改善我的处境,看起来很怂。我可以和所谓带队老师反映,或者和这个人直接说,但是我对这些人的估计,正如我学生时代见识过的那些人一样,**他们完全不是可以理解我的需求的人,我认为他们是不可以说实话的人。**如果起了什么冲突,正面还好,偷偷给我水杯下点东西。我内心不能排除这样的风险。对了,我的水杯几乎随身携带,如果带不了,也会回来以后倒掉水,接新的水,涮一涮再倒掉,再接水喝。

我其实是能力很低落的人,而同行们很有才华,反应机敏,很会和老师互动,(或者说是接下茬)一些老师很吃这一套,但其中一个老师说:给其他小伙伴一些思考时间呀。我当时心里很震撼。高一下半年的时候,我们班来了一个重点班下来的男生,非常聪明,反应很快,数学题他总是最先说出答案,而那个时候我甚至连公式都没想到该用哪个。这个人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痛苦,他说出答案以后我就会被挫败感和自卑困扰。这样的痛苦持续了几乎整个高一和高二下半年。而我在高三决定摆烂,只答并且保证答对我会做的数学题题,才不再在乎那个男孩。

这次我观察了这些喜欢接下茬的人,我快乐地发现他们并不是每次说话都对,他们只是条件反射地,不走脑子地接茬,他们说出的话证明了这一点。然后我想,那个男生是不是也连瞪带猜地蒙了一个答案。而我被自卑笼罩完全没注意到他说的是错的?而我当年的数学老师(现在想来他比我现在的岁数还小)也不懂得如何控制课堂,才被那孩子带着走了?

我能力很低落的另一个表现是我很难快速理解老师说的话,爱走神,**而且我对此感到焦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老师讲的乱还是自己没听懂。为了不错过任何信息,缓解焦虑,我掏出了我的录音笔和语音转文字服务。于是我现在可以想听就听,听不进去就不听,下了课就有文字稿,回头看看就好。当然要花钱买设备买会员,但我觉得安心且舒适,百来块钱我觉得划算。

我能力很低落还有一个表现是我要花挺久想清楚,往往其他人都开始写了,我还在思考。我在那一瞬间觉得非常恐惧。不过我转念一想,嘛就算写不完也没什么后果,慢慢想咯。然后往往就能写出来一个比较烂但能用的方案。

所以呢,我现在觉得焦虑、压力,对我没什么积极意义,我自会自己抓紧时间用脑子完成任务,而卡壳的原因也不过是“没思路”“不知道”,这种时候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继续读继续查,继续输入才能或许有输出。

我整个学生时代最糟糕的噩梦就在于此——所谓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的论调,所谓有竞争才有动力的论调。我不在乎它是否有道理或者约定俗成。我意识到这两种论调是我应该摒弃的,我明确知道自己需要得到什么,学什么知识,培养什么技能。我便会为此努力,找资料找方法做练习等等。如果外界不能给我提供更多优质信息,而只是在“热心地”push我,如果周围人类在宣扬“如果你不够优秀会被淘汰云云”,他们滚蛋对我有益。我意识到:以我的努力+足够时间(时间往往不够但没办法),我是必然能够做到我的最好水平的。高中或许不敢这么说,但这些年半吊子地接触心理学和效率工作相关,我的确有自己行之有效的小撇步。

(天晴的时候这些白色的棚子看起来很夏天)

所以,26岁的中禅寺千姬如今可以对16岁的maggie说,我对我们经历的事情感到特别伤心和惋惜,你不应该遇见这样的事情,但我们终于存活了下来,并不是熬过某个痛苦的时期就算是“过去了”,不因回忆和噩梦而痛苦,才算是真正“过去了”。很不错,我们都很不错,谢谢我们。✌

这是返校季的第一篇,返校季系列打算写写如何舒服优先,兼顾高效地读过大学(包括研究生)时光,还有我对我当时社会化过程的一些反思。

\n

#2022#返校季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