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08 获得希望的心理建设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这是一个古老的存稿,我改了一些,或许你能看出来这其中的某些断裂,因为我是在不同的阶段写下的。

获得希望的心理建设?这话说的,额,仿佛我像是个有希望的人,并没有,我只是总结了我感到希望的时候我的心境。我想,如果可以复制希望的感受,那么或许就能够经常感到希望了,让我试试看!

坚信我值得更好的未来

我缺乏时间概念,但即便迟钝如我,也知道国内的疫情在相当长的时间都不会结束。所以问题就不是“疫情以后”如何如何,而是如何在疫情的新常态中活下去。反正我这三年已经明白我要和什么玩意共存了。要没有任何理由地坚信在这种情况下,我仍然是值得美好事物的人,如果逻辑上说不通,就每天对着手机屏幕念一遍(似乎有心理暗示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讲,环境越糟糕,生存者越要坚定稳固,越要有能量,最近不是最后生还者1重置了吗?找个实况,看看里面坚韧强大和内心自由善良,还会弹吉他的角色们。

https://music.163.com/#/song?id=445153934

这是最近翻出来但很喜欢的最后生还者里的歌,歌词很好: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fear no evil because I'm blind to it all.

And my mind and my gun they comfort me, because I know I'll kill my enemies when they come.

Surely goodness and mercy will follow me all the days of my life, and I will dwell on this earth forevermore.

我磕美国末日1 的时候,还没疫情。那是个很神奇的经历,几乎可以用幸运形容,我神奇地刷到了朋友玩合金装备幻痛,然后神奇地喜欢上山猫的配音,最后发现我真的很喜欢玩生存游戏。

推荐大家玩末日生存恐怖类游戏,虽然中二,但能够在紧急情况下提供基础的价值判断参考。举个例子,生存游戏中,你不需要辨别意识形态,你只要会判断敌友和信息真假就好。生存游戏会强调普通人互助,事实已经证明了封控状态中好邻居好群主好团长真的很重要。正常现代社会中的人类很难遇见紧急情况,但现在的社会变得既不现代也不正常,而且之前形成的体面和文明的生活方式和约定俗成的行为守则,已经被打到泥里再踏上一万只脚了(我这个破脑子怎么什么梗都知道)。这种时候,第六感,潜意识,直觉这类玄乎的东西对生存有很大作用,试着培养一下这种感觉。那会成为你的【内陆帝国】【平心定气】和曷城警督。

坚信自己值得更好的未来。既然我还活着,无论人们怎么说,我就是得到机会活下去的人,就是某种意义上的chosen one,想想这几年在各种“百年未有的重大风险考验”中死去的人,甚至仅仅这几天口耳相传中得到的死亡消息,我非常确信我不该浪费手里这个活下去的名额。

There is no count for men like Prothero. 那么还活着的人,还能责任保存记忆,保存“There is something terriblely wrong.”的痛苦。

发现自己的超能力

我很容易感觉到自己和别人的种种不同,实际上几乎所有的新事情我都要自己做一遍,然后才能参考别人的方法形成自己的模式。而这些独特的思考和处理事情的方式,我会积极地称之为我的超能力。因为就像电影里的超能力一样,在一开始造成很多生活上的不便,但灵活地使用它们并且相信它们是超能力以后,会有一种“能力越大信心越强”的感觉,但是不是躁期发作?我不确定。

一个浅显的例子是,虽然老师不给发答案,但我发现我抄答案比听她做题效果更好。当然在课堂上这是个糟糕的特质,但是,当我开始自己备考各种测试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非常舒适,在各种奇奇怪怪小撇步上极其富有创造力,并且有很好的单位效率。但是我注意力并不是很能集中,所以(摊手)

又比如,我对人际关系很迟钝,我学会了社交上的迎来送往,但我不热情,自我中心,爱好古怪。所以我很难和别人亲密起来。毕竟不想告诉所有人我的古怪之处,小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像是哈利波特里的卢娜,那样的女孩很好,但她凑不出自己的三人组。这种迟钝有时也会成为一种超能力,因为我逐渐发现我可以免疫很多人际关系的drama。我感觉不到朋友和朋友之间关系的变化,我对所有人的态度都是始终如一的不冷不热,没有朋友完全理解我和了解我,所以也不经常感到情绪上的背刺,我一方面实际上被孤立,另一方面反而变成了公认客观的和值得信任的第三方,收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友好对待。

这样的能力还有很多,比如难以理解抽象的语句,依靠图像和实际操作才能记忆,对声音非常敏感,无法说服自己做不对劲的事情,不能服从社会规训,不擅长说谎,经常感觉我的身体不是我自己的等等,经过一些利用,它们都能在生活中发挥独特的作用。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按理说这都是很严重的缺陷,它们的确在挺多时候造成了挺大麻烦,但它们的确有神奇的地方。

战斗的意志

人们似乎总是把意志力用在自己不喜欢的,需要克服,需要忍受的事情上。我本就缺乏意志力,把宝贵的意志力放在需要忍受的事情上,只会让我什么有益的事情都做不了。在我更年轻的时候,这个世界很糟糕但还不至于这么糟糕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我活着的困难之处不仅在于我要忍受痛苦,尽量避免被这个环境毁掉。(后来我发现,不可能不被这个环境毁掉,那些被反复从我身上剥夺的东西,被打碎,流失的东西,我试图把自己拼起来,但是,重新拼接过无数回的残骸和一个完好的东西,还是有很大不同的。那些杀不死我的伤口,会长成坚硬扭曲的瘢痕组织。)

还在于,人要在痛苦中继续努力改善境遇,如果没有起色,就继续坚持努力,极乐迪斯科说:“唯一能让命运的骰子转动的方式就是继续战斗。”携带着我的伤痛,恐惧,疲惫,继续战斗,后一句是我说的。忍受痛苦不会改变任何事情,忍受痛苦,假装它不存在,只会让它延续,治疗它有用吗?(内心较为扭曲的方面认为治疗没有用途,因为我还是活在一个反复受伤的环境中,但或许别人可以)对我而言,要么骗自己享受痛苦,或者,摧毁那个让我痛苦的东西,而后者往往需要很多很多很多年,或许根本看不到尽头。但我意识到,如果我还有希望,它只会蕴含于一个格格不入的我和这个世界的漫长的战斗和抗争中,并且我知道我的对手是什么,我知道我会失败很多很多很多次,我知道只有死亡才能让我退出。但是,我不会每一次都像记忆里那么无助。《怪奇物语》里Vacna 是这么解释的:

Everything was hard for him.

Then out of nowhere he walked in here, and it was like... something has changed.

I asked him what's different and he said...

He said he had figured it out.

He had found his strength in the memory from his past.

Something that made him sad, but also angry.

我不想解释什么摧毁了我,为什么我恨这里,但这是我22岁以后最鲜明和最强烈的情感,我在尝试从回忆而不是未来中获取力量,或许有用,我不确定,但这也是战斗的一部分。

感谢你读到这里,希望我们有一天能够强大且自由。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