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RSITY#07 "不是我的"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这是迅速的一篇更新!最近换了一种不假思索的写作方式,是出于用希望使用最直觉的语言,在最短的时间尽可能捕捉瞬间想法的考虑。我无所谓地认为,对词语和易读性的追求,其实违背了我想写自己的东西的初衷。而一个人在表达上失去自我,我觉得很恐怖呢。

所以请从主页看看《这是我的战争》,《垃圾盒子》,以及今天的文章,需要一些关于新的行文方式的见解!Danke!


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我总是被拉进某种认同感里。比如虽然知道物业很差,但仍然好心地觉得我们社区物业很辛苦。虽然知道辅导员是个自私的人,还是想,我们辅导员也不过是个还在读书的研究生。先不说这种想法是不是蠢,它的确客观存在过,而这种想法不是坏想法,只是放在了错误的人和事情身上。

如果让我说的更明白一点的话,虽然看起来我生活在这个社会,有某些社会身份,但这个社会和它们的要求,不是对我制定的,因此身份认同对我来说是不存在基础的。我长期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我的位置,这句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但它不是准确的表达,语言在表意上有局限,我发现更准确的表达是:

这不是为我设计的世界。

有人会说:这不是废话吗?你这样叫以自我为中心。我不否认这种理解。因为我的确做不到把我的脑子变成别人的形状,所以我的世界,按理说应该是我的世界,并且只有在我的世界里,我才能活的好。这也是合理的。

但现实并非如此,我感到我的世界更像是别人的世界,而我不得不把自己扭曲起来,塞进去。曾经的理解是这样,像是放错了位置的拼图,折起来,塞进去,按下去,再用拳头砸进去。

但最新的理解是,别人的世界仍然是固体,但我的世界是液体。想象在一个装满石头的罐子里倒水,水流进石头之间,但石头无法进入水里。从分子的层面想,的确是这样。

我仍然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石头的世界仍然没有我的位置,但从更大的空间(罐子)的角度看,我安好地存在在罐子里。

于是我越发频繁地想:那不是为我建造的世界,但从地球,自然,生物圈的范围看,我还是有很多认同的,所以我不需要为此考虑太多。(这不是个好的思维,但这是个让人感到自由和解放的思维)

可以造一些句子来直观理解,比如:这不是我的物业,这不是我的公司,这不是我的食堂,这不是我的房子。

因为它们的确不是。我不懂法学,但我知道民法里对“我的”有各种各样的细分,什么使用权所有权,问题在于:一个人是一个人,但一个胳膊,一个腿,一个眼球,它不能成为一个人。类比一下,其实会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属于“我的”的存在,寥寥无几。很多东西我从未拥有过,很多东西我只是口头上拥有。

友说,你应该试试不平等地只喜欢少数人类,然后不喜欢大多数人类。不喜欢可能有点重,我大概会说,少数人是我的朋友,而大多数人不是。

生活情感类的博主会说,生活是自己的。说的好像能够每时每刻控制生活一样。我做不到,当我坐在一个不是为我的身高设计的桌子,但用我自己的键盘,却打我出我并不情愿说出的话的时候。我度过的一部分的生活,并不是为我而存在的。最要命的是,很多时候,人生选择这种重要的事情,也不是“我的”。

我觉得自己的见识还不够思考“是谁的”所以我满足于知道“不是我的”就可以。这是个关于权利和自由的领域,那些我没有权利、机会、自由去改变、影响、保卫、留存的事物,真的不应该强行圆成“是我的”。

相似的例子还有,情感关系里,人们会嘲讽那些追不到妹子还对妹子抱有多余的责任心和情感的人舔狗。舔狗可笑的地方在于意识不到那不是,也不会是他的女朋友,不想看舔狗笑话的人,会劝舔狗面对现实云云。

我也可以说,那不是也不会是我的社区,那不是我的朋友,那不是我的家庭,那不是我的事业,那不是我的“知识”。那甚至不是我的食物。

之前我会奇怪,为什么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看起来非常安全稳固。但然后,尤其是这三年,见到太多不会垮塌的事物轰然垮下去。因为把生存的基础建立不是自己的,可以随意剥夺的东西上,是无法长久维持下去的。而仔细想想,我并没有多少我的东西。

待会要去不是我的食堂,领不是我的盒饭,回到不是我的卧室继续写不是我说出来的话,至少这样想了以后,能少谴责自己几句。好像世道越艰难,越容易谴责自己,这不科学,世道已经如此艰难,自己更应该尽量开心一点才好。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