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Farcaster中文社区交流分享会

Warpcast的现状和未来

编者按:本文由0xluo和田七联合整理。从三位嘉宾的分享中,我们看到了罗老师对 Warpcast 的乐观态度和热爱,良哥对 Warpcast 的理性分析和思考,超哥对 Warpcast 的批判性分析和洞察。

会议时间:2023.11.8 22:00

会议地点:Aburra

主持人:田七(@tian7.eth)嘉宾:王超(@chao)、乔良(@liang)、0xLuo(@0xluo.eth)

田七: Ok,现在现在大家都来了,咱们现在就正式开始呗!虽然超哥一再强调不用搞得很正式,但我还是先说一句,正式开始。

田七: 是这样的,我们今天特地邀请了三位嘉宾来跟我们分享一下关于 Warpcast 的现状和未来。我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我用 Warpcast 而不是 Farcaster。因为在我看来 Farcaster 是一个更底层的协议。而我们这次分享的目的不在于讨论这个协议的设计机制。我们更想看看基于这个协议打造的一个社交 APP Warpcast ——它的现状以及它未来的发展方向。

田七: 这次我们特别有幸邀请到三位嘉宾,分别是资深投资者,也是在行业经营了很多年的王超——超哥,以及生态的开发者同时也是创始人——良哥,还有 Warpcast 的资深用户——罗老师。请三位嘉宾简单的再做一下自我介绍,我这只是抛出一个引子,要不就按照刚才的顺序,从超哥开始呗。

王超:好的我简单介绍一下,我叫王超,资深韭菜,到今年我在加密圈应该是第11年了,从一开始做一些投资而关注这个行业,到2017年和朋友一起联合创立了一个钱包,在 crypto 钱包的领域做了一段时间,到了20年底21年初的时候就把个人的方向转到了一些新方向的一些研究和投资上面,包括 DAO,Web3+消费,包括最近比较火的AI。我也在看很多AI和加密领域里面的结合的东西,在做一些投资,目前大概是这么一个状态。

王超:今天我其实是过来跟各位老师学习的,Farcaster 也好 Warpcast 也好其实我个人我虽然注册的蛮早的,FID应该是第1000多号吧,但是一直用的非常少。因为最早的时候我虽然有一个评估备用机但是懒得使用,而 Warpcast 早期只支持 iOS 操作系统,就没建立使用习惯。此外,Farcaster 开始去推的那一年多其实是我自己减少了社交软件的使用。之前我在 Twitter 上面还蛮活跃的,而现在在 Twitter 上可能一个月只发一条,整体我都不怎么用社交软件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生态的理解和参与实践是非常浅的。今天更多的是希望和其他几位专家来学习一下,也没做什么准备,我就介绍到这。

田七: 好的,感谢超哥!接下来请良哥做一下介绍。

乔良:好的,我目前在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的客户端——U3.xyz。目前我们支持 Farcaster 还有 Lens,然后产品上面的东西其实很多的方面还在探索吧,目前只是说从技术层面做了一些集成的工作,但是整体功能上怎么更合理做出来用户喜欢的这么一个产品,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至于涉及到 Warpcast 的话其实我算是一个 Warpcast 的长期用户吧。其实我ID也比较晚了,FID应该是7000多,应该是在 Farcaster V2 的时候才开始用,V1的话更早的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也一直在等邀请码。先说这些吧,很期待大家的分享。

田七:好的,下面轮到罗老师。

0xLuo: 各位老师好,我真的不是什么老师,叫我小罗就行。我的本职工作是一个图像算法工程师,然后我其实是在2020年 DeFi Summer 之后才深入了解整个 Crypto 行业,包括早期我也是在各公链上参与各种 DeFi 的项目。但是我本人其实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 Social App 这个方向,各种去中心化的社交软件我都有用,包括 Lens,BlueSky,Mastodon 等,这些我很早就开始使用了。然后在 Web2 时期,我拥有饭否账号,很早开始我就一直对社交网络非常感兴趣。其实早在2018年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个叫 Matters 的社交软件,昨天良哥在 Decentralized Social Day 也听到了这个产品,它算是我的区块链 DAPP 的启蒙,就是一款(长文章)社交软件,当时他就引入了代币经济、共创经济。所以我一直对这个社交软件以及去中心化网络非常的感兴趣。

0xLuo:最开始去年8月份就已经听说 Farcaster 了,但是当我真正想加入进来是在去年10月份 Vitalik 他发了一条 Twitter 说拥有了哪些去中心化网络的账号,然后我看到了 Farcaster,那我就知道这个是我一定要想办法都要来的。就一直给 Dan(dwr.eth) DM,一直到今年2月,他才突然想起我把我拉进来。然后大致过程就是这样,希望能跟各位老师深度交流。

田七:好的感谢三位的介绍。我发现三位首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 Warpcast 开放注册之前大家都已经拥有账号了。接下来想请三位聊一下对 Warpcast 的这个 APP 当前的使用感受,因为其实之所以发起这个话题聊到现状和未来,也是因为在我们中文群里面大家有聊到这一话题。我认为 Warpcast 现在还是很小众的一款产品,包括它以后到底能不能从一个很小众的产品发展成一个主流的产品,都是值得探讨的。不是说它一定能或者不能,所以想请三位谈谈对 Warpcast 当前的这种现状是怎么看的,先从罗老师开始吧。

0xLuo:好,我一直说 Warpcast 它是一个小而美的产品,它确实很小,上面的用户量现在也只有两三万,但是大家的感触确实是这上面人的质量非常高。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VC和开发者,我们能够跟他们近距离的接触,包括开发者也非常的友好,他们跟用户之间的交流非常多,在 onboard 的时候甚至有几个都会邀请你去跟他参加一个 onboard 的30分钟的 meeting,所以上面的开发者的氛围是非常好的。另外VC或者是行业的KOL都感觉非常的亲近,有点让我好像回到了社交网络最初的那个时候的样子。就是让世界各地的人能够通过网络近距离连在一起。在2023年这样一个时间的阶段它依然能够实现一个社交网络的最初最原始的目的,就是进行人与人的连结。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你都可以在这里轻易连接。所以对目前这种小我觉得恰恰是它的一个好处,就是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上面的用户质量很高,对目前这种现状我觉得是还不错的。

0xLuo:另外我觉得它在 Web3 中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就是这样一款去中心化网络它其实是满足了 Web3 用户的一些需求。我最开始来到 Warpcast 的时候,它最吸引我的就是我可以通过 NFT 功能寻找共同的持有者,这个其实就是一个非常 Web3 native的一个场景。一个社交平台最重要的就是你去跟人连接,Warpcast 可以很方便的让你找到跟你拥有共同 NFT 的持有者,所以它能够基于 NFT 来构建社交关系的这一点上我觉得是做得很好的。我觉得如果用户数量再增加可能会引入一些 Web2 中会出现的常见的问题,比方说广告营销信息以及低质量的 low effort content 对吧,还有一些诈骗,这些都是需要后面从产品层面进行去优化的。从现在这个层面来说我觉得它已经做得足够好了,那后面的要怎么发展,那就后面再说。这是我的一些基本的印象。

田七:所以我理解罗老师对 Farcaster 也好 Warpcast 也好现状还是很满意的对吧。

0xLuo:我觉得至少我个人的感觉就是首先它是构造了一个很好的社区氛围,我感觉我跟这上面的人很接近,你在上面看到的是真实的人而不像 Twitter 上面可能大家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在上面发一些自己的投研也好,一些分享也好,都是偏工作性质的。在 Farcaster 包括团队也是鼓励你去发一些生活类的东西,当然这在某些人看来可能是一些低质量的,就是有点水的一些内容。但是其实就是一个真实的朋友圈的样子,它可能不像 Twitter 那么样功利的,就是每一条都必须要有价值,都必须要去分享你的思考,分享你的财富密码。

0xLuo:在 Warpcast 是一个非常轻松的氛围。你可以发任何东西,只要你言之有物其实都是鼓励的,只要你不是那种很简短的一两句,那确实没有什么信息含量。只要你是有信息量的。当然信息量对每个人来说也是因人而异的。但只要你是言之有物的,其实你对这个网络来说总有人能够跟你找到一些共同点,所以我觉得现在这种状态已经是我觉得我个人在这里我能够感受到这个社区的氛围我觉得挺好的。

田七:那要不然良哥来分享一下。

乔良:我觉得 Warpcast 它作为客户端本身的话,还是没有完全跳出来 Twitter clone这么一个状态,所以很多人如果没有花比较长的时间去体验 Farcaster 的话就会觉得这个应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因为其实你如果把这个客户端从功能给他拆开了和 Twitter 去对比的话,确实很多方面没有那么多亮眼的地方。如果你不考虑他的用户数量,然后你去单独从产品层面去对比的话,你不会觉得它是一个有非常非常多亮点,然后非常非常革命性的一个产品。

乔良:你没有办法把 Warpcast 和 Farcaster 完全拆开来看,因为虽然 Warpcast 只有大概两千日活,但是他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这两千日活其实是完全沉淀在协议层的数据。所有的开发者之所以乐意在 Farcaster 生态里面去开发应用的话,就是因为这两千用户是随时可以去供你冷启动新的协议和应用的。所以这个是我觉得是所有的开发者之所以乐意去投资任何时间的一个原因。这两千日活如果说具体数字的话也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但是在加密领域的话,其实你有两千日活的应用还是一个蛮重要的一个数字,尤其是这个数字的话他相比于这种链上钱包地址来说的话,是一个更丰富的这么一个用户的画像。所以很多时候更适合第三方的开发者去复用,或者去作为杠杆去冷启动一个新项目。

乔良:当然就是罗老师也提过就是说这个另外一点的话,显然就是 Farcaster 大家公认的一个不管说叫 Killer feature 也好,就是它的核心的社区的质量是非常高的,所以有非常多有意思的讨论,有意思的社区的氛围,回到 Warpcast 的功能上面讲的话就是一个很令人值得赞许的一点。但是也是说你达到的这个效果其实是因为 Warpcast 本身产品功能做的好吗,其实不是。我一直有一个比较偏激的看法就是,如果 Dan 当时用 Discord 去去做 Farcaster 的话可能也能做一个很好的社区。就是从产品功能上也许也可以支持,当然那对于很多人来说你可能没有一个理由拉足够多的人过来,但是我们现在在说 Warpcast 本身的功能还是一个比较精简的一个产品。当然我觉得说完这些东西的话可能还是有亮点可以看的,这个亮点的话就是对讨论质量的一个保证。

乔良:比如说最近的这个我觉得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功能就是 Channels,很多人应该不会有一个有共识的一个看法,就是它很大的程度上放大了原来 Farcaster 的优越性。所谓的原来 Farcaster 优越性就是社区和讨论的质量,你只有2000个用户,这2000用户都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人,他们的讨论都是很有意思值得看的讨论,那这个数据的话其实从日活1000到2000的这个过程里面,中间是有一个过程是有一定的这个波动或者下降的趋势的。就是因为用户的数据涨了以后,很多时候讨论的质量其实会这个慢慢会散掉,那 Channel 加进来之后的话其实就很大程度上去解决了这个问题。

田七:好的,良哥刚才还特地提到了 Farcaster 的协议,本身的这种去中心化特点带来的数据通用性,使得每个用户在 Warpcast 上产生的这些数据都可以被开发者们获取,以及开发他们想要提供给用户的一个新的一个客户端也好,或者一个第三方的别的小应用也好。我觉得这就是去中心化协议的魅力,也是之前 Farcaster 能吸引那么多开发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那接下来请超哥来聊一聊自己对 Warpcast 现状的一些看法。

王超:我就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聊这个事情,因为本身我没有参与这个生态的任何事情和开发,其实连用户也只是一个浅度用户。我接触 Farcaster 其实比较早,我记得应该是去年4月,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当时是 V2EX 的 Livid 有天给我安利说 Farcaster 特别好,赶紧去跟 Dan 发 DM,然后拿个邀请就可以进来玩,当时因为申请的人没那么多,我记得就一晚上他就发邀请了。后面也是七哥说怎么查 FID,我才去查了一下我的 FID 是1042号,就是很早。但是即使当时只有一千个用户,在我看来已经是一个 curate 非常好的,而且是质量非常高的一个社区。

王超:所以这个是他最初非常吸引我的一点,但为什么没玩起来呢,一方面是那时候他只支持 iOS 客户端,我有一个备用的苹果机,但是我平时还是比较懒的,我平时主要还是用安卓。另外一个是那个时候我还在比较重度的用 Twitter,现在大家如果看我 Twitter 发现我是很佛系的,我一个月半个月也发不了一条,那个时候实际上也其实刚用 Twitter 没多久,还在有点沉迷在说我发什么样的内容会有更多的 follower 什么的,但是对我来说其实我没有那么多精力。第一是我不想我在 Twitter 上发的东西我在 Farcaster 上再来一遍,我觉得没意思,但是我又没有精力去说在这边也有意识的比如说去构建一些话题,然后慢慢的运营起来。当时其实还是有意运营自己社交账号的思路,所以在这边就没有用起来。

王超:到后来实际上我也放弃了 Twitter,为什么放弃了?是因为那时候我发现,虽然我有时候发一些关于投资相关的一些东西,粉丝涨得挺快,但是我其实后来发现这些关注者并不是我所希望吸引到的群体、能够跟我产生很好协同与高质量交流的 follower,更多的是去看有一些什么样的机会,甚至是一些 Airdrop Hunter,我追求这样的 follower 其实是没有价值的。所以后面有一些转变,就是一方面我几乎停止了发中文推,另外一个就是我其实是极大程度降低了发推的频率,因为我追求那么多 follower 有什么价值呢,还是把精力放在投研上面,我也不打算做 KOL,去运营一个社区。

 
王超:所以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极大频率的降低了社交平台的使用,在这样的背景下(Farcaster)就没怎么用起来。但是我自己毕竟是中国人,我其实还是希望有时候用中文去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所以那时候正好就发现即刻,就互联网老炮应该很多年前就开始用即刻,但是我之前一直对互联网领域还是蛮陌生的,即刻也还是去年开始用起来的。从那时候开始,会在即刻上聊一些东西,因为那上面相对来说我觉得纯炒币的会少一点。更多的是对 Web3 感兴趣的这些大厂人或者一些投资人、媒体人,相对来说,我觉得交流的质量高一点。就是说同样的一个信息发上去以后,能形成一些有意义的交流,这就变成了现在其实是我既用 Twitter 又用 Farcaster 又用即刻。Farcaster 的社区氛围,我跟刚才两位老师的感觉是一样的,我是非常喜欢的,因为从一开始就能看到。Dan 他是在非常努力,我认为还算比较成功的 curate 了这样一个网络,从一开始的几十人、几百人、1000人、2000人到现在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可能有个一二万人。日活2000,至少到目前,我觉得这个成就了不起。不是指这个数字,这个数字即使放在 Web3 领域里面,我觉得也不算很很高。几年前我做钱包的时候,我们的日活就能做到差不多十万,甚至行情好的时候就更高,2000的日活我觉得真的不算什么。但是能够在这样一个级别的数字上面,能够基本上维持社区的整体的质量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虽然肯定会有人在上面打广告,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维持住了,这个不容易。因为我们其实自己如果想拉个群啊,聊天什么都知道,人少的时候其实聊得可好了,对吧?然后你弄成500个人群,你会发现聊不起来了,然后更大就更加难说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到目前为止这样的一个社区,大家的讨论以及参与的这些人我都是非常喜欢的。如果它能保持这样现状,我会有兴趣一直用它。在我有余力的时候,会在这边投入更多的精力,和里边的这些很棒的创业者、投资者去进行更多的交流。


王超:刚才其实一直在夸,但是呢我觉得任何一个社交网络,其实你是不能停留在这样一个状态的。因为你停留在这样一个状态的话,后面的所有的东西我觉得都会有问题,我觉得网络效应是社交网络里边最重要的一个东西,无论是作为一个协议,还是作为一个客户端,我觉得它的网络效应是远远没有到那根线上去,可能甚至说根本就还没看到。但是融了那么多钱,然后这个团队里边有那么多的很强的人。将来怎么破局?我没有答案,但是他有没有答案,他都得去做,所以这会是我的一个有兴趣持续观察的一个点,也会是我的一个担忧。我觉得要么就是很难扩出去,变成一个更小版的一个的类似即刻。但是那样的话,其实我觉得做为作为一个协议,它是不够成功的。所以它的未来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会非常有兴趣的去观察他未来的一些进展,如果他做的一些成功的尝试,这些成功尝试怎么做的? 如果他没做成,或者说做了以后碰壁了是哪些?这些东西我觉得对于整个行业都有非常大的价值,从我进加密这个圈子2013年到现在,我其实看过至少十几个,就是曾经火过一段,但是后面马上又沉寂的这种所谓的加密加社交的产品了。从最早OK推那个过节发红包啊,币信推那个什么直播,然后币信也推红包,这当然这都是和加密结合的产品,跟现在的协议层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毕竟也是加密圈的嘛。到后面一些 Web 2.5 的什么东西都看过,但是说实话,没有什么能做成的,Warpcast 能维持到现在这样一个状态,我觉得就已经算非常非常好了,很不容易。后面能改成什么样,不知道,拭目以待啊!

 
田七:好的,感觉三位嘉宾的话都对 Warpcast 进行正面的评价,当然呢其实也提到它的一些不足之处,以及未来的这种发展前景。我个人的话对它的未来也看不清楚,这也是想请教三位,我觉得我们可以就它的未来聊一聊,甚至跳出来谈谈 Web3 的社交怎么做?目前 Warpcast 确实是比较小众,但是呢 Web3 目标的都是上亿用户,所以不可能说为上亿用户去打造一个这种小而美的产品。那么未来的这种社交,当面向更多用户的时候,它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形态?

田七:不知道三位对这个有没有思考过,我们不局限于 Warpcast 的,因为我觉得 Warpcast 的话,哪怕他最终破局,它也可能就是在我们设想的一个方案里面。

0xLuo:我想从就是早期的一些产品来开始说起,就是 Web3 Social 一开始它肯定就是想引入代币经济学。像我刚刚提到的 Matters,它当时是引入了 Like Coin,就是可以用这个 Like 来给这些创作者打赏。然后像 DeSo 的 Diamond,你的每一个帖子,你可以通过发帖或者是交互来赚取赏金。一开始大家都是想把你的内容以及你的社交行为都用代币来进行量化,但是这样就会产生一些问题。一个问题就是会吸引很多撸空投的来大量的进行刷帖、刷交互,如果你最后你引入了这个代币你进行释放之后,它的币价没有一个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的话,就是没有形成飞轮效应,没有真实的付费用户的话,币价肯定会一路下跌。然后创作者的收益会越来越少,从而优质的创作者既因为这个收入越来越少,又因为这个网络环境整体社区氛围越来越差,从而出走,所以热度越来越差。

0xLuo:我们可以看到早期的很多 Social 产品,像刚刚提到的 DeSo,还有之前有一个 Monaco 也是一个类似于 Twitter 的产品,也是昙花一现。所以我想这也是 Dan 当初设计 Farcaster 的时候,他就一直在避免引入 Token 引入代币经济学来防止这个网络变得过于的功利,所以他想通过引入外部收入的方法、通过卖存储的方法来延续这个网络,而不依靠代币。不过如果要我说这个 Farcaster 也好,或者说整个 Web3 Social 也好,他怎么样能够持续运转下去,包括既能运转,然后用户又不断增长,然后用户质量也一直保存在很高的一个水平,要我说我也不知道解决方法在哪里。

0xLuo:但是我可以说我所期待的 Web3 Social 产品是一个什么样的。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我一开始打开 Warpcast,最吸引我的是我可以通过 NFT 来寻找共同持有的伙伴,但是其实它这个功能没有做全。就是比方说现在我们可以选自己的 NFT 来作为自己的头像,但是你去看它存储的是一个 url,他把这个 NFT 头像的照片上传到了一个网站,然后它存的就只有一个图片链接,而并没有存 NFT 的这个元数据。所以其实它根本就达不到像现在 Twitter 的那个效果,如果你是会员设置了一个六边形的 NFT 头像,你点击就可以查看这个 Collection,这个现在 Warpcast 它还做不到,这个它根本就没有存这个 NFT 的元数据。

0xLuo:那我觉得 Web3 social 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要利用 Web3 的一些特性,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在链上我们有 NFT 、有Token、有链上活动,跟我们的社交内容不应该是分离的,应该是可以有交互的。我们可以通过 NFT 来这个上面上找朋友,我们可以看到有个人,他用了一个 NFT 头像,我点进去我就可以看到这是什么 NFT ,以及同样持有这个 NFT 的是哪些人,这是非常 Web3 Native 的一个功能。

0xLuo:那么再往前扩展其实 Channel 也可以这样。现在的 Channel 有很多是在 Zora 上发了一个 NFT ,然后他这个 Channel 对应的那个url存的就是这个 NFT Collection 的信息,其实可以为每一个 NFT 做一个 Channel。这样 Farcaster 就相当于一个原生的 NFT 社区,我买了一个 NFT 之后我可以马上找到这个 NFT 对应的 Channel,然后我可以在这个地方来进行交流。那么再往前一步可以做成一个 Token Gated 的一个 Channel,就是只持有这个 NFT 的人才能够在这里说话。比方说现在我买的Purple,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以及在 Purple Channel 说话,包括 Nouns 也是,但是可能如果人多的话这个 Channel 就会非常的混乱,那你如果要做出限制的话可以就是只有持有这个 NFT 的人才能够在这里说话。随着用户的增多这个 Channel 数量肯定也是会增多的,那么以后的这个 Channel 它就需要更好的一个搜索管理,就是你要能够更好的进行检索。当然一个 NFT 也不一定是一个 Channel,它也可能是多个 Channel,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 Farcaster 他其实他可以承担一个链上的这个 NFT 社区,以及FT的社区、Token 的社区。就像比方说很多人喜欢在支付宝或者雪球上讨论某一个股票,那么你也可以在这个 Farcaster 讨论某一个 NFT 、讨论某一个代币。当然这可能不是 Farcaster 喜欢的氛围,但是在 Crypto World 这样的人是很多的,而且这样的话其实也不会影响其他人。因为他只在他所持有的那个 NFT 也好、Token 也好,只在那个 Channel 里面说话,其他人也看不到,这样就相当于为内容做了一些分流,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 feature,对于 Web3 Social Network 来说。

0xLuo:另外的话现在虽然现在有很多 Web3 去中心化社交有一个初心就是从围墙花园到公民广场,就是我们希望用户自己掌握自己的社交数据,而且是公开的。但是现在现在已经出了各种各样的协议,像 Lens Protocol,Farcaster Protocol,包括在 Web2 其实现在也有很多协议,BlueSky 它有自己的协议,它不兼容 ActivityPub,就是 Mastodon 的那个协议。现在有这么多协议,其实很需要像良哥的 u3.xyz 这样的聚合器,这种聚合器它既是把不同的社交网络聚合到一起,它其实也是跨链桥,就是我可以把社交内容,或者是社交用户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流动性的资产,我可以把这个平台的内容转发到另一个平台,可以通过跨链桥来进行兼容与互操作。所以我是非常看好聚合器的。因为像刚刚超哥也讲了,我自己在 Twitter 上发了一个东西,我再把它发到 Farcaster 上就是可以比较费力的,但其实你可以用聚合器一键发送到不同的社交平台。这也是包括现在良哥以及像 Mask Network 的 Firefly 以及 Yup 正在做的事情。我其实很看好这个方向,它能够把碎片化的社交网络、社交资产从分散的孤岛给聚合到一起。

田七:很好呀。我觉得罗老师刚才提到了围绕着每个 NFT 自动创建一个频道还是挺有意思的,这个就让我想到了现在每一个 NFT 基本上都会有自己的群。不过要注意的一个细节就是,因为现在有那那么多条链,所以同一个智能合约的话,可能在一条链上是合约,再到另外一条链就变成一个个人的钱包地址了,所以还要加合约地址,前面还得再加上一个链的一个属性id。请良哥来聊一聊。

乔良:嗯,我就简单说一下吧,就是我个人的看法是觉得 Warpcast 到目前其实还是一个很早期的状态,就是很多有意思的玩法,其实还是在未被探索的一个状态。这个其实我也非常同意超哥还有罗老师刚才说的,就是确实还有很大的变数,所以你可以很悲观的或者是很乐观的去看这个事情。但是就比较乐观的看这个东西,比较悲观的这个我就不说了。因为这2000的这个日活确实还是一个任何标准来看的话都是一个可能是还需要去比如说至少增长十倍一百倍才会谈得上网络效应的一个数字。

乔良:但是往积极的方面说的话就是说,从功能上讲其实 Warpcast 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比较中规中矩、一个比较中立的这么一个客户端。他并没有说给你一个新的、这种完全不一样的社交体验,或者完全不一样的玩法,或者完全不一样的功能上的体验。所以这个里面的话是有很多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去实验和试错的空间的。这点其实我不确定是不是 Farcaster 的官方团队有意为之,就是他们的这个产品的功能性其实很大程度上在保证他们增长维持社区质量,这些非常基础但是有非常重要的这些产品增长的需求之外,其实并没有去说我要抢占很多的场景,我什么都要做,就是他给第三方开发者足够多的试错的空间和尝试的场景。没有这种所谓的官方和生态去竞争的这种倾向的出现,所以虽然现在还是一个非常非常早期的这么一个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地步,但是未来还是可以去探索。

乔良:然后另外一点的话就是说怎么去改变2000日活的这么一个状态,其实我个人看比较令人兴奋的一个场景就是 ActivityPub。虽然 ActivityPub 目前并不是所谓的去中心化社交,他更多的是一个 Fediverse,这种联邦社交,但是很多去中心化社交希望去解决的问题他很大程度上也已经解决了。ActivityPub 目前的实现有他的问题,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所以一个构想的话还是我自己一个感兴趣的方向就是说,如果可以把 ActivityPub 和目前的去中心化社交比如说 Cyber Connect 、 Farcaster 也好 Lens 也好去做某种这个集成也好,或者是兼容也好,或者是说做 Bridge 也好,能结合他们的优点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方向。

乔良:因为 ActivityPub 目前已经有很多主流的 Web2 的公司去支持了,比如说 Wordpress,比如说 Mozilla 还有 Meta 的 Threads。所以他是在短时间的未来有可能做到比如说百万日活或者是千万日活的,这个是完全有可能的一个场景。那当然这个用户里面可能很大多数的人他是不在乎这个加密社区的,但是这个是一个可以把这个加密社交从这个比如说这个有钱包的这些非常小的 Niche market 去扩展到一个更主流的用户去尝试去使用的这麽一个过渡的一个阶段。所以这个的话我是觉得是一个很值得期待的一个方向。我先说这么多。

田七:其实我刚才没有听太清楚,那个 ActivityPub 是一个什么东东?

乔良:长毛象 Mastodon 背后的协议叫 ActivityPub,它其实是一个 W3C 定义好的一个比较开放的一个标准协议,你可以理解为这个协议只是一种标准,它只是一个技术文档,那你可以用各种各样的语言去实现。每种实现的话,其实它都有自己除了标准之外的一些特定的行为和表现。但是最主流的就是这个长毛象,就是 Mastodon。但是 Facebook 新的实验网络叫 Threads,它的官方路线图宣布要支持这个ActivityPub 了,所以这个是一个比较值得期待的一个。

乔良:当然具体有很多人并不是特别乐观的看这件事情,比如说 Dan 他就觉得说不要过度意淫 Threads 支持 ActivityPub 这件事。因为即使支持的话他也会去向这个联邦社交的社区吸血,而不是说去促进这个这个协议的蓬勃发展。但是不管怎么说有这种像 Wordpress、Facebook 还有 Mozilla 这种主流的、大型的公司去乐于尝试这个协议的话,对这个协议之后的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因为众所周知很多开发者都非常非常喜欢RSS,目前走向没落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背后它没有一个主流的公司有足够的用户体量去支持它,这个是一个现实。

田七:好的好的,学到了新知识,感觉有必要研究一下长毛象。这个问题其实刚才超哥已经说了不知道会走向哪,但是还是想听超哥抛开 Farcaster,畅想一下自己希望未来的 Web3 社交是什么样子?

王超: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读到过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是一个兄弟写他认为 Web3 的产品应该怎么去做自己的宣传。其中有一个点我觉说得非常好,就是你不要谈这些 feature,你要谈你的好处。就是我觉得 Farcaster 他作为一个协议,它是开放的,然后他这里边无论是个人的数据所有权,个人的这些社交数据,你掌控在自己手里。然后你有很好的互操作性。这些我觉得再用那篇文章去总结其实都可以,落到这个 feature 的范畴。就是我觉得 Elon 他不会就,我觉得我们在座的应该没有任何人 Twitter 账号曾经被封过,对吧?那这个世界上99.9999%,我觉得用这个比例说应该问题不大,就是这些人,大家其实不会觉得我用 Web2 没有数据所有权就会怎么样。因为这个点目前来说不痛,所以我觉得就是对于任何不止 Farcaster,对任何想打这一个点的 Web3 的社交产品来说,我觉得实际上是不成立的。就是没有你想吸引的那些人会因为你提供了数据所有权就会放弃 Twitter 放弃 instagram,放弃他现有那些社交平台来转换到你这边,来使用你,这个是不存在的。尽管从事实上来说,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地方,更悲观的是你用它吸引不来用户。

王超:所以如果能吸引来用户的话,一定是有一个点他没有你有对吧。那 Clubhouse 之前它这个点就是它能在那语音聊天室,大家聊得很嗨,所以他当时就爆火,来了一波用户,那 Twitter Space 出来以后,他又回去了,对吧?

王超: Farcaster 现在有一些 feature,比如说我是 Purple DAO 的成员,我就发现 Purple DAO 有谁新加入什么的,(Warpcast)就会给我推很多信息。这个对于我作为一个 DAO member,我觉得这个 feature 就挺有用的。不考虑说这样一个社区是我喜欢的,这些 feature 的集合会让我有动力去用这个产品。

王超:刚才两位老师也提到,比如说 token 的一些聚合聊天,这实际上在过往的加密和社交的产品里面,实际上也看过一些做过的尝试。然后同样的 NFT 谁在 mint 同一个,这些我觉得都是很不错的 feature,但是这些 feature 他太小众了。他放到一个互联网范围的这样一个情景下,玩 NFT 的人又有几个。所以你非要吸引来吸引去,吸引来的也只是一些加密圈并且是加密圈里面,并且可能相对 hard core 的一些人。大家希望就同一个 NFT 、同一个社区、同一个 token 进行一些高质量的交流。我如果是炒币的,可能你 feature 再好我也懒得弄,你就告诉我啥时候能卖,我高点卖掉就好了。所以我觉得这些 feature 对于加密圈来说对有一些人肯定是很好的,但是就太小了。

王超:七哥说我期待什么,我其实现在也想不出来未来的 Web3 的社交会有一个很成功的产品是什么样的。那么多做 Web3 Twitter 的,然后 Web3 Discord 更多,我聊过可能十个以上团队要做 Web3 Discord,可我觉得都做不成。就是未来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

王超:但是再结合到比如说现在 DAO 虽然很冷,但是我个人还是认为它在未来几年会逐渐的渗透在大家的理念里面,会逐渐铺开,Web3 消费各种品牌也在做各种样的尝试。也就是说未来这样的一个群众基础会急速扩大,那什么样的一个产品在这样群众基础急速扩大的这样一个背景下能够找到一些很不错的、一些 unique 的一些价值的 proposition,就是说能找到一些好场景让真的这些 mass adoption 场景下的一些用户能够用起来,我觉得它哪怕变不成一个 Web3 Twitter,但是它可能在那样一个场景下能拿到自己的真正的百万级甚至是千万级的一个用户量,然后在这个市场里去设计出很多跟原来的路可能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我的一个期待,但是我自己没有思路我只觉得这个可能会发生,我也希望他发生。

田七:好的好的,我感觉超哥刚才提的这个方向也是很有意思的,就是现在很多做的做社交的可能是一个独立的 app,或者是独立的协议,但是说不定就是最先出圈的或者最火爆的那个,他跟社交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联。可是那些用户他们也有这种社交的需求,所以说如果能够基于那么庞大的 Web3 的用户群体,在那个用户群体里面成长出来一个社交协议,这个我觉得也是挺有趣的,倒不一定是非得是一个独立的社交 app 或者社交协议,。

0xLuo:我可以先 echo 一下刚刚两位老师吗?

田七:可以啊!

0xLuo:就是刚刚两位老师说未来的一些想法,我刚后面我刚想了一下,我觉得还有一个点就是其实社交 app 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它其实已经具备像 DeFi 一样的可组合性,就是 Social 乐高。我们其实可以把这种像社交网络、以及即时通讯类 token gated group、以及像 Friend Tech 这种用户的 social token 全部进行一个组合。我也不一定所有的东西都要存在你这个 Farcaster Hub里面,我可以自己建一个存储系统,毕竟这个Hub存储也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那么我用到的是这个 Farcaster 身份。既然我能够用 Farcaster 的身份,那我其实也能够用 Lens 的身份,在身份这一层我其实还是可以聚合 Farcaster 、Cyber Connect、Lens Protocol 各种身份,我可以做一个社交的大而全的一个聚合器,然后我在这个 app 里面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即时通信,可以做信息流,可以做语音、做直播,还可以做 AAAny、做知乎做 Quora 都可以,都在我这个 app。

0xLuo:它其实可以有很多的延展性,然后我这个 app 可以有自己的 token economy。在 Lens 生态现在已经有一些生态产品完成了融资,像 Phaver 它融了700万,还有 Orb 它融了230万。这些做客户端的,其实资本市场也觉得有些还不错的。就是虽然你只是做客户端,但是我看到你有一些想法。像 Phaver 它有自己的代币经济学,用质押 token 的形式来做共创经济。就是在应用层我觉得其实可以想像的点非常多。

0xLuo:现在有这么多 Social 功能,我不一定要颠覆 Web2,去颠覆 Twitter,因为 Twitter 它真的很难被颠覆掉。Threads 当时能够很快拥有一亿用户,但是那一亿用户只有10%是从 Twitter 来的,Twitter 用户的粘性非常强,你很难你说你要跟 Twitter 竞争,我觉得 Web3 social 还是要吸引 Web3 的人来。所以我刚刚说用 NFT 以及 token 来构建自己的社区,然后在这个社区里面你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我其实我很看好未来的一些能够兼容不同的社交图谱、社交身份的这样的 Web3 social 产品出现。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像 Jam 它同时在做 Lens 和 Farcaster 生态的 Friend Tech 这种产品。我觉得这种产品以后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些重要的 Web3 社交协议可能以后谁都不会死,都会走很远。(因此可组合多种功能的社交聚合器存在发展空间)ok,这是我的一些想法。

田七:好的,其实我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现在大家谈 Farcaster 的时候都会提到他的用户,就是在他用户这么少的情况下,我们都已经看到了那么多的生态应用,包括罗老师刚刚提到这种聚合层。就是感觉这种基建好像比用户来的还要快一些,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现象,等这些基础设施都完善之后的话,用户进来之后,他们就有了更多的选择。

田七:正好11点了,就感谢三位嘉宾的精彩分享,也感谢各位听众朋友,这是我们首次用中文进行的一场关于 Warpcast 的交流分享会。谢谢大家。

注:本文根据 @billzh 提供的 Aburra 上的录音文件整理,内容有所删减及调整。


Loading...
highlight
Collect this post to permanently own it.
Farcaster中文社区 logo
Subscribe to Farcaster中文社区 and never miss a post.
#farcaster#社交#播客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