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旧金山论坛 主题演讲|Brewster Kahle:保持网络开放: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的呼吁

https://vimeo.com/795983918

2022年11月20日 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旧金山论坛 主题演讲

演讲人:Brewster Kahle

翻译&编辑:蔡泽锐


保持网络开放: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网络的呼吁

非常感谢各位,能够参加这次年会真是太好了。我很喜欢这次谈话的主题——不是关于 Web 3,而是关于广义的 P2P,即人与人之间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也不涉及现在 Web 3 中的一些老生常谈的金融方面问题。我想分享的是我们去中心化网络的建设进展。

能否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更好地为我们服务呢?首先,先说一下刚才带领大家参观过的网际网络档案馆大教堂(Internet Archive),它是一个非营利性图书馆。这是(图1)大楼外面的照片,还有我们的座右铭「自由访问所有知识」(Universal Access to All Knowledge)。我们有很多软件,现在有 79 万个软件,有 500 万个影像记录,但仍然需要更多,一些音频记录比如音乐、广播、播客和各种东西仍需要被记录。我们还收录电视新闻,现在同时也收录俄罗斯的、乌克兰的和白俄罗斯的,它们和美国的电视新闻一样能够在档案馆上找到。人们因此可以了解更多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数字化了大约 600 万本书。

我们有很多很多的网页,其中最出名的可能是 Wayback Machine。参见 https://web.archive.org ,类似这样的网页备份工具还有 https://archive.ph 。另外,https://github.com/rahiel/archiveror 浏览器插件可以同时将网页保存到多个网页存档备份工具。档案馆有 99PB,1PB = 1024TB;1TB = 1024GB我们每天大概有 200 万用户访问互联网档案馆。因此,它是互 联网上最受欢迎的前 300 个网站之一。

图1

图2

我们想让网络保持开放,使得无论是亿万富翁还是国家都无法扮演垄断的角色,让我们的互联网为我们工作,所以应该让个人拥有更多互联网的控制权,而让更少的亿万富翁,中央企业和大国去决定什么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我们应该如何互动?谁能知道这些事情?让我们一起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把我们的价值观嵌入在它的中心。我的偶像拉里·莱西格(Larry Lessig),他曾说过:「代码就是法律」。我们有一个互联网,一个世界性的网络,没有很好地为我们服务。我想说的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没有将我们的价值观植入代码本身。我们可以使它成为美国第一修正案中的新闻自由,将隐私写入到代码本身。

图3

如何做到这一点?互联网档案馆对全世界的网络进行存档已经有 26 年了,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变化:在 Web1 时代,我们有维基百科和博客,人们为自己的出版物和在网络上的存在负责。后来更多的信息流将我们都锁在大型平台上。鉴于近期 Twitter 的事件,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什么用户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控制权,但我们不会想回到过去的日子,我们希望向前走,以更好的方式工作。

互联网档案馆是要保持开放的,但它在世界其它地方存在被封锁的情况,比如俄罗斯和中国。不同的国家封锁了互联网档案馆和整个图书馆的所有书籍,往往仅因为几个视频对一个政府来说是冒犯的,所以它们会为数亿人封锁它。所以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这种开放的互联网和开放的信息获取在目前的世界范围内是没有保障的。监视就是审查(图4)。我们已经看到人们有麻烦,他们所读的和写的东西被送到了错误的人那里。因此,我们有的人就在往后撤了。这不是正确的事情,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系统,鼓励人们与他们的朋友和熟人一起成为他们自己。

图4

那么我们想要什么?我们想要一个世界性的网络,一个更保护隐私的、更强大而不失有趣的互联网。们能不能把这些东西建立在下一代的代码中,隐私,健壮,而且仍然有趣?

去中心化是什么意思?在许多方面,万维网并不是去中心化的。万维网是集中式的,即如果你的网站或某人的网站瘫痪了,那就是唯一的副本。这不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系统,你不能绕过它到其他地方去找,因为它只存在于网域中,这就是它的限制。所以,我们能不能去建立一些更分散的东西?比如像亚马逊云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可以推送网站以接近人们,虽然分布在多个地方,它仍然是由一个公司控制。所以我们可以让服务器存放在很多地方,这样,当你得到一个网页的时候,它来自于任何地方,也不在任何地方,是点对点的。因此,它是否可以来自其它人的网络浏览器?它能否来自许多不同的地方,而用户同时有一个连贯的网络体验?我们能不能让它变得私密,让你不必觉得自己一直被监视着?而答案是肯定的。有了较新的技术和密码学,较新的意义在于,当年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还没有这个能力,但我们如今可以利用它发挥作用。

我们也可以让它变得强大。如果我们使万维网更像 Git 那样运作,在这个意义上,如果一个网站出了问题,你可以去拥有它的过去版本,那会怎么样?万维网被互联网档案馆归档,但它只是网络外观的快照,而不是它的运作方式?我们能不能把有数据库和互动的网站拿走?并让这些东西存放在多个地方?能给它们拍快照吗?能使万维网有记忆吗?能不能让丰富的网站永远活着,即使在域名的原主人不在了之后?这就是图书馆一直以来对人们出版的书籍所做的事情,他们把它放在书架上,以便其他人可以去学习。但是现在,一本书相当于一个互动网站,我们能不能去建立一个成熟的东西?这是对这一点的呼吁。而我希望你们思考如何能够帮助制造这些技术。

我还会说一点我们想要实现的愿景。如果我们要解决万维网的一些问题,我认为应该让人们有可能通过在网上出版来赚钱,这样,如果你有一本你想卖的书,你可以卖掉它,然后人们可以下载它。是的,他们可以把它撕下来,再把它搬走。但是,现在把钱收回创作者的手中是非常困难的。你必须把它放在亚马逊、iTunes 或 Shopify 上,但这又是集中化的,它剥夺了用户之间互动和合作的权力。

我们现在有什么?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有趣的技术可供使用。我们已经有了 JavaScript 来制作这个新的网络,我们已经有了密码学。我们有区块链技术,有比特币以及所有不同的加密货币。人们在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系统上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且让我试着定义我们要做什么——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的 WordPress 怎么样?通过 WordPress,你可以建立一个博客,但它并不存储在任何特定的地方,这样你就可以去有不同的人可以做管理员,时常更新内容甚至创立博客,我们能不能让它发挥作用?与此同时,一些人正在研究下一步,即我们能否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 Twitter 和 Facebook?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这样的项目,它们甚至超越了长毛象(Mastodon)式的技术。长毛象(Mastodon)是开源的、联邦制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欢迎加入: https://social.caa-ins.org 。谷歌文档,但是是去中心化的,这样我们就不会总是把我们所有的关键文件传输到谷歌服务器上。我妻子买了一辆特斯拉,它非常棒,但它们会向公司打报告,你所做的一切,你点击的油门踏板都会被记录下来并发送回特斯拉。这是一个连接的设备。这有很多好处,我们不希望失去这些优势。但是,我们能不能在我们自己的价值观下,在我们自己的控制下,使其去中心化?

图5

我们想要一个去中心化的 WordPress,我们希望它能在一个正常的浏览器中工作。我们希望它有好的名字。我们希望它快速、有趣,能够发布和评论。我们希望有不同角色的用户身份。如果顺利的话,我们还希望得到付款、提示和一个可存档的版本。

图6

那么,我们做得怎么样了?JavaScript 作为全球网络操作系统做得非常好,你可以去下载 JavaScript,在你的浏览器里面运行整个 IBM PC,老的 Macintosh。如果人们可以去运行那些老式的电脑,他们就可以和这些电脑中的其他人进行对话。使用网页即时通讯(Web Real-Time Communication,简称 WebRTC),我们可以在万维网之上有一个虚拟的操作系统。那是相当有趣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种能力,可以去下载代码,运行到分散的地方,然后能够用 WebRTC 在这些实例之间进行通信。能够做到点对点,这样,如果我从点对点的世界中读到一个网页,我可以去把它提供给另一个可能需要它的人的网络浏览器。

图7

这儿有一个快速的演示:实际上,我把我的博客在很多年前就放到了星际文件系统(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简称 IPFS)中,IPFS 是一个实现分布式存储和共享文件的网络传输协议。参见 https://ipfs.tech 。它实际上是由 IPFS 的 JavaScript 提供的。你可以点击它,它就会工作。我们建立了一个技术,用于互联网档案馆网站(archive.org)本身,使开始面向点对点网络。你可以通过 HTTP、WebTorrent、IPFS 和 GUN 数据库来访问 dweb.archive.org。GUN 数据库参见 https://gun.eco 你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比如电影,现在可以从 WebTorrent 中获取它,就是说从其他拥有这个特定视频的人那里获取。因此我们开始看到,甚至当我们做一个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档案馆,它可以来自世界任何地方。

图8

容易命名的系统有 Namecoin。参见 https://www.namecoin.org  虽然有一些新的去中心化的 DNS 技术。但是我们仍然有这些长长的、奇怪的数字要处理。

图9

如何让这个开放的网络世界更加敏捷?这又是我们还没有真正拥有的东西,但它是有可能实现的。换句话说,这个网页可以来自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而且它的速度和我们从一个中心化服务器来的一样快。这还没有完全完成。互联网档案馆有兴趣成为高速节点上的一个节点,成为其他人的分散数据的副本,以便能够以这种方式服务于此。

图10

另外,如何更新,在一些可变的 Torrents 或可变的 IPFS 节点的系统中是一个困难的任务。但许多聪明的人正在研究,他们说这即将实现,或者已经实现了。

图11

至于去中心化的身份系统,我有点喜欢用钱包地址来作为我们的身份,但因为它们可以匿名,而且它们有所有的链,所以你可以创建任意数量的身份。或者你可以建立一个有信誉的身份体系。有很多人在研究身份,身份意味着需要接触到每一个具体的人。但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大多数网络,我们不需要真正知道它背后是谁。有时我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声誉。所以我们希望有反复出现的用户身份,但不一定要和具体的人联系在一起。

图12

因此,我们可以有一个 WordPress,但是是去中心化的,这很酷。它可以是可靠的、隐私的和有趣的。互联网档案馆一直在与 Filecoin 和 Storj 合作做另一件事,将我们的数据放到这些去中心化的存储平台上,而不是你在楼上看到的那些服务器。参见 https://filecoin.io 和 https://www.storj.io 还是会有那些服务器,但是如果它们消失了会怎么样?如果其它图书馆能够拥有互联网档案馆收藏的副本,并且能提供服务,那不是更好吗?我们正在将数据上传到 Filecoin 上,每天峰值达到 10TB。我不确定 Storj 的情况,但也在以 TB 量级传输中。

图13

我们的目标是让网络保持开放。点对点技术对保存我们的文化遗产是绝对重要的。而我们正在做的工作,不仅是在一个地方,而是在许多地方,并且试着让所有的工作都联系在一起。因为只有我们在一起才可以建立这个去中心化网络。这在技术上是困难的,因为去中心化的技术比中心化的技术更难。但我认为,在过去的 10 年里,甚至在最近,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为什么我们需要投身于下一代万维网。而且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得到了所有的碎片。许多有才华的人对建设这个网络非常感兴趣。她们正在聚集在一起,比如 Dweb 峰会这样的事情正在世界各地发生。非常感谢大家。希望还有一些时间可以回答大家的提问。

图14


Brewster Kahle

Brewster Kahle是美国数字图书馆员、电脑工程师和咨询科技企业家,是Alexa Internet和网际网络档案馆的创始人。2012年入选网际网络名人堂,此外也是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成员、电子前沿基金会(EFF)、公共知识、网络记忆基金会等组织的董事会成员。


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 The Seventh Annual Conference of Network Society :Nevermind the Web3, Here's the P2P

Loading...
highlight
Collect this post to permanently own it.
Institute of Network Society logo
Subscribe to Institute of Network Society and never miss a post.
#brewster-kahle#internet-archive#%e7%ac%ac%e4%b8%83%e5%b1%8a%e7%bd%91%e7%bb%9c%e7%a4%be%e4%bc%9a%e5%b9%b4%e4%bc%9a#%e7%bd%91%e7%bb%9c%e7%a4%be%e4%bc%9a%e5%b9%b4%e4%bc%9a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