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 旧金山论坛 主题演讲|Mai Ishikawa Sutton:脑和心:将信任、关心和游戏带入点对点网络

https://vimeo.com/787098712

2022年11月20日(GMT+8:00)

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旧金山论坛 主题演讲

脑和心:将信任、关心和游戏带入点对点网络

作者 / Mai Ishikawa Sutton

编译 / 蔡泽锐

大家好,感谢大家的到来和 Yisi 的介绍。我演讲的题目是《脑和心:将信任、关心和游戏带入点对点网络》。这是我第一次在网络社会年会上发言。让我先给大家总结一下接下来 30 分钟我大概会讲哪些内容。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背景,以及我一直在做的工作。关于技术和创新,我的思维方式转变为过去几年的组织和写作提供了许多启发。最后谈一谈将信任、关心和游戏带入去中心化网络的三个嵌套方法。前两位演讲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棒的详细的技术视角,让我们了解去中心网络如何工作。在他们之后,我要把关注点放在丰富的人际层面。那我们开始吧!

这(图1)是我 4 岁时候的样子,我的脸一直压在玻璃上,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和技术打交道的方式有点像这样。在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做政策相关的工作,撰写一些关于数字公地(digital commons)的文章,在奥克兰的公共图书馆工作。种种经历,我有点像在外部思考技术是如何构建的,就像是把我的脸紧贴在玻璃上观察那样。但最近,我想的是如何塑造人们接近创新的方式以及建立技术的方式。

图1

在过去的 10 多年里,我一直在思考技术、社会正义和数字公地。我深刻理解到的是技术从来都不是中立的,它总是人类自己的延伸。如果你看 YouTube、TikTok 或者任何其它社交媒体平台,你看到只是人类最精致悦目、有趣的东西。或者看档案,看过去,看看技术是如何被用来庆祝我们人类的事情。但同时,技术也嵌入了我们的偏见,以及我们组织社会经济的方式。技术是一种工具的方式,而并不是一个固有的善物。这是我最近经常反思的问题。

图2


数字公地是什么

如果我们要有技术,并且它不是中立的,那为什么不将这些偏好设计在技术其中呢:人们平等地善待彼此,以我们想要的方式滋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趣好玩的⋯⋯是一切,技术连结彼此之后,我们所欲望的种种美妙。

数字公地是什么?首先,数字,指的是那些用手指完成(如触屏、滑动、点击)的操作,显然如正在看的电脑屏幕、手机等,我们能想到的任何一种获取信息、与信息互动的工具,这些从根本上说都是用手指完成操作的设备。

图3

什么是公地?很多时候,人们认为公地就像我们共享的水和空气一样。大卫·博利尔(David Bollier)将其定义为「一个长期管理资源的社会系统,其中保留了共同的价值观和社区身份」。因此,真正的公地一直以来都是关于社会系统的,是关于人类一起共同关照的事情。

图4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是印第安纳大学和亚利桑那大学的教授,她是第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女性获得者,在她的经济治理(economic governance)研究中,她定义的公共资源(common pool resources),是指人们关心的社会实践和规范/行为,如一个湖泊,一个农场,或人们一起使用的东西。如果你看一下她公地管理的八个原则参见 https://www.onthecommons.org/magazine/elinor-ostroms-8-principles-managing-commmons,你会注意到它们都是关于人本身的。谁是管理公地管理的一部分,这个问题界限应该如何界定?谁能够访问公共资源?如何确保退出机制以改变人们如何分享资源的规则。这些作为社会实践的问题,埃莉诺·奥斯特罗姆在大约 20 年前为我们奠定了答案的基础。

图5


数字公地的类型

有哪些类型的数字公地呢?你可能会想到,互联网档案馆,正是目前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文化和研究档案馆(cultural and research archive)。平台合作社(platform co-ops),合作社企业所有的应用程序或服务,工人或用户是所有权拥有者,管理着应用程序。免费开源软件(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我想不需要解释你肯定知道。社区网络(community networks),并不广为人知,这是类似于最后一英里基础设施的网络。你从你的设备上得到的网络接入,如天线或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这些都由社区拥有。区别于政府控制的情况,社区民主是重点,民主地掌握网络基础设施。

图6

但是对于许多这样的数字公地,我注意到一件事。人们可以声称,我们是作为一个平台合作社来建设的,或者这是一个社区网络,或者这是免费开源的软件。很好,假设他们真正实践了社会系统,但是这些系统的治理模式和共同所有权,很多时候,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对吗?与此同时,我有点失望的是,在这些项目内部组织中,他们并没有真正按照他们那种公开说的价值观生活。因此,这些数字公社的形式,就像取代了作为公社的实际感受和现实一样。

图7


三个嵌套的方法

为了准备这个演讲,我在过去的几天里思考这些问题。我想有一套嵌套的方法来做这项工作。因此,我将在今天讨论其中的三个。第一个是社区必须定义其共同价值观。第二是我们需要建立一种信任和相互尊重的文化。第三是要建立围绕劳动的明确界限。接下来我将具体展开讲讲这三个方面。

图8

方法一:定义共同价值观

定义共同的价值观。显然,对于许多项目,以及我认为我们所使用的许多技术来说。价值观不仅没有明确,更不用谈及写进组织的章程和 DNA。如果你考虑像 Google 和 Meta 或任何这些科技公司,真的,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利润。而这意味着其他一切,任何面向的价值和社会效益都会被扔出窗外,被推土机推倒,因为他们不能接受。我的意思是,即使有伟大的人真的相信,甚至,即使有的人真的相信 Twitter 扮演着公共广场的角色,在那里你可以围绕本地新闻或世界新闻进行健康的对话。但在某一天结束的时候,一个亿万富翁可以买下它,因为他出了一笔大价钱。而这一切就在几周内消失了。妳当然可以说,也许它还没有消失。但你知道,那是个人主观的看法。所以,共同的价值观真的是一个组织的需要,不仅要定义他们,而且要真正地表现它们。

图9

这(图10)是一张来自 Dweb 营地的照片,我从 2019 年开始参与 Dweb 的组织工作。几年前,我帮助策划了这个活动,互联网档案馆,正如前面的发言人布鲁斯特(Brewster Kahle)所说,档案馆一直在某种程度上带头主持和管理围绕 Dweb 的对话,探讨去中心化或分布式网络可能是什么。因此,这里汇集了许多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人,考虑的问题囊括了整个网络堆栈,从协议到我们访问服务的网络,如作为社区网络的最后一英里基础设施,或应用程序。

因此,前两次活动是峰会,第一次是在 2016 年在这里举行。我记得人们正在谈论分布式自治组织(DAO),那时候它还没有被全世界使用。因此,它真的一直把人们聚集在一起,非常有意地和哲学地思考这些问题。2019 年,我们决定在外部举办这个活动,我们意识到,如果你真的要建立基础设施,使我们作为人类彼此之间的联系,以及我们生活在资源有限的星球上,实际上应该在外面,在我们的世界和现实中立足,而不是在我们的头脑中,对它进行过多的哲学思考。

图10

所以我在 2019 年的 Dweb 营,我们开始有一些对话,比如,我们想从 Dweb 得到什么?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不是说,我们只是不想让一些东西被中心化起来。我们真正想要建立的是什么?这是一张在 Dweb 营举行的讨论的照片,围绕着作为一个贡献者、访客或者公司,我们想要什么?

图11

这就像滚雪球一样,到了 2020 年,Dweb 工作的另一个核心贡献者 John Connor Ryan 和我被 Wendy Hanamura 召集到一起,Wendy 是这个运动的核心领导人之一,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得出结论并作出定义。因此,在一年的时间里,John 和我,起草了一版原则,我们让每个人进行批判,从头到尾地彻底性地批判。每一次获得反馈后,我们就不断地重新修改,为的是可以真正反映这个社区所信奉的,不仅仅是去中心化,还有更丰富的东西。我之所以称这是 1.0 版,因为我们希望这是一个活的而不是一个静态的文件,我们继续思考如何能更聪明、更有意识地关注我们所关心的事情?

这是 DWeb 原则的序言。这些原则定义了去中心化网络的价值,它的基础是使所有的人都能开展活动。它是行为规范和相互问责的基础。这些原则源于 DWeb 社区的成员。这些原则与其他分享或扩展这些价值的原则并列,为建立一个更公正公平的世界所做的努力是相互依存的。所以,我只想简单地说明两点,那就是我们非常清楚,这代表了一个特定的社区,其价值观在这份文件中得到了反映。我们并不试图在定义原则方面取代其他人的努力,但我们同时也认识到,我们和其它团结人类、创造一个公正公平世界的努力之间是相互融合和连结的。

图12

我不打算全部读完,我只想强调其中的几个。我们有五个总体性的原则主题。第一部分是技术促进人类的发展,我只读其中几条。我们支持通过维护人的安全、隐私和自主权,使人成为技术的首要受益者。我读一下第四条。我们旨在建立点对点的关系,而不是等级制的、权力不平等的关系。第一部分的第六点,我们相信在取得伦理和以人为本的结果上,多种技术手段将比单一的技术性解决方案更有效。

图13

图14

第二部分,分布式利益。我们相信,当去中心化技术的成功所带来的回报和认可,无论是金钱还是其他方面,在那些为其成功做出贡献的人之间进行分配时,那么去中心化技术将对社会最有利。

图15

图16

第三部分,相互尊重。我们支持并鼓励明确的行为准则,以确保尊重的行为和责任。我们以积极追求公平、相互信任和尊重的方式,支持公开透明的组织实践、动机和管理。

图17

图18

第四部分,赋予人们权力。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的目标是保护人权和赋予人们权力,特别是那些经历系统性不平等和偏见的人。但让我们看最后一条,我们鼓励以多种语言和形式开发具有高度可访问性的工具和应用程序。

图19

图20

最后一部分,生态意识。我们认为项目应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生态的伤害,避免恶化环境健康的技术。你会注意到,这个标题与前面的幻灯片不同,是生态意识。这实际上是我们对于这些原则希望改变的一个地方,即令这个关于生态保护必要性的原则更加有力,这是考虑到气候变化的全球危机,以及我们正在使地球遭受的其他一切。

图21

图22

这些只是一些原则的罗列,在 DWeb 网站参见 https://getdweb.net/principles 上你可以看到所有内容。你可以阅读并消化它们。但我们觉得这只是一次尝试,努力尝试来定义我们所代表的东西。我们衷心希望整个 DWeb 的其它项目在他们的工作中也能坚持这些原则。

图23

方法二:建立一种信任和相互尊重的文化

第二个方法是,机构和人们应该建立彼此信任和相互尊重的文化。除非我们有尽可能多的人参与,否则要实现一个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网络是不可能。如果人们感到安全,能够做自己、建立关系,然后真正尽情地享受其中。那它就不会让人感觉是一项非常艰难的苦工,因为实际上与别人一起创造一些东西应该是很有趣的。

图24

作为去中心化的网络项目,我们确实试图在 DWeb 营地和各种活动来创造这种体验。我们想确保在这个空间里没有精英主义。我们想确保即使你不是一个技术专家,即使你不参与治理活动,即使你对这个领域完全陌生,你作为一个有可能与互联网、与任何技术互动的人,你也能对它的运行有想法和意见。即使你是一个老师、一个音乐家、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我们正在建立的点对点的去中心化网络中,你的体验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因此,当我们在开展 DWeb 2 的时候,我们要确认建设基础设施的人,例如我们是营地的参与者。我们想表明,这不是某种昂贵花哨的活动,而是我们所有人正在一起建设的。因此,我们试图在我们的活动中嵌入这种精神。这是 2022 年 DWeb 营地的照片,有超过 420 人,我记得还有近 20 名儿童。我们想确保儿童是这场讨论的一部分。因为,这是我们留给他们的遗产。这就是我所想到的,针对去中心化网络工作的第二种方法。

图25

方法三:建立围绕劳动的明确界限

第三,是围绕劳动建立明确的界限。而且,正如我所说的,围绕着正在营地进行基础设施建造的人,以及所有可能参与技术,但不一定是技术专家的人。目前,对于在建造我们未来想要的网络过程中,每个人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参与者这一点,关注力尚且不足。所有的技术都是非常令人兴奋的。IPFS、各种协议和社区网络,有如此多的志愿服务,有许多人全身心投入了建设,他们没有得到补偿,疲倦不堪。这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真的需要把它作为一个最重要的事项,作为试图建立更好世界中的任何系统的优先事项。这又回到了第一个方法,也就是,如果我们在建立这些技术时不思考如何对待自己和彼此,那么这便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技术。因此,我认为其中的一部分是进行明确补偿回报。为什么不呢?我们确实应该考虑如何支付,并使得谈论补偿时不那么别扭。

图26

说了这么多,我还有一个一直在领导的项目,叫 COMPOST,它是一本杂志,还有一个用于在去中心化网络上出版的开源工具 Distributed Press,它们是两个姐妹项目。COMPOST 是一本关于数字公地的杂志,我们在这里策划艺术作品,记录关于构建网络作为共享资源的实验作品。然后是 Distributed Press,一个开源的出版工具,使内容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和去中心化的网络上出版和货币化。我们想做一个工具,让内容在不同的 DWeb 端点上出现,就像我之前介绍的项目。当我们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想,好的,我们要做一个工具。但我们也应该让可能会使用这个工具的人,参与这个技术的开发,包括参与讨论,比如,去中心化网络的目的和潜力是什么。因此,COMPOST 就像是这个工具的一个积极的使用案例。它是艺术家、活动家和那些与线下社区合作,没有机会接触到互联网资本的人,通过 Distributed Press 实践、思考,并参与到去中心化网络的发展的一个方式。Distributed Press 也在努力成为它自己的数字公地,它是一个免费开源工具。我们试验了三种主要协议 IPFS、Hypercore 和 Torrance 的能力。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也在弥补漏洞,这有助于思考如何将这些工具用于出版和工作。我们尝试成为这些协议的粘合剂或桥梁,照亮它们发挥效用的道路。因此,作为工具的 Distributed Press 和作为杂志的 COMPOST,我们希望它们在共同发展过程中彼此滋养。

图27

图28

在最开始的时候,在我们推出 COMPOST 之前,对我来说,知道其他创始人与我在所相信的事物上保持一致真的很重要。因此,我们开始了自己的旅程,来建立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三个主要支柱是团结经济(solidarity economics),确保我们共享利益,确保我们的劳动得到补偿,确保这不会是又一个我们都热爱但最后变得疲倦不堪,不再想多看一眼的志愿项目,我们衷心希望它是可持续的。另一支柱为有意义的参与(meaningful participation)。我们认识到并强调,有很多代表性不足的艺术家和活动家没有参与到去中心化网络的发展中。另一支柱是创造性实验(creative experimentation)。我们很多人沉迷于互联网,实际上是因为我们能够看到的所有网络迷因、视频、笑话和音乐。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些纳入去中心化网络,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去中心化网络上发掘一些万维网上不一定有的内容。这是我们的第一期参见 https://one.compost.digital/,在 2021 年 3 月发行。你会注意到,hyper://one.compost.digital 这里的 URL 是 hyper 开头的,这意味着它可以通过 hypercore 协议上访问。这是在 IPFS 上的第二期参见 https://two.compost.digital/,你可以通过 ipns://two.compost.digital 进入,可以使用 Brave 浏览器参见 https://brave.com/或 Aggregor 浏览器参见 https://github.com/AgregoreWeb/agregore-browser来访问 IPFS 上的页面。

图29

图30

这里有几个注意事项,前面的发言者也在谈论,比如可持续的劳动,以及确保劳动得到回报。到目前为止,这个项目是由赠款资助的,但我们希望能有一个订阅模式。我们在 Open Collective 上有一个账户参见 https://opencollective.com/compost,这是一个为非营利组织提供财务托管的平台,包括任何其他没有取得法定注册资格的项目,允许他们以透明的方式接收资金和分配资金。因此,我们有一个开放的集体账户,由多伦多一个名为 Haifa worker 合作企业的企业在财务上托管。我们很想尝试和建立这个。另一点是,因为 COMPOST 本身就像一个压缩文件,所有东西都是包含在其中的。所以我们甚至有文本部分。我们也有一些互动的地图和互动的故事片段。这些都是包含在这个文件的 JavaScript 中的。我们希望整个文件能被复制到尽可能多的地方,因为这就是去中心化网络应该工作的方式。同时,我们想确保杂志的贡献者得到足够的补偿。因此,我们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是在帮助我们的作者写作和创作他们为 COMPOST 提供的作品,另外,给我们提供对 Distributed Press 的反馈、以及研究这个工具的伙伴也会得到补偿。另外,这些作品需要得到创意共享许可(creative commons licensed)。因为如果我们想让它像种子一样到处传播,我们不希望有任何问题。因此,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与创作者达成的协议。因此,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考虑,来改变围绕创造性劳动的那种思维,因为我对版权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我认为版权对许多艺术家来说不是一个好的赚钱模式,所以我认为去中心化网络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来思考我们如何为艺术家创造新的获得报酬的方式。


结语

我想我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因此,上面这些是真正指导我工作的三种方法。我想在结束之前分享几句名言。有一位不可思议的作家和哲学家名叫 Audre Lorde,一个黑人同性恋女权主义作家,她写了这篇文章《情欲的用途:作为权力的情欲》。这是一篇只有几页的文章,但它真的塑造了我对作为一个组织者和作家的思考。我只想分享这句话,在这里有两句引言:「当我们开始认识到我们最深的感受时,我们就开始放弃,必然放弃对痛苦和自我否定的满足,以及对麻木的满足,在我们的社会中,麻木似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下一句话是:「分享快乐,无论是身体上、情感上、心理上或智力上,在分享者之间形成一座桥梁,这可以成为理解他们之间许多不分享的东西的基础,并减少他们之间差异的威胁」。 「一旦我们开始深入感受我们生活的所有方面,我们就开始对自己和我们的生活追求提出要求,要求它们按照我们知道自己力所能及的快乐来感受」。我多次回顾这篇文章,因为正如我在开始时所说的那样,定义我们的价值观的想法。我们应该在我们所做的工作中感到非常满意。我认为当我们在建设我们希望看到的世界时,目标不应该是我们正在建设的未来的东西,承诺它最终会是可持续的和伟大的。我们应该在我们每天所做的建造工作中努力做到这一点。她谈到这就像情欲的力量,但她所说的情欲是指那种深层次的感觉,就像你重新整理你的书架,当突然感觉它都被整理好了,你就会感到非常满意,以及在工作中,你如何对自己、你正在做的事情以及你和别人正在做的工作感到那种深层次的愉悦。

图31

图32

图33

然后另一位作家是 Adrienne Maree Brown,她也有这种呼应 Audrey Lord 快乐行动主义(pleasure activism)的想法。所以「快乐行动主义主张,我们都需要并且应该得到快乐,我们的社会结构必须反映这一点。在这个时刻,我们必须优先考虑那些受压迫影响最严重的人的快乐」。所以不仅仅思考我们如何享受并在我们的工作中找到满足感,还需要思考我们如何确保那些今天最痛苦的人能够感受到这一点,并且能够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这两种想法真正推动了我的工作。

图34

图35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这只是一些可爱孩子的照片,他们在 2019 年进行了一个 DWeb 营地游行。孩子们是未来。我认为,现在有很多空间去定义什么是去中心化,什么是点对点。《大西洋报》上有一篇采访布鲁斯特和我的文章,对 DWeb 和 Web3 进行了定义,我写了这篇文章,试图区分出 DWeb 和 Web3 的含义,以及其中所蕴含的价值。请加入我们。告诉我们去中心化对你来说是什么。即使不是去中心化,我们也希望这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多样化的运动,在这个运动中网络只是我们自我组织的一个要点。当你在谈论分布式、点对点或甚至 Web3,那你真正想做的是什么,以改变世界并使其更好?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重点。

图36

图37

因此,我们的下一个 DWeb 营是在 2023 年 6 月。把它记在你们的日历上。我们也在帮助我们在巴西的 Dweb 朋友在 2023 年 4 月组织一个营地。日期还没有决定。我们有线上聚会,我们试图改变时区。有时是欧洲时间,有时是北美时间,虽然说令人难过的是线上聚会经常会是北美时间,因为我们中的一些人在这里。但它要么会适合欧洲地区,要么适合亚太地区。所以你可以在 https://getdweb.net 上订阅我们的邮件通讯,如果你有兴趣与 COMPOST 保持联系,了解 COMPOST 这个项目的情况。我们有 Mastodon @compost@social.coop 账号。我们有 Instagram 账号。很遗憾。我们也有 Twitter 账号,但我不知道我们会在 Twitter 上待多久。然后你可以关注我们的期刊,下一期 COMPOST 将在 2023 年 3 月出版。我也在 Mastodon 的 social.coop 上,地址是 @mai@social.coop。谢谢大家!

图38

图39


Mai Ishikawa Sutton

Mai Ishikawa Sutton是一位组织者、促进者、编辑和作家,她是关于数字公地的在线杂志COMPOST的联合创始人和编辑,也是Commons Network的数字共享研究员。

她的工作位于技术和团结经济(solidarity economy)的交叉点;自2019年春季以来,她一直参与互联网档案馆(Internet Archive)的工作,围绕去中心化网络(DWeb)组织对话、资源和活动的工作,她也是DWeb原则的原始管理人之一。

网站 |推特近期的采访


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572737931-abdbfdd343216d1c9212220ccbeaa775067c3b73e1df08d43d0581ee8dbb2477-d_640.jpg

第七届网络社会年会(2022年11月20日-11月28日)

Loading...
highlight
Collect this post to permanently own it.
Institute of Network Society logo
Subscribe to Institute of Network Society and never miss a post.
#dweb#mai-ishikawa-sutton#%e5%9f%8e%e5%b8%82%e8%ae%ba%e5%9d%9b#%e7%ac%ac%e4%b8%83%e5%b1%8a%e7%bd%91%e7%bb%9c%e7%a4%be%e4%bc%9a%e5%b9%b4%e4%bc%9a#%e7%bd%91%e7%bb%9c%e7%a4%be%e4%bc%9a%e5%b9%b4%e4%bc%9a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