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Own Workbench 02 2023手帐体系(随时更新)

朋友,你好! 制作了新的手帐体系,但还没确定用哪个本子。所以这篇也是未完成的状态,我又挖了个坑我深表歉意。另外在她乡开了个打卡贴 请监督(土下座)01 白门精神病院(对不起还是锈湖梗)一个部分是《情绪-行动转化》,通过填写几个确定的问题来把脑子从应激状态转化为行动状态,这些问题包括:描述事件、分析它们、当前我能够做什么让自己舒适、消解此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此事暴露出的能力/控制力短板、应该具备的心理建设、价值观吐毒奶、未来的能力补齐。另一个部分是《重新获得驱动力》,总是有一些不想做但不做会有麻烦的事情,但我的性格是不能逼自己做任何事情的,所以为了哄着自己做事情,也需要回答一些问题:待办名称、我...

Read more

Back to diversity 21 得意地欺骗与疲惫地演戏

朋友,你好!我是后期调格式的中禅寺千姬,这篇文章是在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时候写的。过年是一段需要“假装”的时期。但不只过年,很多时候都不得不假装,来防止更大的麻烦,或者得到东西。有的人会得意于自己擅长假装喜欢,假装有意义,假装有道理......装的越真越得意。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得意自己装得很好。但我才知道自己其实一直没做好和假装过一辈子的心理准备。所以反而社会化几年以后无法忍受虚伪,开始逐渐崩解和自我怀疑。这像是个在反复中深化认识的过程:擅长虚伪并洋洋自得,无法接受自己长久地虚伪,意识到只有我自己觉察出那是虚伪,低驱动力地继续演戏。但装的再好也无法从假惺惺中得到成就感了,痛苦地演...

Read more

My Own Mental Hospital 10 如果他们消失了,我要怎么做

朋友,你好!最近有一个很治愈的想法:如果那些我厌恶和应激的因素全都消失,我最想做什么。比如某类恶心的人全部消失,某种恶心的价值观消失,某种饮食习惯消失,某个软件,某个讨厌的东西消失等等。如果它们消失了,我会有什么感觉,我接下来会做什么,然后想想能不能现在去做。这看似缺德的想法其实有它的合理基础:我厌恶某种东西,出于某种原因我无法摆脱它,但我不应该因为这个恶心的东西影响我过好自己的人生。但我已经在糟糕和应激的环境里待太久以至于忘记了如何正常和健康地生活。这时候想象一个没有这种恶心东西的世界里我会以何种更积极更幸福的精神面貌活着,是很治愈的事情。当我心中充满愤恨的时候我会用这种思维帮助我更积极地思...

Read more

My Own Mental Hospital 09 未定名的替代创伤

朋友,你好!尝试一种挖坑式写法!今天来思考一个没解决的问题!我猜这种现象是有一个名字只是我不知道。我会看见或者接触到一些糟糕的事情,虽然我知道我会有不同的处置,并产生不同结果。但我还是感到自己也被伤害了,并且这种创伤会影响我日后的行为。比如更加谨慎,更容易应激,更恐惧,更愤恨等等。我没有经历那样的事情但是我精神上与受害人同在,但因为因人而异的处世方式我大概率不会遭遇某些状况,如果和人倾诉,也只能说是看到或听说了某事。我很难分析这是什么原理,会有人因为看见某个新闻或者和人聊天就被创到吗?我会。这实际上挺烦的,我感到这些姑且叫做替代创伤的创伤给我的疗愈过程增加了很多额外劳动。我和糟糕事件的当事人唯...

Read more

My Own Mental Hospital 08 Tunnel vision 的细碎想法

(看我就行了,简中隧道效应、隧道视野的心理和认知调节的帖完全搞错了,甚至不如看看搞战术的和教驾驶的)朋友,你好。最近经历了比较大的心态波动,所以写一下Tunnel vision的理解。——如果你玩游戏打boss战的时候没注意到旁边的箱子里有补给——如果你生病了看恐怖小说然后忽视了自己不断流涕的红肿的鼻子——如果你暴揍对方一顿结束以后才发现你手上有挫伤——如果你打篮球的时候扭了脚但是直到下场才注意到脚脖子完全肿了这都叫Tunnel vision。作为一个ADHD人,我的注意力问题不仅来自于我会很容易被吸引注意力,而且我很难转移走我的注意力(我认为抑郁也助长了这种情况)此外,饮酒过量、高速运行、致...

Read more

MY OWN MENTAL HOSPITAL 07 2023 精神观测手账页面设置

朋友,你好!介绍一下2023年精神观测手账设置。本子是美乐麦PUO搭配锦宫A5silm活页,锦宫便携但能装的纸比较少,平时用锦宫写,拿美乐麦做收纳。需要用的内页是国誉竖式时间轴A5。和普通的20孔A5 slim活页内页。01第一部分是 四张国誉竖式时间轴A5,要把多出来的地方折进去。但是因为国誉竖式时间轴A5是对开整周的页面,也就是说一张纸包括了前一周的周四-周日和下一周的周一-周三,很难按照月份来分隔内页。所以只能单独做为一个模块。国誉竖式时间轴A5 用来做情绪观测手账(折现版)用于”记录崩溃时间、次数“我简单画了一个示意图,其中的文字只是为了解释,红色字是我自己设置的记录分类,第一行是睡眠...

Read more

This War of Mine02:Happy Birthday 写在20代末的经验之谈

朋友,你好!请祝我生日快乐。谢谢,也希望你天天开心!🌹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写生日总结和新期待这类事情,因为没什么意义,也因为知道自己是个loser。但是即将过去的20代,想要提醒自己,有一些原则,无论将来发生什么,都要刻在脑子里。和自己对话 之前倒是经常在脑子里和自己说话,但声音是接地的重要一环,所以试者把那些话说出来。汉语太羞耻就试试英语。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的对话有对话感。我发现对话的时候我更容易维持一个松散的多线程运转坚持写手账。手账是魔法,手账是安全绳,手账是工作台,手账是武器和第二个大脑。在未来我还会努力开发手账的新功能!去写手账,写不被定义的手账!手账是一种通过书写就能推动思考和行为...

Read more

This War of Mine:01 The warrior’s path

朋友,你好!副标题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能用治疗拖延症的方法治疗拖延症因为会拖延治疗!我其实纠结了一下这篇是归类到my own mental hospital 还是back to diversity,但还是选择后者因为我夹带了太多索龙元帅的私货。(这是你决定要不要看一个精神奇斯人嚎叫的最后机会!)事情的起因还是要回到back to diversity 19里提到的我来北京,看见不可名状的怪物以后的变化。我因恐惧而无法行动,因为无法行动的弱小感而更加恐惧,并继续无法行动。我陷入很长时间的抑郁和焦虑,我试图维护基本正常,深居简出,远离人类和人类世界,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来保证自己不会自杀。并且最终熬到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