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01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原来的邮件平台不幸被墙,换个地方。并且给自己的主页起了个新名字Back to diversity 这篇推送的中心思想就是为什么我觉得diversity很不错以及diversity是如何改变我看待外界和自身的方式。(我发现使用手机浏览没有格式,很抱歉对手机用户造成了阅读不便,这似乎是网站的原因,我已经提交了反馈,建议您用电脑浏览器打开本文以获得最佳阅读效果,感谢!)


diversity是自我认同

  • The fact of many different types of things or people being included in something; a range of different things or people.

  •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ideas or opinions about something.

  • The condition or fact of being different or varied; variety.

  • Diversity is also the mixture of races and religions that make up a group of people.

这是剑桥在线词典给diversity的几个定义。different 是一个高频出现的词,不同的类型,不同的选择,不同的观点等等。

我喜欢多样性不仅是因为我喜欢不同,而且是因为我命中注定无法做到相同。这就要说起另一个和我密不可分同时包含了diversity的词——neurodiversity。我是一个神经多样性人士。

“神经多样性(Neurodiversity)指人脑在社会行为、学习能力、注意力、心境和其他心理功能上人类范围内的变化。

神经多样性是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妥瑞综合症(Tourette Syndrome)和特殊学习障碍(SpLDs: 包含阅读障碍 dyslexia、运用障碍 dyspraxia、运算障碍 dyscalculia、书写障碍 dysgraphia)的总称。提出这一表述的意义在于强调这类神经发育障碍的社会职能方面的特点,而不是关注于固有的病理性。

我们可以看出,神经多样性所描述的大都含有“障碍”一词,这是为了强调神经多样性者(Neurodivergent)生活在一个为大多数神经典型者(Neurotypical)设计的社会当中所受到的阻碍。”

引自:少数派-为神经多样性者的友善设计,作者Leo3

这个世界中神经典型人士占多数,这个社会也是为着他们设计的。因此为了融入社会我不得不绞尽脑汁置之死地而后生地,观察分析理解我所处的社会和我接触的人类。这曾经带来很大的痛苦,包括不限于自卑,社交恐惧,厌食,呼吸困难,解离和短暂失忆等状况,我的身心健康都因为暴露在NT的世界遭到损害。好消息是我在逐渐修复我自己,在整个自我修复创伤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我的世界不仅事实上是多样的,并且可以是多样的,一个多样的我,与我的社会化目标不矛盾——我可以在保持我的特质的同时,谋求世俗意义的成功,获得安全感,结交朋友,享受食物,发展爱好。我不再因为与众不同感到别扭和悲伤,我表示”那就变得更加不同吧!“


多样的应对方式

前文看起来我似乎对神经典型人充满怨气,但并非如此,我只是平静地描述我感受到的来自外界,并与内心共振产生的痛苦。一般会通过观察和模仿其他人来适应社会环境,我在前期也是这样做的,但”别人“的方式我用起来总是别别扭扭,甚至招来批评和歧视。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频繁在堆满被子的橱柜里睡觉,半夜醒来被恐惧笼罩爆哭并拿头钻墙才能感觉稍微好一些。

后来我有意识地引入diversity的概念再去看待这个世界,我意识到,人类和他们的行动,他们的语言,他们的规则,都是多样的。自然有我钟意和讨厌的。一是不可能抹去我所讨厌的保留我喜爱的,二是,并非我讨厌的东西在伤害我,而是我对我讨厌之事物的单一态度和固定处理方式在反复伤害我。

我感觉到被局限,被规训,不过是在提醒我要用更多样的思路和更多样的知识储备去应对。这并不困难,我有很多脑容量去提问和思考,我几乎无时无刻都在用脑,并从中感到乐趣和自我满足。(据说即便是爱因斯坦,他的大脑也只开发了少部分,我多用用也不会坏掉!)

社交曾经是我的老大难问题,我喜欢交流有价值的内容,我喜欢通过沟通解决问题取得进展改善生活。但如今的沟通趋向极化,对待分歧时情绪表达取代讨论,导致沟通困难,不接受共存,无法互相理解。

“‘极端化’或‘沟通弱化’都是表象,其背后的实质是对真相价值的认知和判断。而不同的认知和价值观则又是由不同消息和信息形成的。

”不同的人群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基于真实的道德问题上严重对立,根本说不到一处去。这是一个“后真相”时代的现象,是无法清零的,我们只能与它共存。

引自:三联生活周刊 2022年第21期《公共说理的消失》 专访徐贲:人群极化的实质,是对真相价值如何认知

这种问题不仅出现在互联网的陌生人之间,甚至出现在家人朋友同事这些现实的社会关系中。我曾经为此血压升高非常愤怒,但当我发现我读的书,专家的观点并不能平息我的血压以后,我困惑很久发现了一个冷门的解决思路:我想说服别人觉得我的观点是对的 → 我不一定非要掰扯观点本身 → 我为什么不能用谈判的技巧达成我的目的?说到底,我只是想让我家长让我朋友听我的不要信抖音快手知乎虎扑某博主而已!

我至今没有成功单纯靠文字说理说服别人过,如今如果我想说服别人、得到好感、融洽社交,我会做些调查,给这个人制定一个系统的社交project,听起来很费劲,但我觉得还成,沟通的方式本就是多样的。这种沟通目前为止运作良好,极大减轻了我的压力。而且如果我不乐意给这个人花精力制定计划,那就说明我不乐意跟他打交道,减少了很多无效劳动,也达到了共存但不会被打扰的效果,对我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拥抱不确定的日常

这部分很抽象,我直接抄读书笔记了,以下引用来自 《偏见、未知与不确定性》 三联生活周刊 · 2020年第11期《应对不确定性》

”《未知的力量:未来生存指南》一书的作者杰米·霍姆斯(Jamie Holmes)说,在一个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可预测的世界里,对我们的生存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智商,不是意志力,甚至不是自信,而是我们如何应对那些我们不理解的东西。“

本性上,我不喜欢计划外的事情,突发情况会让我非常不舒服,这种突发不仅是突发的事件,甚至包括别人一句莫名其妙我接不上来的话。如果长时间暴露在这种环境下我会迅速崩溃。

“也就是说,对于大脑来说,不确定性,不仅是一个威胁,甚至可能比威胁更糟糕。神经学影像显示,当一个人必须在某种不确定的情境下做选择时,他的大脑边缘系统,尤其是杏仁核(大脑中涉及焦虑与恐惧的部分)就会被激活。美国神经学家大卫·洛克(David Rock)甚至认为,当人的确定性面对威胁时,大脑会引发类似承受了物理攻击一样的神经疼痛。为了缓解这种疼痛,大脑必须从外部环境中寻找新的线索,构建新的解释,以重新获得平衡感。”

但我觉得不确定性的恐怖是一种幻影,我不应该放任不存在的东西伤害我。

“如果说,对我们的大脑而言,不确定性带来的主要是一种令人焦灼的痛苦,那么,确定性则会给人带来奖赏和愉悦感。知道总是比未知更令人宽慰。相信自己,总比怀疑自己来得容易。所以,我们很少花时间来怀疑自身的存在,承认对某事的无知,或者质疑我们内心深处的任何道德准则。大部分时候,我们相信自己的理性、道德和勇气,相信周围的世界稳固恒久,秩序井然,有章可循,直到一个错误、一个危机、一次变故、一场混乱,打破脆弱的幻象,逼迫我们不得不直面现实。”

比如2020年以来发生的诸多事情。

“按照阿里耶·库兰斯基的分析,认知闭合由两个阶段构成。第一阶段是抓住(seize),我们被一种紧迫感驱使,想要快速了结:抓住我们能抓住的任何信息,几乎没有时间辨别真假。第二个阶段是“冻结”(freeze),我们被一种永久性驱动,想要长久地保持“了结”状态:我们冻结自己的知识,并竭力捍卫。一旦冻结之后呢?我们对自己的信心迅速提升。

”可见,这是一个自我强化的闭环:当面对暧昧不清、模棱两可的情境时,我们急于找到一种解释,一个定论,找到之后就固守不放。尤其是如果你公开表明了自己的某个立场,比如发了微信,就会从此更加固守自己的判断,以维持自己的一致性。所以,重点并不是你有多相信你的判断或者信念,而是当这些判断或者信念遭到挑战时,你有多不安。当你的不安到达极限时,你不仅关上窗户,还会锁上锁。

“杰米·霍姆斯分析说,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不确定感”,更像是一种情绪放大器,无论是愉悦,还是焦虑,都会被数倍放大,从而影响我们一些重要决策,比如如何应对潜在的威胁,应该信任谁,是否承认自己的错误等等。

看!不确定性只会让我感到”要死了“,在不确定性中强求确定性才会真的威胁我。或许,应对不确定性和应对不确定感是两种不同的需求,要有意识地区分解决,才不至于背道而驰。有趣的是,当我想明白一件事情的作用机制,我便不会恐惧它。或许每一次都会有些许不同,但不会再给我造成大的困扰。

\n ”孩子应对不确定性的勇气,显然胜过我们成年人,大概是因为他们更多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里的预设和限制更少。但是,到了成年之后,渐渐地,我们都成了习惯的动物,很容易被僵硬的世界观、惯例、偏见或者刻板印象所麻痹,很多行为往往是先入为主、不假思索,或者想当然的结果,而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或者认知过程。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知道,其实,我们并不知道。

但不确定性似乎是很多成年人的压力源。我最好还是提一些具体的应对不确定性的不常见策略。

  • 不急于做任何判断——遇到了一件事情,仅此而已。

  • 试试就试试——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我有一些想法,我先试试,这是合理的。

  • 留意新事物——(对ADHD来说这应该不难,我不觉得注意力不集中是个完全坏的事情,只是在需要注意力的时候控制一下)新鲜的,好奇的,别人视而不见的,我们存在的世界是个极其复杂的乱哄哄的一锅粥,另辟蹊径不是不可能。

  • 为未知留出空间——否则你哪里来的进步?

  • 瑞瓦肖之声——你只管做事,让事情本身告诉你怎么办(得解释一下:这是极乐迪斯科的情节,主角在四处奔走查案的时候会突然感受到某些信息,这来源于主角的技能”天人感应“让他可以”听到“城市之音。)

“这样,自由和必然(命运)就不仅在我当前和未来的选择中,而且在我的存在的根本个体性之中相会和融合。每一个决定都为我真正的历史自我的形成建成了一个真正的基础;我受到我的选择的决定性特征的束缚,依靠这些选择,我就成为了我想要成为的人。”

——雅斯贝尔斯 \n

感谢阅读!祝你心情愉快!

中禅寺千姬

2022年6月27日 \n

#2022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