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05#新症状?还是复健期?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最近有挺多朋友担心我的精神状态,感觉有必要梳理一下最近的想法,让大家稍微放心一点。

\n 首先请一定允许我道歉!大家的关心让我感觉很好,非常感谢!我实在是找了太多人絮叨我前段时间的破事,虽然采取了自以为平实朴素的叙述方式但还是惊吓到了一些朋友。我现在知道了”想把自己的血管拽出来”这种话是很吓人的,但是我保证我当时是很平静地想”如果可以把血管拉出来就会好一些的”然后因为它不现实,我平静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种需求,发现或许因为太热了,于是冲了个澡,使用磨砂膏,还补充了一些水分。但客观地说我意识不到我即将中暑和缺水的症状,我只能意识到我某种极端的想法,但是我会多走一步,尽量分析一下这是什么原因,而不是马上找刀子,所以请大家放心(?额,我觉得越描越糟糕了。)

\n 其实我也不晓得现在的状态是什么样。我感知与识别情绪的部分仍然在关闭中,而语言和判断能力仍然不受控制,在我写这些话的时候家长因为窗帘拉了一半而大喊大叫。我全当没听见,快速伸手给我右胳膊抓了三道漂亮齐整的血印子(手边有酒精棉,不过好像仅仅是皮下出血,而且我最近剪短磨圆了指甲,所以请放心)待会太阳转过来再拉回原位防止太阳直射进室内就是了。我出于我也不明白的原因拒绝解释我的行为(类比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拒绝吃饭)而且,解释了也没有任何改善。

\n “解释了也不会有改善”这是我对绝大多数人类的态度。我如今十分清晰地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可以很自信的忽略外界的评价和指示。我因此怀疑是不是近期发展出了双相问题,因为已经很久没有“我能掌控自己生活”的感觉了。

\n 如果不是双相,忽略外界评价是很大的进步。我发现人类的指责总是带有一种要你认错还不够你必须以死谢罪才能平息愤怒的胁迫感,但人类心里也清楚,就算把我逼死了他们也不会承担责任,反而会假惺惺说什么多么可惜,有什么想不开的。 \n

你看,横竖都是他们赢。

\n 大前天我不知道什么缘故又惹急了家长,在家庭群里骂我。我回答:您说话的语气仿佛我只有以死谢罪才对得起您的养育之恩,我回家不过12个小时,连睡觉都包括在内,这点时间我不够做什么不忠不孝之事。牙疼需要发泄怒火是可以理解的,让家人们见笑了。 \n 我去和我的猫朋友絮叨,问它这样说话是不是太缺德了,猫朋友说自己把家长送进了精神医院,并且自己升格为了监护人。 \n 那这样看来我也没有那么缺德了。

\n 如果这种破天荒的对生活的掌控感不是躁期症状的话,或许可以带来自我认知的进步,我的确脑子乱套,但乱套的脑子和糟糕人类常年迫害我的回忆或许可以带来一些属于我自己的,奇怪但有效的解决麻烦的思路,很像是用膜法打败膜法,而因为我经过无数个夜晚的反思我意识到了人类这些精神折磨的虚假性和虚伪性,所以他们再用这些手段已经不会造成新的创伤,而我使用类似的手段也更无所顾忌(甚至因为我搞懂了这些套路我甚至更会伤人)。尽管我仍然感到些许不适,因为回忆永不停息。

\n 对于前段时间的糟糕培训,我的处置还有问题。我抱着一种希望能过得体面,不和人起冲突的自我要求,但当我想做好某件事情的时候,我很容易全方位地破防,因为我必须维持面具,而内里压抑(包括有意识调试)自己的抑郁焦虑状态,才能“过得更好”。我发现当我“过更好的更自律的生活”意图特别强烈的时候,过不了一周就会崩溃掉。

有趣的反而是,我出于自救本能(aka.崩溃)拒绝进食,且大量摄入咖啡因以后,虽然诱发了解离,但从各项任务的完成度来看,崩掉以后的行动和判断力都有改善,对世界和自己的感知只剩下痛苦,反而获得了平静,仿佛已经站在了另一个世界看这边的感觉,我之前说的濒死感大概就是来源于此(其实预感到自己活不了多久的时候是开心的,虽然说起来像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而且我约了下周的体检去查心电)。

\n 我上周请教了另一个猫朋友能否一直维持躁期和解离的状态,它说不推荐,因为需要人盯着防止自己出现意外自伤,或者监督规律吃饭睡觉。我觉得它说的对,我对睡眠和食物仍然没有需求,睡觉的时候更像是昏过去,进食也只靠大吸管和糊糊。所幸脑子还比较好用,不管是不是“我”在有意识地说话行动,至少半独立不受我控制的脑子自由发挥的结果比“我”存在的时候好。只看结果和完成度的话,最近甚至是最近四年效率最高的两个月。我其实很想保留这种状态。

最近似乎全球都高温,希望大家保持凉爽,不要中暑,少去室外,多喝凉水。

中禅寺千姬

#2022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