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Back to diversity 11 Can’t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非常抱歉近期没有更新因为最近很忙,内部和外部的事情都很忙。

标题是一首歌,来自游戏《METAL GEAR SOLID2 SONS OF LIBERTY》可以听听 https://music.163.com/#/song?id=28732616


这篇推送是用了几天写出来的,我用很多年的自我拷问和观察得到了这些结论,这些话题的背后的事件没有人知道,那些是我的噩梦,但过去是杀不掉的,我逐渐发现我不得不从自己的尸体上站起来,修补躯干返回战场,像雷电一样,也像安纳金一样。

一、记录直到意义浮现

我有很多不好的回忆。我现在发现那些不愉快的日子总是重演,我的情绪和身体反应都变成了固定模式。我逐渐发现我可以对此进行干预,并且通过记录自己的崩溃情况来切实避免和减少刺激。

把刺激具体化写下来,可以用时间轴记录状态糟糕的时间和诱因,我是一天中情绪和认知都会大幅波动的情况。所以我选择的以小时为单位的日时间轴,因人而异。在感觉好一些以后,把缓解糟糕状态的可能原因也写下来。

我意识到这种崩溃记录存在本身,就算我完全不进行任何改善,只是记录本身,就很有益:可以使崩溃有时间感,我发现我不是一整天都很糟糕,但没有记录我就会否定一整天或整周。我简单记录诱因和我后来做了什么感觉好多了,我倾向于忘记崩溃的细节,但遗忘往往导致下次遇见这些刺激因素手足无措,继续被伤害,通过记录,我可以告诉自己我之前遇见过这样的情况,我通过某种方式缓解了我的恐慌,如果我崩掉,我可以再用一次之前的方法把自己救回来。这些积攒下来的方法,加上一些科学书籍资料的建议,我形成了一些大多数时候可以hold住危险情况的小撇步。

进阶的尝试是:我意识到我实际完全被崩溃控制的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我需要同样多的时间恢复,如果我在崩溃的中后期,在我能恢复一些对肢体的控制以后就立即进行“急救”:气味,改变环境, 阅读,睡眠,散步,是可以扭转崩溃的状态的,只不过很缓慢,但是看记录,还是比完全崩溃以后恢复要快,(我以为我做不到,但实际上可以,我觉得是最近才得到了这种力量。)

二、The Force Is With Me

我觉得可能没有人喜欢第二部分,我需要谈谈我最近最大的发现和驱动力,the force。没错就是星战那个force。我因为《安多》重新看了《侠盗一号》然后重新补了ep123456(和789,因为我喜欢kylo ren!!)+克隆人战争+曼达洛人+波巴费特之书+我能找到的乐高电影+星战前线2实况+陨落的武士团实况+塔金小说+机器鸡特辑 和一堆ep456 时期的同人文。

同人文尤其重要,当看了太多遍冥想的描写,就忍不住想试试。我不知道我使用的技巧算什么,冥想?自我觉察?正念?但我像小说里一样在任何我需要指引的时候,无论在安静的房间还是餐厅或者地铁上,集中注意力做若干腹式呼吸然后listen to the force。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听什么,但会冒出一些想法,之后会更容易做出有益自身的行动,而且也更容易活动起来。或许这只是一种简单的停下来想一想,接地的动作,但我从来没这么做过,所以效果还不错。它和我惯常的思考模式并不一样,我不敢说那也是我的想法。

而在陌生的环境中,除了还是会意识到自己周围有很多人(但不觉得太闹心),我也能关注到建筑,家具,门窗,光线,气味这些环境的组成部分,这对熟悉新环境有好处,能迅速发现卫生间指示牌,无论是把自己关一会还是补个妆都很方便。

将注意力集中到自身和环境的连结,而不是局限在人与社交上。环境是更为广阔的概念,它包括我周围的全部的物质世界和时空变化。人仅仅是环境的一部分。食物,天气,事情的先后顺序,都会对我的行动和判断产生影响,也都应该纳入考虑因素,对人际关系,或者扩大一些的社会关系的种种经营和谋划,反而是不值得恐惧的。因为如果将视野扩展,很多似乎是由人引起的麻烦,可以通过改变环境来化解,经典的例子是会议桌椅的摆放,以及利用对方在倒时差去安排谈判获得己方优势。人的看法,人的意见态度,真的不是最关键的因素,也不是最稳定的因素,反而是经常“吃了吐”的因素。人们总是把“people will talk”这句话挂在头顶,忽视了事件中各种因素实际上是综合着发挥作用的。

因此我如今有自信我不再会死于人类的精神折磨。我的意思是:我已经有过很多被折磨的经历了,我知道怎么从环境中获得优势,而且,人们的折磨手段逐渐趋同和可以预判。

题外话,有一个新技巧是“冥想”的时候想出来的,当时我无法站起来下楼,所以我只好调节自己的呼吸,然后一个想法击中了我:或许不应该仅仅把待办事项细化,而应该把行动本身细化,比如接下来的活动:扔垃圾,拿快递,吃饭,买水果,打水。或许变成 站起来——披外套——穿鞋——拿钥匙下楼,更容易被我执行?想到这一点我甚至就不知不觉地站起来(我之前已经呆坐了将近一刻钟无法起立)去穿衣服了。

我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问就是原力”(这是一个梗,用来解释星战宇宙的种种疑惑设定,乐。)

三、远离社交软件

远离社交软件,我认真的。它可能造成的伤害不仅在于碎片信息,网络暴力,假新闻等等。 我发现网络舆论和其他舆论一样,会影响人的独立判断。如果你和我一样经常被人评价“很有主意”,那么不要相信信息流中随意刷出的任何建议,观念,经验。它们对多数人有用,或许,但会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而且有些讨论,在现实生活中甚至不值一提。 我发现,在实地感受新环境时,之前从互联网得知的评价往往和我感受到的完全相反,黑榜的喧闹地方反而有很多我不厌烦的烟火趣味,红榜的雅致地方反而充满了生搬硬套的掉漆生锈配色突兀ins风。不只是旅游,衣食住行,上班上学,五毛缓则,游戏测评都令人疑惑,还能稍微有一点点可信度吗。

(而且:我真的觉得欧比旺单人剧很不错!!!!!我受够你们拿别的剧辣菜老王了!!以及亚当司机可能不算好看,但绝对不算丑那个范畴的好吗!!!)

我曾经认为社交网络可以充当末日广播,但是我忽视了极化趋势和日益严重的审查,那极大降低了我从互联网获得信息的详细程度和真实性。长视频和图文越来越少,一条博文承载的信息量越来越少。但数量在成指数倍增加,我发现我越来越难以从视频网站找到我需要的节目,我只能用英文关键词搜索来增加精度。 当年网友嘲讽uc体,震惊体,如今看标题已经很难看出这是在说什么,即便是严肃媒体也不能免俗。但仅仅通过一些形容词和关键词就做出判断是不准确的,那甚至不是概括,而只是无意义地堆砌褒义词和贬义词。真的没有任何价值。

不要基于网上说的任何事情做决策,和真假无关,只是和科学决策方式有关。无论是选择开启一个副业,还是买根钢笔,先带着自己的判断去尝试,而不是开始,甚至在没开始的阶段,就上网搜关键词。自己探索的过程中收集的经验和应变可以为未来提供灵活的参考,这是执行别人列举的ABC不具备的优势。比如入坑一段时间的手账er看本子装订和页数就知道能不能平摊,摆弄实体手账很容易获得这样的经验,但看手账分享帖只能知道某一本手账的参数,而且如果你不亲自拿一张纸试试,你永远不知道,白雪的中性笔和无印良品的凝胶中性笔在灯塔笔记本上写出来的字完全不同而且灯塔的纸。。。它吸手上的油!!(天!)

而且面对现实吧,别人的经验往往不合适。蔬菜可以焯水冻成块的,香蕉也可以急冻,能吃,只不过长得不好看。

另一个我不喜欢的点,就像在现实生活中意义,在网上我也必须对某些“重要事项”表态。有的时候是权威媒体,有的时候是热搜,我的朋友反应很明显。她整个号就是一个小的微博热搜,而且是脱水的那种(赞美她!)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但我不觉得是个好事,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的关注者。(但她喜欢这样,所以我仅仅不喜欢这种行为而不是她本人)。现在大家都知道不要权威媒体裹挟着去思考和评价,但最好也不要被“广大网友”裹挟着去思考和评价。而且不必在当天晚上不睡觉也要做出评价,热点议题不是应该占据你大脑cpu前几名的东西。 \n 你不需要选择这个话语体系或与之对立的话语体系,即便关乎人类命运,也应该把它放在你正在烤的贝果后面。

因此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远离社交网络(或者所谓新媒体平台,包括不限于2012年以后冒出来的各种社交网络新样态)因为它们实际上在打扰我的生活。很多年前我只有台式机、电子邮箱,ie浏览器和电驴,但那时我上网很快乐,我不会被推送我不感兴趣的信息,现在我感到更闭塞和脑壳痛(生气?苦恼?困惑?我不知道),而且如今蓝光双语外挂字幕的资源变得更不好找了,tmd内嵌字幕真的不适合当剪辑素材啊!

如果我能把朋友下载到我的城市,我会注销所有社交网络账号,但是我的朋友们在全世界出没所以,这是社交网络对我的唯一意义。

四、Choose your faces wisely, as you’ll be playing with fire.

我改了好兆头的台词,虽然我不说没人看的出来。

我不知道我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应该以何种精神面貌对待睁开眼睛以后的每时每刻。于是我选择不睁开眼睛。但不睁开眼睛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用很多时间试着去解决痛苦,但我意识到,无论哪种人生轨迹的我都会感受到那种痛苦,因为那些扭曲的,丑陋的,残忍的人、事件、观念反复和真实地发生着。我不应该把它视为某种熬过去就是熬过去的挫折。

而应该当成环境的一部分,它们就是环境的一部分。

BUT HOW 这里有很多无法条和的矛盾。我不能给任何一方找到和解的空间因为我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无法解决喜欢肖战的辅导员和每次班会我都要提前转个火盆的矛盾。

但是问题可以在一个更小的范围来解决:我的范围,我的反应,我的角色。

I can choose my faces, can't I ?

我可以照顾我爱的人,也可以报复我恨的人,be a moral vaccum,等等。

因为幸运或者不幸的是,我从来没完整地被教导过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我只有碎片的模仿和领悟,我不知道如何成长为一个健全的人,而且,如今我已经不像更年轻的时候一样容易塑造——但还是很破碎。在我记录自己的崩溃手账的时候,我发现我可以缩短我的崩溃时间,在我统计工作时长的时候,我发现我一天会做不同的事情见不同的人放不同的狗屁。于是我想,那就让这些碎片的面具保持它们的碎片状态吧,我不需要一个完美的灵活的对外面具。我可以适时摘下一个换上另一个,那会容易的多。

而且也不需要再逼迫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尤其有人搞清楚什么是“更好”了吗?我是需要更像女人还是更像男人?我到底要不要练习穿高跟鞋?要不要结婚?要不要会烹饪?要不要会打粉底?要不要成为领导?成为家长?要不要出去度假发朋友圈?要不要学瑜伽?路冲?

你们不觉得现在变成更好的自己的标准已经多到,人们永远在更好的路上狂奔甚至不知道这对自己有什么必要?

Enough is enough! 没有卷,没有自律,没有困难圈和舒适区,没有一个更好的版本的人生。只有我如何度过此时此刻。但对于一个整合失败的人来说,完整的说法是“我以何种面目度过此时此刻。”

五、Life is like a game of chess.

To win, you have to make a move. But in order to make the right move, you need insight and knowledge – which comes from learning the lessons that are accumulated along the way. We become each and every piece within the game called life.

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忘了这是不是我的选择,但这是我的命运,有意识的无意识的决定,二十余年的偶然或者必然的经历,组成了现在的我。我曾经将人生划分为某个事件之前和之后,我曾经认为我的人生被拦腰斩断,但我逐渐意识到或许那条恐怖的裂口,也是命运的一部分。

我知道人必须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但是我是个破碎的东西,而且总是有想要变得完整,想要变得更好的执念。可我不知道什么才是对我更好的。这就是所有不幸的根源,任何可以说服别人的好的理由都无法完全说服我,大概我这样的人是很难被别人洗脑的?

可是活在当下意味着我必须稳定地和环境互动,而不是迷失在自己的思考里,思考很好,仅仅是出于时间不足的考虑。

👆你看,就是这样的麻烦。

我发现不仅仅面对别人,和人类互动是个困难的事件,和自己博弈甚至是一个更难的事情。而且因为我的精神状态,我甚至比和别人打交道更难获胜。我不是在说笑,我发现我的精神不稳定朋友由于他们精神状态遭遇了更多的痛苦。

我感到不太对劲:如果一个人已经疯了,可她还会感觉到痛苦,那么那些崩溃有何价值?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怪圈,但我不认为我能赢过我自己,因为我爱我自己。我无法也不应该伤害和欺骗一个我爱的人。

目前的解决办法是,把良心交给一个我爱的,可靠的第三方碎片保管。这样我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付我自己。这很狡猾,我的确在对付我自己但是,对付我自己的又不是我自己。(我知道这句话让人看不懂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要知道我还是很中二病就好)

就像是和自己下棋。而且我喜欢解决问题,尤其当这个问题只有我能够解决的时候。


所以我终于知道了我应该如何选择,或者说在所有原则都无法维持的时候我还能做什么, I choose between two evils and wish there’ll be a better choice…and I work to make that happen.

换季很艰难,希望你保持温暖保持健康。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