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Back to diversity 12 My errors and mistake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error and a mistake?”

“Anyone can make an error. But that error doesn’t become a mistake until you refuse to correct it.”

——Grand Admiral Thrawn (Star Wars: The Thrawn Trilogy I: Heir to the Empire, by Timothy Zahn)

朋友,你好!

我是个喜欢仪式感的人,所以我想今天发布这篇推送会很合适。也是受到了那句DON’T BE A SLAVE, BE A CITIZEN.的提醒,(但我承认短时间内我做不到后一句,我不是一个精神稳定的正常人类,我需要尽快搞定我的烂摊子才能思考政治哲学。)

众所周知下一个五年不见得有谁会去纠正失误,但我会纠正我的失误。仔细想想的话,纠正自己的失误不会有任何损失,反而会带来很多好处。或许有些人会觉得纠正失误,承认错误会损伤他们的面子和地位。这有点愚蠢和好笑,反正我不会这么想。我知道和自己博弈是更困难的事情,但也会更有趣,毕竟人都会犯错,都会软弱和逃跑,我不会因此贬低我自己,至于别人,管他去死。

在过去糟糕的五年里,我意识到需要纠正的失误包括:

【用自残和逃避抵消精神创伤】纠正为 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分解创伤事件,巩固已有的心理防线,确保不被同样的人和事再次伤害。

【担心好东西会消失或被毁坏,从而做出不利于长远的时间和金钱开销】纠正为 那些好东西不会跑掉,它们还会以更好的方式再回来(至少我观察了几次是这样的)连黑客帝国都有第四部,还有什么是不会回来的?

【担心自己没有人要于是在人生的重要选择将就】 纠正为 你最好看看你这倒霉催的五年把自己折腾成了什么样子,别这么做了。

【听从不对劲的指令并扭曲自己的观念适应它们】 纠正为 相信直觉,不相信他们。试试如何骗过他们,并分析他们出于何种目的发出这样的缺德指令,尝试预测他们的行动,动脑子保护自己。

【失去行动的意愿】 纠正为 在这个宇宙我是被爱着的,而且我有能力表达爱,如果我继续努力,我就可以给予我爱重的人和事物更多的爱。顺便记得坚持记录这些感到爱的瞬间。

【暴饮暴食】 我是那种三餐最好吃固定食物的人,但是我经历过一些吃了上顿下顿可能很难吃的时期,我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这种不确定对我的饮食习惯造成了一些破坏,我开始吃一顿好吃的吃到饱然后三十几个小时不吃饭。所以暴饮暴食 纠正为 饭前吃一个面包或三明治或饭团,这样如果无法吃那些被提供的食物,身体上也不会难受,如果遇见了能够吃的东西,也可以正常进食。

【用物品增加自己的力量】 纠正为 物品并不能增加精神力,购置能够改善实际生活的高质量物品并且小心和创造性地使用,书籍除外,我才不会承认我抱着我喜欢的小说睡觉(而且不觉得硌得慌)。

【恐惧那些宣扬社达、奴性、歧视、独裁的人】 我发现恐惧不会带来什么建设性的结果,不要试图理解和消解它们的言论,如果在网上遇见就绕着走,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那样的人其实蛮容易把自己作死的,找个机会推一把。 如果它们洋洋得意自己在为更大的东西站台,我很清楚更大的东西并不会在意这些“耗材”的死活,如果它们真的愚蠢地相信大东西,它们会把自己作死的。

【只满足维持可以忍受的状态】 纠正为 活动和尝试做出改变,寻找更为高效的模式,积累更加丰富的经验,开辟新的领域,环境变得很恶劣,我不应该继续当温水里的青蛙了(不是说过去做的不对,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搞明白我和环境的关系。)

【无法忍受谎言和伪善】 不幸的是在肉眼可见的一段时间里我还是要和这两种丑恶打交道,娴熟地利用它们,这是它们应得的。它们是环境的一部分,也仅仅是环境的一部分。I have to choose between two evils and wish there’ll be a better choice…and I work to make that happen.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 纠正为 或许总体来看是这样,但我仍然有操作的空间,而且我应该抓紧时间,这样当逃生的窗口期到来的时候我可以抓住它,而在看不见窗口的时间里,坚信我是自己的主人,I own myself,而不是被什么别的东西控制和左右的奴隶。

【太多的休息】我很容易疲倦,因为我在和错误的人和事情打交道,可惜这种事情不会因为休息过后自然减少。我觉得尽快让它们滚离我的生活才是合理的。

【 eat the rude】 我不是说不应该这样做,只是,吃不完的。何况,这就是一个normie的世界。

【留在这里】 如果我这些年把吐槽的时间花在学外语上我可能现在会开心很多,至少能搞定两门外语。不过过去几年忙着挨揍和舔伤口,也不能说没收获。只是,我意识到我是一定要走的,虽然比一般人要困难,也不知道多少年才可以。但一定要走,因为只有这个理由才能支撑我活下去,我死也要死在踏马的柏林。

我前几天收到了定做的笔记本,我刻上了Ekkreth 这个名字,它出自一本星球大战同人小说。我抄下我最喜欢的一段给你看: “I vow the destruction of my Master, I vow the downfall of his Empire, and the collapse of his power, and the final defeat of all his plans. I name myself Ekkreth, the Skywalker, the slave who makes free, and I seal this oath in blood and water. Let me not die until it is done.”

Are they really for THAT? Are we really for THAT?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