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 14 有什么不一样了:停止恐惧和接下来的活法

又名 星球大战是如何拯救生命的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Then you have no fear anymore. You're completely free.

——V for Vendetta


朋友,你好!

距离上次更新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我很抱歉,但不是因为我拖延症而是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可以写——没有糟糕的噩梦,没有深刻的反思,也没有新的创伤。我过了2018年来到这个城市以来最为平静的一个月。如果说可能发生了什么“会在将来产生影响”的事件,我觉得可能是我在自我认知(自我觉察?)层面有了一些变化。

最明显的一点是不再害怕过去害怕的事情。

熟悉我的朋友会知道我是非常恐惧社交的人,我会因为害怕见到人类而在房间里饿肚子甚至脱水。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过了10月份我就不害怕人类了。以及我在静默,外卖进不来,我每天去食堂排队领盒饭。我母校的学妹被拉走和驱赶了,也知道如果这边情况恶化我大概也会被拉走,我把一个装半满的行李箱放在脚边,里面装着网友之前提供的隔离清单的东西,我每天都和封控的家人通电话,希望小区别有确诊的。我有一个装满了重要文件的快递在封控。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能到我手里。

但是我还没崩。我很平静,领盒饭的时候在耳机放《冰气时代》的OST, 给家里抢菜. 给快递客服打电话查件,和客服嚎啕大哭求他救救我。我是打电话之前就决定要哭的,所以情绪很快就到了,怎么说,看了这么多维权以后我意识到不常哭的人哭一下会很有用。最有趣的事情是,客服最后一句会说祝您生活愉快,这应该是他们的规定,我灵机一动,抽泣地说:谢谢哥,也祝你工作顺利。

这么戏精的事情,我也很奇怪我怎么能非常自然地干出来。我每次和陌生人交涉都录音,复盘的时候听自己边哭说话,听的心都碎了,非常有感染力,尤其是最后抽泣发抖但是真诚的祝福,瞬间拉高了整个沟通的悲情程度。

我必须再次强调本人目前情绪稳定,没什么问题。这就是变化最大的地方,无论是想哭就哭还是戏精附体还是心平气和地给别人作的死承担代价,都真的很不像我能干出来的。但是我越来越,得心应手?奇思妙想?日益二皮脸?

【破产姐妹Max问号脸】.jpg

我担心过这是不是躁期,但我觉得不像,因为我还是会在床上瘫着好长一段时间刷小红书的手账博主。但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我必须搞明白哪里发生了变化,这样能够维持这种变化而不会打回原形。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说我应该纠正我的错误,在那篇文章发出来以后的这个月里,我每天都会想起很多次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error and a mistake 那段话——当我自控力低,不由自主的做一些没用的事情的时候,但因为我喜欢说这段话的人,所以我很乐意就听进去了。这打破了一些越做越错无法跳出来的循环,让我能够停下来。

“当我们试图在当下改变某件事时,单纯通过大脑中的一个构想去重新关注新事物是非常困难的。很多人使用主动导向法,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就是当你意识到自己正不知不觉地陷入思维反刍时,就想象有只手从前面使劲推了你一把,冲你喊“快停下”,然后你的身体也赶紧跟着动起来,比如,站起身,换个姿势。也可以找点别的事做,哪怕只是四处走走、出门散步几分钟都可以。活动身体可以帮助你在思维困难的时候转移注意力。” ——《为什么没人早点告诉我?》[英]朱莉·史密斯 著

但停下来并不意味着能够有力量行动,做正确的事情,我找不到驱动力,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抑郁,人真的很难对现实生活有什么热情。我曾经以为是这样,于是在我缺乏驱动力的时候我会找理由、奖励、威胁,来迫使自己行动,但随着抑郁和焦虑问题越来越严重,我不得不告诉自己我必须完成某事才能活过下周,这对完成待办事项和身心健康都没好处,而且最后这个办法也失去了作用。

直到我发现了一个我之前从来不会信的办法,我拒绝称呼它为正念冥想,虽然看起来像。

我坐下来,如果有一杯咖啡最好,如果没有也无妨。我安静坐着,如果有耳塞眼罩也都可以用上,喝这杯东西,什么都不想,如果很难做到什么都不想就做稍微憋一会气。不要关注什么周围声音触觉味觉,只关注我眼前这片黑色(或者如果眼罩遮光不好,橙色)的空间。然后就会浮现一些东西,念头或者动作。对我而言,往往会想起接下来应该去做的事情,不带什么情绪和评判,只是纯粹简单地像是白纸上打出来的宋体五号字。做这样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心境或者情绪的阻碍,也不会有任何做的好坏,能不能做到的自我评价,就只是,它从一个平静的脑子里浮出来,然后就去做了。

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我这个月频繁地使用它。如果我只有二十几分钟甚至更少的时间,我,不一定会按照待办事项做事(我的待办事项从来不是按照计划顺序完成的但是我每次都会计划一个顺序,这让我感到愉快。)我会先呆着,然后,等我的脑子通知接下来的我会做什么。

我有时在醒过来但是无法起床的时候也会用(因此它很有用,几乎没什么做法能把我从醒来以后还是很疲倦的低能量状态拽出来)这是很恍惚的启示,像是过于频繁的突发奇想,像是另一个声音的碎碎念。但它的正确率比我的有意识行为更高,往往随口说出的话,被周围人称赞机智,实际上不过是不假思索的抢答。

我中二病地称之为原力的引导。很形象,很中二,很有安全感。我决定把选择权交给原力,因为我的确必须打破一些东西,使用新的思路。我承认这很中二和扯,但我不在乎,我在现实世界里走钢丝,如果我有得选,我梦里的归宿是移民奇斯统治领。抱歉,我克制自己不要打出我真的好喜欢索龙元帅,不要显得自己像个傻乎乎的二次元但是,明显失败了。但你看,他说过什么:“Is a human among the Chiss more impossible than a Chiss among humans?” 我在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感到溃堤一样的共鸣,我知道我是人类社会的异类,我喜欢的角色也是,银河帝国是个歧视非人类种族的地方,所以在人堆里生活会很不容易,但这是可能的。

Timothy Zahn写这部小说是2017年,而我在2022年误打误撞喜欢上了一个甚至都没真人版,目前出镜都是在一个少年热血动漫里摆烂的反派。现在回忆起我刁钻的跳坑方式,很难不承认是原力的安排,如果省略号老师没剪索龙小说的视频,如果老师没放上有声书的资源,如果没有在上线前一周突然刷到《安多》剧的预告,如果随缘居没有人突然挖出几年前的旧正史同人,我都不会在搜索框里打出Thrawn这个词。

如果说中禅寺先生让我明白人类是如何使用他们的语言掩盖和扭曲现实(无贬义,语言就是会有这样的特质,这也是语言可以成为工具的原因。)元帅则提供了一个保持和不掩盖自身独特性完全依靠脑子也能活下去的先例,而且没有我预计的那么困难。(银河帝国的难搞程度并不比现实少)

这带来了希望,并且减轻了很多顾虑。我开始尝试更多地用自己的方式做事,并且重试那些过去结果不太好的事情。我的目的很明确:我不在乎尝试是不是成功,我只想打破过去的循环。

“如果你逃避你害怕的事情,那你的大脑就永远没机会收集证据,证明你能够克服它并生存下来。仅仅告诉你的大脑某件事很安全是不够的,你必须亲身体验。 你需要说服你的大脑,所以,你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个行为,次数越多越好。你在大部分时间里所做的事会成为你的舒适区,所以,要想缓解对某件事的焦虑,就尽可能地多去做这件事。使用这样的方法来帮助你与焦虑和平共处,久而久之,你的焦虑就会减少。 当我们学会面对那些让我们感到害怕的事情时,我们会变得更强大。如果能日复一日地坚持下去,你会感觉到自己的成长。”——《为什么没人早点告诉我?》[英]朱莉·史密斯 著

我没有刻意去逼迫自己做什么改变,除了在明确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可能会造成不太好的结果(之前犯过类似的错误)时迫使自己停下来以外,我在面对事件的时候让我的脑子自己发挥而不干涉,不得不承认,这比我鼓起什么勇气热血和决心去跃跃欲试的结果要好很多。而且对精神也没什么伤害,我已经有一个多月不再制造新的噩梦了,而且我建立了积极的回忆和成功体验。我第一次感觉身边的刺激因素在减少。群星在上啊!

另一件最近有意识在做的事情时把自己从intp往intj上培养,我终于搞清楚了这些人格字母都是什么意思。我目前的状态很符合intp,但我更喜欢intj的存活形态,我试图把自己变得更有计划性和执行力,我意识到这是我需要的品质,并且我知道我可以培养出来。而p的特质,有一些是我不太喜欢的,比如过于遁世,我的回避情况更像是害怕被伤害,所以理论上如果我能够把所有的噩梦代之以没什么情绪的回忆,我觉得我可以实现从p到j的转变。

这里还涉及到一些价值判断,但我打消了疑惑:如果我认为某种特质,品质,原则,价值,甚至道德对我来说是不必要的,在我的脑子里,我就不会把它放在主要影响因素的位置。我的价值认同应该是我自己的,也只有我自己的价值才能让我真正心甘情愿做事情。

因为最近讨论很多所以我拿讨论举例子,我发现很多讨论都是在重复差不多的观点和体系(如果他们说的话居然有体系)而作为(至少是)Int* 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对讨论感到厌烦。但我在讨论中获得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进步?因为我真的太烦千篇一律的讨论,所以我开了很多自己的脑洞,在一些应用中,我发现我的小撇步居然解决了问题。然后我就想:那我为什么要思考它们的想法而不是直接开自己的脑洞呢?

(突然感到惊扰,楼道似乎有男女在争吵打架。我的房门是锁上并且使用阻门器,我有两个五升的饮用水,80颗液体咖啡和半斤黑巧克力。我不需要移动,我可以继续写。)

“弄清楚哪些价值观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哪些价值观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可以揭示出为什么在生活的某些方面你会感到不满足或者和你关联性不强。”——《为什么没人早点告诉我?》[英]朱莉·史密斯 著

从而找到那些真正能够改变处境的,需要集中精力和注意的待办事项。这比来自外界的四象限工作法更有效果。(又是一个对我没用但是被人类吹爆的模式,一边去吧!)

说起模式,我觉得Elizabeth Filips进行日程安排的思路不错,我之前简单整理了 或者去看她的视频, 在充分了解自己的脑(病)子(情)以后,制定自己发作周期配套的工作安排,来保持一定的工作效率。(惨,精神病,惨。)

所以在经过这么多对自己的重新编程以后,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一本万利的挑战:关心自己的意见。我发现很多的创伤都来自于我太在乎别人的意见,对他人的意见稍加关注,对培养良好的人际关系和保持社会凝聚力是有益的,有些意见也很有价值。但是如果接受别人的意见必须以贬低自己和遭受恶意,被迫提供情绪价值为代价,是我不能承受的。

我发现"愤怒的有攻击性的语言无法重塑任何人的价值观。周围人仅仅是因为不了解,就忍受了恶意,甚至开始进行与话题无关的自我评价的反思,我看到别人说出低自我评价的话的时候总是很忧虑,因为这是自卑的开端."——这是我说的,这也是我经历的事情。我可以发现某个话题然后去找书,找文章去了解某个事物,但是我无法通过人类的讨论形成我自己的观点。我只能确定这是我的独特之处,也逐渐确信,不参与大讨论是利大于弊的。这也包括了,不让悲剧瓦解我的意志。因为如果我害怕了,不能动了,他们就赢了。

“Live like a beast, and no event, no matter how harrowing, will ever be able to move you.”—— Star Wars: Tarkin

去看看《安多》吧,然后再看侠盗一号,我其实不在意自己能活多久,但是我要作为一个有独立意志的智慧生物死去,而不是一个蜷缩起来的蠕虫被人类踩死。再也不会了。


”在很多方面,生活就是一场战斗:一场对抗自我毁灭倾向、弱点和恐惧的战斗,一场对抗凡人本性和时间限制的战斗,一场与坏习惯和试图让我们堕落的人的战斗。“——忘了哪里抄的了。

关于改变的部分,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但它是上个月写出来的,所以重点还是倾向于”应该以何种态度对待人类“。我已经明白应该以何种态度对待人类,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应该以何种态度对待自己。

向所有可行的计划一样,先从最小的事情做起,我会解释为什么这样做:

  • 4:30起床:我发现睡过一觉以后并且及时补充咖啡以后我的状态会更好。并且随着清醒时间的增加我的状态会更好。所以,早起+咖啡+耐心等着,会醒过来的。

  • 少吃碳水,代替以肉和蛋:我有严重的饭后困问题。那个时候我会因为失控感到非常无助并且情绪不稳定。所以虽然我热爱碳水但是我更害怕脑子坏掉。

  • 几乎不看手机,只开着微信提示音:这点我目前还做不到,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因为,我真踏马已经看不出社交网络有任何哪怕一点价值了,即使有,它也排在可能带来的精神刺激后面。但我有一个尝试性的替代方式:我写一个社交网络浏览手账,是A5活页,一日一页,我把布局电子化了做个例子。

  • 使用手账解决问题,这是上个月读了《邊寫邊思考的大腦整理筆記法》以后培养的习惯,我摘录了一些段落。 或许过几天会总结一些我觉得有趣的使用手账的方式,像是之前提过的精神观测手账

    再提一嘴手账吧,现在保持更新的是工作笔记(一本tn简单记录进度,+一本A5活页一天一页,记录工作碎碎念和笔记,A5活页还包括自己总结的工作小撇步和常用工具清单。我的行业没有写工作笔记的传统,所以我还在自己摸索合适的模式。)综合日程和打卡(一本tn,自己切了一页,粘上大幅的纸,一面画上跨页的月历,反面是分成四格的rollingweeks 的月计划,用它包着两天一页的todo。最后粘了几页大张的不同情景的edc,和一些生活事项的检查表,供自己脑子瓦特的时候查阅。点点胶真是个好东西,粘的牢,撕下来也干净。)精神观测手帐(”和消极念头的自己对话“的部分转移到了另一个单独的tn上,因为最近在理由碎片时间磕荣格和尼采,所以变成了抄书+自己评论的形式),语言进度本(weeks,毕竟是长线投资。左边的周计划是用来记录正经的语言学习进度,右边的格子页是用来记录不正经的语言进度比如看AO3,我就不说哪个比较多了,会改的。)其中所有涉及tn 的部分都绑进一个tn里随身携带。

    再扔一张rolling journal 怎么写的图 rolling journal可以安排所有周期活动。参考【简单高效 时间规划&内容管理 The Alastair Method | Rolling Weekly及其他 | 子弹笔记 Bullet Journal】

  • 保持读书看报,也是为了抵消社交网络的影响。

  • 多走走,我走路的时候也能够起到和冥想一样的效果,所以如果当时的空间不适合安静呆着我会下楼溜达很多圈。

  • 保持工作,天塌下来,如果没想到应对措施,那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 保持热情,对自己感觉对的事情,无论外界多么不友好,都一意孤行地做。

    情绪可以变成力量,这是西斯信条说的,我最不缺少的就是过激的情绪了。而且其实没有很邪恶,抛去莫得和平头半句,看看剩下的:

    Through Passion, I gain Strength. Through Strength, I gain Power. Through Power, I gain Victory. Through Victory, my Chains are broken. The Force shall free me.

    也没有很邪恶嘛!如果把passion理解为adhd人非常熟悉的依赖迷恋和兴趣驱动的思维模式,这个信条显得更加写实了:以高度的热忱从事某种事业增长能力和才干,得到社会交往层面的影响力(支配力,话语权等),在各种糟心情况博弈中得到胜利,打破人类社会给猫猫人施加的束缚。

    The Force shall free me!!(大叫)(扭动)(举起双手)西斯信条可太励志了。快来加入西斯势力!

    (重点完全错误了!请注意在通常的星战宇宙中西斯势力是很邪恶的!但星战唯一的反派只有埋葬了民主和共和国的西斯皇帝帕尔帕廷,而且他死了,两次。【冷漠】.jpg)


最近疫情回温,防控政策多变,网络骂战激增,愿你和家人朋友都吃好睡好保持温暖和健康,成为一条自由的漏网之鱼。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