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 19 曾经直视克苏鲁的调查员如何恢复理智

又名 不靠谱的摆脱政治抑郁故事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今天的推送不能由千姬来写。因为中禅寺的立场,不能谈论不可思议之事,但今天的故事立足于某种妄想,所以你会在落款发现一个叫做Luna Finch 的名字。

很明显,这个名字来源于哈利波特。luna大概也是角色的样子,但Finch 来自于V for vendetta 的电影里的总督察芬奇先生。他是V那个案子的调查者,他发现了很残酷的真相,我在这个角色里找到了一些共鸣。Finch 在意识到那些事情以后说了一段话:I suddenly had the feeling that everything was connected. Like I could see the whole thing. One long chain of events. I felt like I could see everything that had happened and everything that was going to happen. It was like a perfect pattern laid out in front of me.

我越来越频繁地感觉到这种命运的精巧,圆满和对人类的微妙讽刺。所以,大家好,来见见Luna Finch 一个玄乎的神经病和谜语人,如果之前的18 和17 的Back to diversity 有一些看起来已经脱离了唯物主义甚至偏神秘学的想法,那也是她的主意,(但是对我有用而且无害所以我不会在乎是什么属性)本期她将会谈谈如何不合逻辑地摆脱政治抑郁,仅供娱乐。


我不畏惧说出它的名字,它名字已经被人们说过无数次了,但人们说的都是其中某个名字,并且人们会为名字的事情杠到天昏地暗,即便它们面对的是同一个怪物。
一个准确的名字当然有其必要性,但是不准确的名字的危害也很明显:不准确的名字会给人错误的印象,不准确的名字会暗示错误的解决方式。
就像1984里为什么要推广新话,因为语言的贫乏会缩小人们的认知范围。我能够感觉到那个东西,但我无法用准确的词语概括,那么别人就不能准确识别它。
”它“很擅长用语言编织迷惑性的,美好的名字来称呼自己。这也是我必须使用谜语人的方式描述我的思考的原因:我不能使用它的话语体系来剖析它。别用理智去理解我的话,别找对照,别运用什么分析方法,把它当作一个无意义的故事,然后如果你觉得它足够好玩,赋予故事和角色你自己的意义,我是这样恢复理智和自我控制的。你要挑战的是一些非常聪明的人类的头脑和严密的逻辑,如果你从小生活在这个东西的影响下,你的感知是被扭曲的,你需要先发现那些和现实不符合的,微妙的怪异感觉。我觉得这是一条孤独的探索道路,但可能是因为我变成了一个谜语人导致没有人能够听懂我说什么(笑)

我恢复了自己的脑子和指引,我现在可以平静地直视那种信仰和它们的狂信徒,我告诉你我看到的东西,我不确定我的叙述是否反映真实,但我尽量摆脱了”它“对我思维的影响,所以这是我的想法


那个信仰本身,是被迫害和折磨以后形成的群体思维,但不妨把它当作人来看,把它的发展史当作它的人生经历来看。你会发现在真实的世界中,它一直是一个异类,并且知道自己是一个异类。它认为共同的苦难会让它找到集体。它意志很坚定,对未来充满希望,而且百折不挠。这很好,这让它活下来了。
但是,它不知道自己已经活下来了,它不知道思想不会死去,连斯多葛那种温和摆烂的思想都不会被人遗忘,还有没写进教科书但是频繁被使用的先秦名家。
它很努力,而且的确越来越强,但是它仍然活在被折磨的痛苦里,所以它逐渐从保护自己找到朋友,变成了,追求现实世界中无止境的力量。
(还有一脉仍然保持着,也只保持着深刻有创意的吐槽传统,但是它们意识到自己是不会被打败也不会被说服的,它们很自信,没有足够的自信是不能打出那么精辟和可爱的嘴炮的。我在说极乐迪斯科)
但我说的是大头的那部分,它永远害怕自己会被消灭和摧毁,永远觉得手里的资源不够应付下一场“危机”,永远需要更多力量,永远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永远觉得自己是被欺负或者即将被欺负的那个,永远觉得自己不够强大,永远觉得自己应该强大到统治全世界。
于是在我看来,它完成了从受害者到食人魔的转变。
它一直声称自己会杀死巨龙,巨龙必死的信念给了它和它的信徒力量,但是现实的情况更像是巨龙火并。我感到讽刺和微妙的公平。
继续说“追求现实世界中无止境的力量”这个特质,我在西方的奴隶制时代发现过类似的特质,但是那个时候也有斯多葛这种摆烂的家伙,所以我不会认为是一个落后的时代在影响它,而只是这个idea本身的意志,一个idea开始渴望无止境的抛瓦。这会继续搞乱它们的脑子,本来被迫害妄想已经搞乱它的脑子了,对抛瓦的无止境渴望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因为思想是不能直接掌握力量也不能直接影响现实,思想需要经过人类才能影响现实,思想渴求力量,它的狂信徒也会渴求力量,而且人类本来就渴望压迫吞吃统治它们的同类。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很难区分这到底是思想渴望杀戮还是人性的贪婪,或者说,它会吸引那些渴望力量和吞吃同类获得力量与竞争优势的人。啊,它也强调自己因为足够优秀而获得了很多的信徒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等会,声称和试图用意念的力量让世界线朝着某种一些人认为好的方向发展,你能看出来这是在扭曲自然法则吗?它试图扭曲现实创造一个它的理想世界,但过了弹性限度的扭曲必然会崩溃,但它觉得这是因为它不够强大,所以又回到了那个”我需要更多抛瓦、需要更多信徒、需要更多控制“的无止境循环。

但现实是很恶趣味的,别忘了,我们故事的主角,这个思想,它恰恰诞生于苦难,诞生于朝不保夕的危险,诞生于贫穷,被歧视,被欺侮,它不想忍受这种苦难才一直很努力地发展。我意识到这里有某种宿命的味道。我意识到在开始的时候已经出现了这种可能的结局,而它朝着这个终点一路狂奔,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岔路会通向一个不这么残酷和讽刺的结局,但它跑的太快没看见所以我也不会为它设想。

因为它把自己整成了一个笑话。尽管里面有很残酷破坏巨大的事情在发生,但是它仍然是可笑的。

作为一个能够直视并且基本清醒的克苏鲁调查员,我接下来会谈一些基于个人经验的,摆脱克苏鲁精神控制的办法。

需要狂信徒,需要力量,需要“吞掉”更多的人,我们都知道这一点,这很恐怖。
但它是分不清具体的人和人的区别的。受它影响的狂信徒也分不清这个人和那个人的区别。
如果精力和时间足够,可以制作一个用来和这些狂信徒打交道的人偶。这会保证在充满狂信徒的环境中完成必须的事项。
如果担心自己掉san,需要记住(就像记住动物园怪谈里“人有且只有两只眼睛”)人是丰富多彩和独特的。你能够成为你自己是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独一无二的。
“它"影响人类的方式之一就是让人类觉得自己是greater good的工具,自己的价值就是成为更伟大的价值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或者让人们觉得自己的价值仅仅就是一个被使用的物品和工具,这种很低效能的想法,并且告诉你有”比你用处更大“的个体,来贬低你的价值。
因为我几乎从出生就在被它影响,但奇特的是即便生活在极度痛苦和自卑中,我也能够感觉到某种不对劲,并拽着那种微妙的违和感恢复了理智,所以我觉得它不足以控制人类全部的精神世界,它是可以被摆脱的。
我现在可以直视它而不失去理智,但是总盯着也不好。我只知道应该通过发现和强化自己的独特性来对抗”它“的影响,通过控制人偶来近距离接触。我觉得这样的方法远远不够,但我着实没更多的辙了。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别做调查员,远离不可名状之物。如果你有机会,去一个远离它影响的地方过你自己的自由人生。

希望你保持清醒和自由

Luna Finch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