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 20 我说:滚吧

又名 这个博主被欢度春节逼成了反人类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有段时间没见了!

最近看了一些CPTSD的科普,觉得很符合我的情况。着实懒得描述我的人生中发生过什么,因为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至于什么是C-PTSD,我搬俩科普视频。

【这12个迹象表明,你可能患上了复杂型创伤后应激障碍】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54y1y7io/

【CPTSD | 自译】情绪闪回的快速缓解方法(复杂性创伤后应激障碍)】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gG411c7tZ/

 01

我的刺激因素很复杂,有时我会觉得我几乎全部的生活都包括在内,但不严重,虽然我有幻听和惊恐发作,但我”知道“我在发作,而且我能够维持在发作期间的基本体面。所以我说不严重。

但主流人类的种种观念和行为方式令我疲倦,精神力量不足的时候是从忍耐力到判断力再到执行力甚至体力的全面崩溃。最近回家过年尤甚,有的时候醒来就会被仇恨和自我厌恶困扰。明明是环境在限制我,环境容不下我,我却只能讨厌自己,逻辑上这就说不通。

我意识到我其实忽略了很多,说创伤似乎和别人的创伤比起来不算创伤但是梗在心里的事件。比如我一天晚上发现我不敢起夜上厕所。不是怕黑而是怕打扰别人睡觉,然后我就醒着,憋着,很难受。我想为什么,然后想起来很小的时候上厕所总会有人醒来给我开灯。尽管我说过我不需要灯,但是还是有人给我开灯。

这件事情令我很不舒服,于是养成了睡觉憋尿并且责怪自己睡前喝水,为了预防睡前喝水不得不告诉自己几点以后不许喝水,为了不上厕所,然后晚上经常口干舌燥。

可以看出这里面的问题吗:我本来应该处理的是”别人在我起夜上厕所时的奇怪反应“,但我只能处理”晚上不能喝水“的问题。这当然不会有好效果。但我的确也管不了有人起床掌灯这种我认为没有必要,而别人觉得有必要的自我感动的行为。

我曾经试过解释,但对方不听,我觉得没必要对家人展示太激烈的情绪,我已经不试图改变家人的行为和认知了。

正如我不打算改变任何人类的行为和认知,那真是一件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我还是不确定这够不够创伤的级别,但这些细碎的,思维里的限制和规距,让我的生活充满了别扭。

我上次被尿憋醒的时候,我爬起来去卫生间,果不其然灯亮了,我想,滚吧。

然后我眯着眼睛上厕所,冲水,洗手,然后回去睡觉,滚吧,我管你睡得好坏呢?我没求着你起来开灯。

滚吧,人类和人类的自以为是,以及这些无聊愚蠢的事情带给我的莫名其妙的规训甚至扭曲。

02

政治抑郁也同理,我即便是个有子宫的女的又何妨,我一样可以对没完没了的宣传口径和御用专家和跟风宣传口对别人指指点点的男女老少说,滚吧。

如果我心情好我会补一句,挤过五号线的话只会觉得人口过剩,或者,说真的,我也没必要跟任何人解释。我不想证明自己是个任何意义上的”好人“,所以,滚吧,大过年的难听话我就不讲了。

03

我觉得这个思维可以治疗我的CPTSD,因为我最近做了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我今年过生日给自己买了一个蛋糕,外卖到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拎蛋糕回来他们才想起来我过生日,而且没有一个人觉得尴尬(我稍微感觉到难受,但更多的是不值,如果你们都不记得我的生日我这么多年何必绞尽脑汁顺着你们的话去说,或者记住你们的饮食习惯,假装温良恭俭让。但我知道这话说出来他们也不会理解,反而会给我扣难听的帽子,所以我只是在心里想,滚吧。然后把他们的重要性关注度拉到最低并且戴上了隐形耳塞夹上骨传导开始听有声书。

虽然我也不是为了生日买的蛋糕,主要是因为那天是生日而且蛋糕特别便宜。但我回忆起来了,我从小就喜欢蛋糕,但我是个好孩子我知道给家里省钱,所以我不吃蛋糕,久而久之,我几乎忘记了最初的原因,但记得我”不吃生日蛋糕“这个事实。关于生日还有另一件事情,我曾经是个不合群的孩子,所以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也没有人祝我生日快乐,我觉得管别人要生日祝福和生日礼物是难为情的事情。我现在仍然不喜欢生日礼物,因为要回礼,但我会管我记住(我的电子日历记住)生日的人要生日快乐,其实很简单也不尴尬,我会说:”好消息!今天我过生日!快祝我生日快乐!“,或者”来云吃生日蛋糕!我今天过生日!“。明年我打算请朋友吃饭和一起玩度过生日。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不是因为成年以后没交到朋友,也不是不会和朋友互相投喂一起约饭约会约旅游,而是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一个有祝福有好吃的有欢声笑语和陪伴的生日。

仔细想想,有什么不配的呢?我不觉得这够称之为创伤,但它的确是一个不愉快的,影响深远的思维。

滚吧,我想过生日就过,阴历阳历都过,我值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

04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三体,但是我很喜欢托马斯维德,(还有艾AA)AA说他是“混蛋、恶魔、杀人犯、野心家、政治流氓、技术狂人”但精神力量很强,也很有能力。我意识到这个角色我磕定了倒不是因为他很酷,而是,曲速引擎其实有机会量产,但他几乎是一声长叹地放手让人类灭亡了。(我不认为是程心的锅。维德是谁啊,他有无数种办法解决程心好嘛!)

我有时候觉得我能理解(或者我自己又开始投射)他为什么放手让人类自取灭亡。这话很令人不舒服,如果读者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的话,但我觉得,我会想:People deserve that.

这个that可以指很多事情。我觉得失望,所以我不会继续干涉那些人和事,我试图疗愈自己的创伤以后我反复感到失望。但我不会放弃奔向丰富多彩的自由宇宙的理想。

我爱过,在意过,但那逐渐变得令人疲倦而且毫无必要,所以,滚吧。


然后也想说一些有的没的:

因为已经过了频繁反思的阶段,达到了比较稳定向好的阶段,所以这个旨在自我疗愈的newsletter在2023年应该不会更得像去年那么频繁和干货,但我还是想继续写。至于会写什么,除了已经确定的板块【my own mental hospital】【This War of Mine】【My Own Workbench】【Back to diversity】不定期更新以外,我打算每周更一篇类似随想汇总,可能就叫Weekly Report ,因为我的社交账号设置了一周删除,所以打算把有价值的动态做个备份,可能在加点别的有趣的东西,会很灵活。这个板块应该不会像其他文章那么动辄两千字起步,也不会用邮件推送,对于让别人看见我的废话这件事我终归还是感到惭愧。

新春快乐!恭喜发财!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