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04 记录一次崩溃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最近我出了一点精神状况。

可能上次说自己买了降噪耳塞和耳机以后就不太稳定,周一经历了很严重的崩溃,我忘记了很多细节,这几天哭了很多次,哭的眼眶到后脑勺都在痛,今天上午还在哭。从周一到昨天晚上,没有正经吃饭,麦了一次,吃的是姜推荐的新品什么脆汉堡套餐和麦旋风(里面有彩色饼干渣的那个)完全不记得什么味道,买了两杯什么新品冰震美式和两杯摩卡可可星冰乐,加上可能十来颗咖啡浓缩液,维持人类面前的基本正常。我进步了呢,我虽然几乎无法进食但还记得给自己点甜的饮品。没印象但是买了12杯土豆泥,今天中午到的,回到房间就坐下吃一杯,再做别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情绪稳定了不少,今天只喝了两杯咖啡。所以的确是稳定了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这一个月我都在被噪声、高学历低素质的玩意、狗头男困扰,可能是一方面,但没有特别严重,另一方面可能是将近这四个星期都没有睡太好,周二晚上我记得我在码字,但第二天上午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腿搭在床边穿着衣服,被酒店电话打醒说同事早起见不到也我联系不上我,工作人员打不开我的门,我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把手机扔在了地毯上。

我说我太累了我要睡觉下午的培训我也不去了就酱。

说是累也不是累,这里的一切都在刺激我的感知,加上我还欠着两份报告,再加上和人类在一起的集训和讲座,我完全找不到可以一个人呆着的空间。我挺了快一个月,我觉得自己挺不错的,这次崩溃很突然并且无法控制,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失去了一部分自主性,像是被可能的自救本能推着活动。

目前仍然缓不过来,我觉得也没必要勉励自己支棱起来,现在似乎是一种低能耗状态,我试图进食(今天吃了午饭和晚饭,还吃了两杯土豆泥),交了一个报告,第二个还剩下个尾巴。报告还是听不进去于是继续用录音笔和语音转文字软件,而在会场全程面无表情。

还是想哭,但不打算再思考理由,感到难受就哭,也不必考虑大事小事,如果第一天偷偷溜进会场搬桌子的时候哭出来,可能不至于积攒到这个时候。

我似乎找回了一些控制权,但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我的脑子似乎是个很茫然的状态。不过刚才订了一个新本子,黑色皮的tn,配了一个深红色的木头圆形装饰,黑色和红色的点缀会让我想起中禅寺先生,但现在他也是一个模糊的角色,我知道我永远喜欢他但此时此刻我感觉不到,反正本子下个月才能做好,那个时候就能缓过来了吧!

#2022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