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Own Mental Hospital 02 如何使用录音机关心自己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我没想到“我的精神病院”这会做成一个系列。今天来说说如何用录音关心自己。

我喜欢自言自语,而且出于某种原因我不能用母语自言自语,我曾经试过用手账本写我的自言自语。但是书写其实不如声音承载的细节多,而且写字的速度赶不上我脑的速度。

前几天看一个心理医生分析电影的节目,提到一个技巧是大声和对脑子里的人物说话,他将其视为一种疗愈而不是第三人看到的“这个人在发什么疯”。而且医生说,可以带上你的蓝牙耳机在车里进行这个活动,人们会觉得你在打电话。我觉得在地铁站假装自己在发语音也是很不错的。

因为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在困惑和抱怨,我会说很长时间的话。**我用录音机录下我碎掉时长段的哭诉。然后放给自己听,把录音里的人当成一个正在艰难状态中的朋友,开导和安慰她。**熟悉我的人知道我很擅长这样的工作,但我无法在我哭的时候给我自己提建议,而且,我哭晕了以后会忘记自己为什么具体的事情哭,只剩下模糊的,痛苦的感觉。

我不信任别人知道我的伤口的具体位置,所以我很难从心理咨询和与朋友的倾诉里获得精准的帮助,我不得不为了安全(有的时候我真的不能完全相信别人)而在关键之处粉饰加工。但和自己说话就不会有这种风险。

我的问题在于:我戴面具太久了,我知道我得到的支持是我戴着面具的时候得到的,而我的痛苦在于我有时会维持不了这个面具,这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会因此失去亲密关系的。对我而言别人的爱不能解决我的问题。

但我爱别人的时候,我知道我是真心希望朋友好,我试着去开导朋友一样开导录音里的那个声音,从倾听者的角度感受我自己的痛苦,从自己身上获得谅解,安慰,依靠和力量。

**而作为朋友的我,对录音里的我的回答,可以记录下来作为支持自己的方式。**我经常把朋友们有见地的话抄下来,我如今发现我其实也是个很有见地的人。

感谢你读到这里,照顾好自己。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