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Own Mental Hospital 09 未定名的替代创伤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尝试一种挖坑式写法!今天来思考一个没解决的问题!

我猜这种现象是有一个名字只是我不知道。

我会看见或者接触到一些糟糕的事情,虽然我知道我会有不同的处置,并产生不同结果。但我还是感到自己也被伤害了,并且这种创伤会影响我日后的行为。比如更加谨慎,更容易应激,更恐惧,更愤恨等等。

我没有经历那样的事情但是我精神上与受害人同在,但因为因人而异的处世方式我大概率不会遭遇某些状况,如果和人倾诉,也只能说是看到或听说了某事。

我很难分析这是什么原理,会有人因为看见某个新闻或者和人聊天就被创到吗?我会。这实际上挺烦的,我感到这些姑且叫做替代创伤的创伤给我的疗愈过程增加了很多额外劳动。

我和糟糕事件的当事人唯一的共同点可能是,我们有相同的国籍和相同的性别。所以这本质上还是政治抑郁问题吗?我真不晓得。友说自己不喜欢和中国人打交道,另一个友说自己被华人中介坑好多钱,连家长刷抖音都在说在外混远离华人圈子,以及乌克兰刚炸起来的时候,中国使馆让华人给自己车子上贴五星红旗。(别说真跑过战场,但凡玩过潜行战斗游戏也想不出这馊主意吧这不是活靶子吗?)

(现在提乌克兰是不是已经是旧闻了。玩《这是我的战争》柏格伦是一个处在僵持和封锁状态的城市,即便在游戏里想维持着活下去也很难,我不愿意遗忘战争。)

或许,在外面的诸君反复提醒的不要和华人打交道,在身处国内的我这里也没差。

政治抑郁糟糕的地方在于它的刺激无处不在,而且因为我们把权力交给了利维坦,政治是比恋爱、原生家庭更能普遍和强力地造成伤害的东西——大前提是你一不小心看见了政治这个克苏鲁怪物的真实样貌,如果没看见反而不会觉得害怕。我就看见了,然后我疯了,然后我恢复了清醒和理智,但我还是疯的(试图比划,如果读者看过洛克拉夫特的小说或许好理解一些?)

我思考自己如何解决这些替代创伤并且防止得到更多的”替代创伤“,我还没有结果,逃跑、躲起来、拒绝接收这样的信息在我这里都不现实因此暂时不考虑。我也不会否认我得知的那些糟糕事件不存在或者有漏洞,我相信那些痛苦是真实的(质疑别人的痛苦这种思路本身问题很大)我更无法得出受害者很可怜但活该的想法。上述的想法都是我观察到人类常见的反应,我一个也做不到。

那么变成了我最擅长的事情:在没路的地方找出路来。(为什么会擅长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啊!!但好像真的擅长创造清奇但可以用的方法。)

挖一个坑在这里,今天是2023年1月20日。如果我想出办法,我会在下面继续写的。


或许,这种感同身受可以被解释为创伤,也可以被解释为疫苗?而疫苗是一种会派上用场但人们还是希望别派上用场的东西。扎了疫苗会有反应,有的反应还很严重,反应之后会获得抗体。如果是这样的比喻意呢?既然我很难摆脱“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的诅咒,在精神力量不足,被糟糕的情绪笼罩的时候,将这些事情看成接种精神疫苗的反应。

警惕被坑,被骗,被卖了还要替人数钱,被剥夺地一无所有还要送锦旗唱赞歌。

比起把别人的痛苦当谈资甚至笑料,在我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时候,我引以为戒常常留神,这做法虽然有“精神胜利”之嫌,但至少不太缺德。

让我继续想!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