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中文

Vol 4. 非二元论作为自我剥削的处方

讲述过度积极性是如何危害我的精神健康,和我是如何通过认识非二元论并与自身和解。

User avatar

Sunshine Yang

从摩洛哥回来之后的两周,在悠闲的旅游生活和马上就要开学的现实与的巨大鸿沟中,我又几乎被两个月前的焦虑,虚无和孤独的情绪之海所淹没。虽然想要开始瑜伽的学习之旅,但是我意识到,和以前一样随机打开一个跟连视频乱做是不够的。我渴望了解瑜伽的历史,每一个动作的道理和演变,瑜伽的精神内涵。

在各种斟酌与对比下,我选择了报名参加Akasha Yoga Academy200 hours online yoga teacher training。虽然我的初心并不是想要成为瑜伽老师,但是我渴望能全面的学习瑜伽练习理论,并受到更权威的瑜伽老师的指导。

同时,我对线上瑜伽课程也犹豫了很久。没有老师上手体式调整,我是否能把握动作的要点?而且,此时的我住在面积不到10平米的share house,除了床就只放得下一张瑜伽垫;没有适合练习的环境,会影响我的练习质量吗? 但是,我听到内心的声音诉说着:最刚需的事情,是从现在开始,将练习融入生活的一部分,时间不等人。于是,我开启了在大三学业的缝隙时间内同时学习瑜伽教学的路途。

现在,我拿到了瑜伽老师资格;但是,这200个小时的瑜伽学习旅程的价值,远比教师资格本身要大。它改善了我的生活,解放了思维的固有观念,让我认识到心灵自由的可能性。我本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成为一名瑜伽老师,但是现在的我无法按捺住想要分享与传递瑜伽的美好的心情。

在本篇信件中,我想谈谈瑜伽哲学是如何让我察觉到过度积极背后自我剥削的性质,并接纳最自然的自己。

完美主义的面具之下

严于律己曾是我最自豪的品质。从小,对于觉得重要的事情,一律都要求自己达到心中的最高标准的我,经历了各种大喜大悲——喜于事情与预期版运转,悲与结果没有预想中完满。每一次,我都会怪罪于自身的努力不足,通过贬低和鞭挞自己不断前进。

两年前,当焦虑症状和睡眠障碍开始严重到生活时,我开始通过重新规划生活来尝试自救。我坚持了一年半以上的力量训练,每周安排4分化训练,每次1小时左右。

然而,尽管我的肌肉力量也逐步增强,各种问题也伴随着出现了。我逐渐背离了健康至上的初衷,不断追求训练痕迹和力量增长。

首先,我的生活被健身这一项重要活动绑架,分割的支离破碎。在学校健身房开馆的11点到20点间,课堂外挤入一小时的健身时间极其困难。有时我会没来得及拉伸放松,就满头大汗的出现在制图室里。

其次,为了保证练后餐碳水摄入量最大,我的饮食也极其不规律,有时赶时间只能5分钟疯狂吞下一堆食物。结果就是为了保证训练量,我无法在日程表中插入朋友聚会和自我调整,休息的时间。我的身体就是学习-健身-课题-睡觉的工作永动机,毫无放松的机会。

结果,当我的身体无法达到我的期望,自我谴责与自我怀疑就产生了。比如,无法做出与上周同样重量的硬拉时,或者在摄入了计算后理应足够的营养后却仍然饥饿时,我就会责怪我不争气的身体。厌恶没有健身天赋的身体的同时,心悸,睡眠障碍,焦虑状态也与日俱增。

开始,我认为这只是健身过量的普遍症状,并给自己安排休息日或卸载周。但是,习惯了几乎隔天一次的高强度运动,身体只要稍作休息就会出现局部僵硬等不适;加上过度积极的大脑马上开始自我鞭挞,休息日反而变成了自我谴责日。最后,我只能一次一次撑着自己的身体走进健身房。

这就是我直到今年8月生活状态。

探索非二元论

接触到哈他瑜伽的历史和来源之际,最先打动我的就是非二元论的哲理。在梵文中,“哈”被译为太阳,“他”被译为月亮;”瑜伽”来自动词“yoke”,意思是结合,团结。因此,哈他瑜伽是一种将对立面结合起来,平衡体内阳与阴能量的修行,从而达到平衡的状态。

西方二元论的视角下,复杂的世间万物被表征和简化成两极:阳与阴,好与坏,成功与失败,喜悦与悲伤,爱与恨,积极与消极,努力和堕落。我们追逐着永恒的喜悦,逃避着一切痛苦,努力朝着二元的一端靠拢。殊不知在无限长的表征光谱上,我们永远无法触及到理想。

“只要我能获得正在追求的事物,我就会收获快乐”的思维只是一种幻象。就如将磁铁切开来,每一部分都有它的南北极一般,人类的欲望永无止境;在相对主义的视角下,我们有限的思维认知中的一级,都只是更巨大的光谱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事实上,世间万物的表征都摇摆在二元之中,一切都是相互联系且不断变化的。因此,不可能有永恒的快乐,正如没有不会结束的晴天。

但是,在摇摆不定的二元对立中,我们可以通过修行,回归磁极的中心,在龙卷风的风口找到内心的宁静。它不受时间,地点等外界因素的束缚,着重此时,此刻,此地,于我们的内心深处。

这让我想起著名的西藏瑜伽大师蜜拉热巴的故事。尽管他曾经伤害过他人,但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他在导师的指导下开始修行。最终,他成为了一位受人尊敬的瑜伽行者与导师,分享他的智慧和教诲。哪怕处于过去满是悔恨,未来暗无天日的情况中,我们也可以通过修行获得内心深处的平和。

要注意,一个通常的误解是,回归中心就是控制情绪或者判断,让自己变得麻木不仁。相反,冥想是身处一个超越身体的基点,仿佛坐在电影院中,观看自己的纪录片一般,见证与观察来来去去,风消云散的情绪波动,不作任何评判。

平衡心态的途径

理解了非二元论的哲理,我觉察到,情绪无法控制的大喜大悲,来源于自身两极的严重失衡。10多年来,我一直追求更完美的自己,将其标榜为积极的进步主义,却对当下永远不满足。无法自拔的自我批判,无处可逃的自我厌恶,将积极进取的初衷逐渐异化成永无止境的自我剥削。

同时,对当下自身永久的不满,不可控制地与他者对比,也是我的广泛性焦虑症的肿瘤。不管任何领域,只要放眼望去,总有更加优秀的他人可以学习,所以进步和自我剥削的空间也是无限的。

但是,在学习哈他瑜伽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善待自己和接受自身的负面情绪,因为它们是人类经验中自然的一部分。我也知道了放下追求未来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受当下的快乐。哈他瑜伽向我展示了如何避免过度,以及如何在我们或多或少不平衡的思维结构中发展平衡性。

Sunshine
2022.10.02


原文发布于我的博客

🧘预约和我一起练习瑜伽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