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赫文王动态 2205 × 我来帮你刷微博#26推陈出新

User avatar

我来帮你刷微博

3 min read

赫赫文王动态 2205

向大家重五问好。赫赫文王 5 月发布了:

《刷微博》动态:

  • 欢迎 6 位新朋友👏 现在已经有了 82 位订阅者。
  • 前年的 5 月 20 日发布了第一期《刷微博》,到现在已经两周年了。转向公开订阅是在半年前,一下就增加了近六十位读者,很感谢大家,已经很出乎意料了。我没怎么花精力在这上面,所以始终是个不成熟的产品,也注定不会有很多人关注,暂时保持这种状态吧。一月一期也还好,不会给收件箱增加太多垃圾。大家有什么建议也多多告诉我呀。

我来帮你刷微博#26

本站 阅读;在 Paragraph 阅读(2022-05-04 Papyrus 改名 Paragraph,域名也换成了 paragraph.xyz);封面图;上期回顾 房价是什么

  • 《我来帮你刷微博》 赫赫文王 内部邮件通讯,收集整理平时看到的微博、网文,是让碎片阅读稍微有点意义的尝试。它关心人本身,关心人在社会中的位置,刻意回避了时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非常欢迎读者与我互动,如有任何想法或意见建议,敬请发送邮件到 newsletter[at]kqh[dot]me;欢迎投稿,请注明作者、日期、链接,以及您的网名或姓名、网址;欢迎退订,回复 TD
  • 如果这份邮件进了垃圾箱,可以将本邮箱添加到白名单或通讯录,一般在 设置–反垃圾–白名单
  • 如果喜欢,敬请介绍给身边人。链接 https://paragraph.xyz/@kqh

总 10 千字

  • 【话题】推陈出新
  • 教育
  • 艺术
  • 轻松一刻
  • 秩序
  • 历史、故事
  • 生活小贴士

这几天在准备答辩,所以这期推迟了几天。

【话题】推陈出新

写在五四,推陈出兴,2022-05-04

不仅是五四运动,到五卅运动时,胡适还是认为,学生运动没有用,好好学习更重要:

感情的冲动是没有持久性的;无组织又无领袖的群众行动是最容易松散的。……国家的纷扰,外间的刺激,只应该增加你求学的热心与兴趣,而不应该引诱你跟着大家去呐喊,呐喊救不了国家。即使呐喊也算是救国运动的一部分,你也不可忘记你的事业有比呐喊重要十倍百倍的。你的事业是要把你自己造成一个有眼光有能力的人才。(《爱国运动与求学》1925年8月31日)【按:“呐喊救不了国家”,很可能让鲁迅不满】

鲁迅不一样。他刚呼吁完“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之后,如果突然转向说“爱国之类,俱是空谈”,会给人留下话柄。经常说话的人,难免出现“合订本现象”。梁启超说“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就是一个代表。鲁迅批评梁启超说:

如果只有自己,那是都可以的。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战也好,今日这么说明日那么说也好。但最好是在自己的脑子里想,在自己的宅子里说,或者和情人谈谈也无妨。……只是假使不自珍惜,陆续发表出来,以领袖、正人君子自居,而称这些为思想或公论之类,却难免有多少老实人遭殃。(《碎话》1925年12月22日)

因此,鲁迅自己也在克制,即使有前后不一的观点,也尽量避免在公开场合发表,只是在私人信件里谈。

胡适关于学生运动的看法,推陈出兴

我们对于办教育的人的忠告是:不要梦想压制学生运动;学潮的救济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引导学生向有益有用的路上去活动。

(1)学校对于一切政治派别,应该有同一的公道待遇;但同时学校也应该教导学生彼此互相尊重异己的主张。彼此尊重异己的主张是政治生活的首要条件,但在一党一派特别受特殊优待之下,这种态度和习惯是不会发生的。

(2)学校应该提倡负责任的言论自由:凡用真姓名负责发表言论文字,无论如何激烈,都应该受学校的保障,但不负责任的匿名刊物是应该取缔的。负责任是自由的代价。肯负言论责任的人,方才配争自由,方才配做政治活动。

(3)学校应该研究学生团体的组织法,指出他们的缺陷,引导他们改善组织,使多数学生能参加有组织有训练的团体生活,养成政治生活必需的组织能力。这种能力的养成,应该从小学中学时代训练起。平日没有团体组织的训练,组织又素不健全,一旦有非常事故,自然极少数的小组织可以操纵全学校的命运。

——《我们对于学生的希望》1920 年,《论学潮》1932 年

@吴可奉告_,2022-05-11

何伟在纽约客的新文章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1984》《美丽新世界》能在这里安全存活?他的答案是「竞争」——国家控制个人不必通过小说中的强制手段,只要人们有机会通过竞争改善生活,他们就不太可能反对权威。

与此同时,竞争可以有效地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何伟曾问川大的学生,70周年国庆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一个学生回答道:「假期就是别人出去玩,我在学习,我会得到更高的GPA。」这引出了何伟的另一个观察,「小粉红」被社交媒体放大了,他接触到的年轻人更多是zz冷感。他让川大的学生写一个钦佩的公众人物大部分人写的是科学家和企业家,65人中只有一人写的是***,和乔治华盛顿并列 (写华盛顿的这个学生的理由是:「我最佩服他的原因是他自愿放弃了zz权力」)

@慧常道,2022-06-03

公知原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是公共议题最活跃的群体,可追溯到法国启蒙运动,但内涵和所指均不等同于公共知识分子。现为对有目的性引导舆论或发表批判言论,并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特定人群的特殊化简称。

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正式使用是在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先推出的一个概念,其共同标准为: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教育

余胧:当“小镇做题家”成为连接者|专访安超,新京报书评周刊,2022-04-28

在乡村中,生老病死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村里人下葬时,孩子会跟在队伍后面看热闹,他们对死亡懵懵懂懂,但并不恐惧...但今天死亡变成了一个非自然性的过程...儿童没有上过‘生死课’,体会不到万事万物在自然面前都要平等地接受生、接受死的铁律,就体会不到生命本身、日常生活本身的价值,往往要去自身之外,日常生活之外寻找一些抽象的、虚妄的人生意义。


因为平民在经济、政治上处于弱势地位,所以一旦民间社会内生的文化和道德基础被摧毁,他们就极其依赖一种外在文化来定义自己。这种盲目依赖在集体化时代表现为对外源性意识形态的迷信,在现代社会表现为对消费主义和科学知识的过度依赖。

在集体化时代,乡土社会的情感联结被摧毁,家庭关系也由于劳动方式的转变而变得疏离,国家的托幼机构在农村尚未普及,这就导致一大批孩子未能得到妥善照管。他们缺少“家庭爱”所培养的心灵联结和沟通能力,也没能形成“公共爱”。因为这种情感联结的缺失,平民社会对外在的制度和文化产生了过度依赖。比如说,单位制度让很多人形成了一种把身体和灵魂都交付给集体的思维模式。

对于今天的预备中产阶层来说,这种依赖以消费的形式而存在。他们没有生产资料可以依靠,职业变动频繁,也没有稳定的心理认同。出于对身份和地位的焦虑,他们经常需要寻求各种外在的文化形式作为心理安慰,比如外在的相貌、礼仪和才艺。在他们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流行玩具和消费经验也会成为亲子互动的重要话题。

@光明处是你我归处之重生版,2022-05-01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东亚童年是种集体性创伤经验。下午经过一个被大人一路呵斥不懂事的小姑娘,脑海里瞬间浮现无数童年的影子,以及许许多多朋友们讲述过的经历,心情很压抑。我自知已经生在相当开明的家庭,也似乎早就脱离了那个无法反抗的年纪,看到这种事,还是被身临其境的无助感包围。

小学时候忘了是因为什么事,班主任说我没有眼色,很不懂事,另一个女生就不一样。我特别难受,却也实在不懂自己哪里没做对,纠结了好久告诉了一个长辈,她说你就懂事一点啊,老师讲你不好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听了很委屈也很震惊,后来发现,其实我跟谁说都是这套回应,没有人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要我从自己身上找问题。直到我跟我妈说这事儿,她说小朋友那么有眼色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

整个就一个大型PUA文化。

@一士·谔谔,2022-05-01

在我看来,凡是在社媒上“展示”自己学生或学生的东西的“老师”,无论是何种态度(嘲讽、诉苦、表扬……),无论是以何种形式(人像、作业、批改内容),只要没有通过一对一的方式获得学生“真实”的同意(排除受权力关系影响的情况),都很无耻。

特别指那帮支教保研的天之骄子。经历过的人大概都知道,这帮人一般自己成绩垫底,全靠学工经历(国内的学工都是什么玩意应该不必多说),然后通过去偏远地区居高临下地“施舍”找存在感,换一个继续“苟读”的资格。就这样还天天挑三拣四,嫌人家小朋友闹、笨、不听话,真的无耻至极。

于淼:口音,2022-04-24

但这种脱敏对一个人的成长还是很重要的。现在的所谓鸡娃都是在灌输家长的意志并顺应时代需求,是把孩子当成产品在包装打磨,但很少去问孩子自己对环境的感受。现在的社会环境不论家长还是老师都不可能打骂孩子,这样有利于他们构建自信心,但其内心可能依然是脆弱的,会被很多小事直接搞成情绪崩溃,到成年也一样。但如果脱敏训练足够,那么孩子可能会很叛逆,但至少是经得起风雨的。就我们当前这个不确定性越来越多的时代,今日的安稳与明日的动荡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我们并不需要情感细腻的安慰而更需要豁达幽默的心态。这里的脱敏不是说打孩子,没收手机或断网才是文明的手段,效果比动手好多了。小孩子哭很多时候就是想引起大人注意,你要是就不注意,他们很快就不哭了,不过据我妈回忆我刚上幼儿园连哭了二十多天,也是属于记性很不好的那一拨了。

除了脱敏,我对所谓治愈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生理上有病要去医院,心理上有病也要去医院,健健康康的天天要被治愈算哪门子事,更像是变相的宠溺自己。很多人觉得世事艰难要对自己好一点,但你对自己好不改变世事艰难的事实。治愈的本质是一种移情,把美好可爱的东西跟自己的境遇联系到一起,这里面的情绪是有寄托的,也是虚幻的。如果人迟早要面对真实世界的残酷,那么越早越好,省的总是无病呻吟。

@QuiDovinum,2022-05-07

都是小学中学一路上上来的,怎么会不清楚大学生为什么不反抗,这样还情绪稳定。大学筛进的不就是会学一点而且过去十几年里最听话最识相最懂求生没让自己被踢出去或者疯掉的吗?进大学前严禁早恋,一进大学不仅特别会谈恋爱还迅速找到合适伴侣并三年抱俩都要现实些。

@鱼克雅未克,2022-05-05

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大部分人其实几乎是没有什么信息处理的能力,更不要讲从除了被动推送的信息源之外的地方获得信息,对此进行理解,学习,批判,最后形成一套自己的认知体系。很多人别看每天吃喝拉撒睡,接收的基本都是一整套信息源,早些年是各种公众号,这两年短视频时代兴起之后就变成了短视频。而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其实也没什么自己的观点,基本上就是为了打开话匣子不得已而为之将自己从这些地方看来的理解了四成的八手信息用自己仅有的一点表述能力错误地总结一遍。所以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你看起来觉得无比荒谬的理论,在你的亲朋好友间几乎如此流行,你想进行辩论或者反驳时甚至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小金厲害版,2022-05-02

大部分人的人生中是完全没有阅读习惯的,中高考试卷里的阅读理解已经是他们能阅读的上限,他们世界里只有思乡之情、伟大故土、父母恩情、传统节日烟火气,蓝色窗帘代表作者的忧郁,死鱼的眼里闪过诡异的光。这道题几分就是几个点,用了什么修辞手法,双关互文,什么巧妙的隐喻,大多数人拿到一段话就是这样开始做阅读理解的。写作就更拉跨,背几个片段来回写,背个番茄炒蛋的菜谱,任何题目都往上套,最难忘的一件事,最爱的人,最开心的一天,全都被分解为一个个题眼,写姥姥做番茄炒蛋的故事,写妈妈下雪天背着自己去医院,写爸爸粗糙的手掌和黝黑的脸庞,脑子里只剩这些东西了。别说自己的思想,连一句有点新意的比喻句都说不出来,说起太阳就是火球,想起下雪就是鹅毛。

这些人在过去,考完试就会泯然众人矣,像一滴水掉进大海里完全融化,因为没有人听他们表达,他们也不写日记不写博客,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现在大家谁都有表达的机会了,所以这样的没脑子的中文学习者表达者,马上学会了最简单的文字运用技巧,快速学会了“大白”、“一只羊”、“绝绝子”、“yyds”、“海王”、“crush”等一切好学好用的词,把生活中一切东西都往里套。但凡上进的都是内卷,但凡在感情中犹豫的都是海王,好吃的都是绝绝子,伤心的时刻全都是网抑云,幽默的全是搞笑女,健康的都是女汉子,结婚的就是婚驴。中文环境就是这样慢慢被侵蚀的,我们要捍卫每个词语的原有含义,捍卫这些语意不再在传播和使用中慢慢被扩大慢慢被污名化。不要用乱七八糟的缩写,首先,不要说doi和买可乐,做爱就是做爱!

@一只朋克小狗,2022-05-04

受不了一群老逼每年对青年的规训了,往前是绝不躺平,再往前是奔涌后浪,“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只要你愿意睁开眼睛去看,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样呢,居高不下的淘汰率和pua,无休止的升学和工作,早八,调休,35岁优化,就业歧视,职场骚扰,催婚催生,还不完的房贷,扛不完的包袱,理不清的忧愁,讲不完的烦恼,失业被揶揄成灵活就业。城市繁华,熙熙攘攘,可是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有多久没有停下来好好审视自己的生活,每天被定好的闹钟吵醒,寝室-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抬头只能看到格子间挡板上的备忘录,下班后还要担心没能及时回复领导发过来的邮件,惶惶不安。毕业很久后还总是时不时梦到从前惨淡的回忆,写不尽的卷子,答不对的题,没面好的会谈,忍一忍吧,再忍一忍,日子就这样在漫无目的的内耗和焦虑中过去了。上岸上岸,所有人都期盼自己早日解脱,苦海回头,可那彼端好像薛定谔的岸,无边无际,远无尽头。起初的时候,他们说考到好的大学会轻松一些;后来,他们说拿到一个更高的绩点会好很多,再后来,他们说要拼命跳槽到薪酬优渥的公司,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你,终点在哪,意义在哪,为什么人要那么辛苦,为什么人非得吃苦,为什么人要连饭都顾不上好好吃,马不停蹄地赶赴下一个车站。你见过午夜机器轰鸣下在流水线上埋头苦干的工人吗,你见过为了孩子医药费冒着烈日炎炎穿梭柏油马路的骑手吗,你见过公车最后一排拿着速记本背单词的女生吗,你见过一边吃快餐一边默默流泪的男孩吗,那才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最真实而生动的模样,而不是橱窗里被精心打扮得体面听话,任人宰割、忽悠得像个绵羊。

艺术

李老师谈当代艺术,迎仙店,2021-04-08

这个时代和过去还不大一样,过去你做的东西是艺术品,所以你是一个艺术家。这个时代不是这么一回事,艺术已经泛滥成灾了,真正的艺术家却很匮乏。我个人的观点是本国大部分正在做艺术的人其实不知道自己不是艺术家,他们觉得自己在做艺术品,所以自己的身份是艺术家。不是的,艺术家是为自己所身处的时代做试验的人,如果你的东西还在维持着几百年前的陈词滥调,没有先锋和突破,你只是个爱好者,顶多是个卖艺的,艺术家在几百年前就死了,你只是继承了人家的手艺。很多老艺术逼知道这一点但是不跟你说,我年纪小,我愿意告诉你。

……

艺术当然是需要批判性的,任何艺术形式都是,这是艺术家天生的使命,一个艺术家与生俱来的特质就是他明白自己需要为这个世界指出病灶。而饭圈文化的可怕就是让一切批判成为不可能,或许你也发现了,我们渐渐只剩下软萌的艺术,软绵绵的,无害的,可爱的小狗小猫,没有尖锐和批判了,我们不是回不到星星画会和厦门达达的年代,我们甚至回不到几年前。

@丝绸尾巴第二季,2022-05-14

《舌尖上的中国》真是创立了一套食物拍摄标准:用正常人类吃饭时绝对不会凑那么近的超微距特写+100%食物处理过程慢镜头+100%升华到生活追求和民族气节上。在B站看大大小小的美食纪录片,几乎全是这个路数。这套东西从创作角度其实非常油腻,但好在补充了一点国内影视极其缺乏的人文味儿。

轻松一刻

光明未来

@小莉马路根,2022-05-29

越南取消户籍制度,曹县解除封控,中国#专家称入户消杀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 ,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羊千慧,2022-05-25

普京现在在干啥

@yrggxggfxgsdgm:做酸酸

@老乡别走再玩会:躺板板

给上海防疫提几条建设性意见,基本常识,2022-05-05

知足吧,我现在在日本去电影院看个电影都得排长队,上海现在看电影肯定不用排队。我支持继续封下去

知足吧,我现在在美国买个菜都要花大量时间通勤,上海现在肯定是送菜到家,我支持继续封下去

妄议微软

@tombkeeper,2022-05-26

还记得 Windows 8 的用户界面吗?当时微软完全不顾软硬件的发展阶段,非常激进地一把梭 Metro,把伴随 Windows 几十年辉煌的开始菜单,说丢就丢掉了。

改完之后,用户当然怨声载道,骂声一片。产品那边自然也收到了用户反馈。那么,出个补丁包把开始菜单加回来?绝对不行。就这么直接加回来,面子往哪儿放?

所以,他们先在 Windows 8.1 的时候搞了一个半推半就的伪开始菜单,过渡一下。然后到 Windows 10 才把开始菜单再正式加回来。这样,依稀似乎仿佛好像就不是犯错之后的拨乱反正,而只是一种时尚的潮流回归。

而现在的 Windows 10 用户,大多也都已经忘记了当年 Windows 8 界面设计的稀烂和荒谬。

@硬核军事,2022-05-26

急救室里聚集了很多人,医生护士敬业的来回奔走,肾上腺,心脏起搏,补液,大家紧张而有序的抢救着一位正在失去意识的患者,这个时候,一个护工小声说了一句,他脖子上那个绳子是不是松一下?然后被赶出了急救室。

@大鼻子虎鲸,2022-05-26

看不懂,冰镇基吧和猛吃伟哥同时进行。

佛光

@陈曦Stanley,2022-05-31

iPhone13的拍照翻车能有多惨,看完这些照片我真是不忍笑出声。其实从11代到12代就一直有这个问题,逆光拍人像只要人头在天地分界线附近,人像头部就会变成一团模糊的“佛光”。从现象看是AI的天空分割,人像语义分割存在选区重叠的时候,HDR的合成出了问题。

秩序

足够的贫乏,才有足够的夸张,2022-05-20

當我2017年到找到羅福興的時候,才發現其實他們就在東莞、就在深圳,甚至離我那些朋友居住的地方,只有十幾、二十公里遠的距離。但是中國的知識分子也好、有錢的階層也好,就那麼一點距離,其實是相互隔絕、根本沒有來往的。而且我們的互聯網,不管是社交網絡,或者是快手、微信之間,是沒有連接的。我們到最後,是到了東莞的石排鎮居住的時候,我們的快手推送忽然發生了變化。我們當時註冊了快手,才發現了有很多、很多工廠的推送開始出現了。所以後來為什麼能夠看到他們,首先是我們發現它的推送變了,以前根本不會讓你看到工廠,所以我覺得是碎片的。

第二個問題是對殺馬特的打壓。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不清楚,然後我問殺馬特們,殺馬特們也不知道。但是我覺得08年以後,整個中國大陸的文化逐漸中產階級化和精緻化,而且那種所謂的正能量和向上,成為一種集體無意識,是必須這麼做的。所以打壓他們,我覺得是很正常。有沒有一個命令,這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集體無意識已經形成。

Quipucamayoc:作为肺的鄱阳湖:病毒、洪水、江湖关系与省际结构,结绳志,2022-05-16

鄱阳湖的肺炎:病毒库与野生大雁养殖

我用的隐喻是肺与肺炎。这个词大家当然并不陌生,但怎么和鄱阳湖连在一起?我先从人类学家方立安(Lyle Fearnley)关于鄱阳湖大雁与禽流感防疫的研究开始。鄱阳湖大雁为何是国际防疫的焦点?因为1997年香港暴发禽流感,国际科学界就觉得亚洲会成为下一次这种大规模人畜共患流行病的起源点,因为吃野味等原因。这首先是因为东亚跟东南亚的生物多样性。人类学图景下,这套防疫医学背后仍然有一个基于“原始”“文明”的比较尺度。所以我们如果看到一些美剧,他们讲埃博拉或者东南亚,仍然会有一个这种思维定式,觉得像亚洲非洲这些地方的社会与野生动物互动频繁,或以人畜共患病而论,人、动物与病毒库的接触非常紧密。


多重的肺与民意的蓄水池

我们今天的讨论力图走出简单的灾难叙事。我们一开始的叙事集中于鄱阳湖作为人畜共患病的哨所,牵扯到人与鸟类等多重生态的关系。肺的隐喻是多重的。因为如果从更长的历史来看的话,像江西包括两湖安徽等周边省份,经济、农业与工业都与河湖息息相关。作为肺的鄱阳湖不只是是丰水跟枯水间的吞吐,还有交通意义上的呼吸。江湖间的泄洪与水循环,还有鄱阳湖联通长江、赣江和江西境内水系的重要航运功能。孙中山的《建国大纲》就提到了江西的一个特性是可以从水路到达所有的县城。当然,不仅是人的交通,鄱阳湖也是候鸟和江豚的落脚点,这是尺度更大也至关重要的交通。

而肺是动态的,不意味着永远的顺畅与和谐。鄱阳湖的历史也充满着人与自然的争斗,然后是人与人的利益与政治。历史上,鄱阳湖有特别多关于渔场的械斗,06年左右还死过人。然后是草洲,农民不断地进行屯田的过程中,非常需要草木堆来恢复肥力,要从湖上的草洲割草,回去烧了堆肥。更近的历史则可以看到从共青城的创立到五七干校都有政治驱动的人与自然的搏斗,籍此也对人进行改造。而当代鄱阳湖的开发也充满着经济环境工程的拉扯,很多时候鄱阳湖也是一个关于政策或者是民愤民怨的蓄水池。但这其实窄化了鄱阳湖与其他行动者的关系,正如肺和肺炎,许多问题必须具体而联立诸多层面(如人、湖、省、鸟、病毒)来看,且增进公众的参与和沟通才有解法。

胡翌霖:技术“器官”的进化论

在人类技术史中,最大的两次变革大概就是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了,这两次“革命”都是建立了新的“保护壳”。农业不是摹仿大自然,而是建立了反过来支配自然的新规则;工业不是摹仿农业,而是建立了反过来控制农业的新秩序。在相似的意义上,如果还有一场“信息革命”的话,这个“信息世界”也不是对工业时代城市生活的摹仿,不是对所谓“现实”的“虚拟”——元宇宙不是要搞虚拟现实,而是要在一个更新、更小、更安全的保护壳之内建立新世界的秩序,并反过来影响工业世界的运转。

历史、故事

胡文辉:中国古代的“私宅不受侵犯”观念钩沉,《洛城论学集》,2007

从政治角度而言,从君主权力的角度而言,古代中国跟其他古典文明一样,都不存在真正的政治自由;但从社会角度而言,从日常法律的角度而言,古代中国也跟其他古典文明一样,都存在着基本的社会自由。而“私宅不受侵犯”的观念和法律,作为保障人身权利和私有财产的一项最低限度的指标,就是古典式社会自由的一个表现;它并不是近代的新事物,而是现代人权观确立以前就已形成的一种原始人权,是中西社会共通共享的古老原则。只是到了近代以后,东西分流,西方的民主制度对于这种理念和法律更加发扬光大;相反,东方的极权制度却将这种理念和法律摧残殆尽。经过对私有制的极端破坏,经过住宅的集体化(公家化),经过文革“抄家”的狂飙,本来源远流长的“私宅不受侵犯”观念,已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无迹可寻,以致于新生的自由主义者们竟数典忘祖,只会惊诧于友邦“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私有精神了。

中国“私宅不受侵犯”的观念和规则可以追溯得更为古老,也就不足为奇了。据《尚书·费誓》,周公之子伯禽在出兵讨伐淮夷、徐戎时作誓师之辞,其中包括若干法律规条:“无敢寇攘,踰垣墙,窃马牛,诱臣妾。汝则有常刑。”《史记·鲁周公世家》则作《肸誓》,但也有“无敢寇攘,踰墙垣”之语。此处的“踰墙垣”,似即相当于《汉书》所引《黄帝李法》的“穿窬不繇路”,大约也就是汉简所谓“夜入人庐舍”的意思吧。

又阅近人胡朴安《中国习惯法论》一书(民国自刊本),第二章第二节为“家宅之自由”,即举《周礼》“无故入人室宅庐舍”、历朝律“夜无故入人家”为例,并总结说:“家宅不许官吏之侵犯,为全国人民所公认者,则家宅自主,本中国人民固有之权。”又说:“中国自古人民,最重家宅,而其重家宅也,或且更重于身体。盖家宅者,身体之所附丽者也,无家宅身体亦不足以自存;所以对于家宅之保障,视身体为尤切。”则区区之所见,在前人不过近乎常识而已。

春秋润学:思想家必须选择,吴公子在此写字,2022-05-09

大致想说春秋时候“润”现象很突出,大多是一国贵族中的失败者选择润,润出去后多可以在他国享受优越的生活,甚至成为齐国田氏那样的人物,还有一些润出去的是想着以成功者的姿态再回来,著名的重耳、伍子胥都是如此。孔子其实也润了,不过似乎效果不太好。不过平民的“润”在想不到太多材料。到了战国,最经典的恐怕是《商君书》等材料里谈到的秦国大肆吸收别国“润”来的平民一事,由于三晋诸国许多平民无地无家,到了秦国有田有庐,还有立功取爵的机会,选择润到秦国似乎挺好。相反,三晋诸国则有大量并无真才实学的游谈之士润过去,给予极高的待遇,似乎想显得自己海纳百川,很可惜最终反而亡于秦国,那些踏上三晋土地的士兵,或者不少正是三晋苗裔。后来匈奴崛起,似乎与中国也有人员互润,甚至南匈奴直接公投整体润到汉朝了,大量的外族润到汉晋,也为十六国埋下了伏笔吧……

@摇摇小旗,2022-05-02

带我妈去吃一家钵钵鸡,有个阿姨在那儿抽烟喝二锅头,等我转头回来我妈和她已经聊上了。那个阿姨今年60岁,说“我老公死了,如果不死我也想把他休了,没想到提前死了,赔了一大笔钱。老男人一个个流汤滴水的,鬼迷鬼眼的,拿来干啥子?我们这个年纪再去找男人,不就是免费当保姆?”

(和我妈一起批判男人30分钟)(所有对话都是隔着两张桌子在餐厅里发生的)

儿子35岁在上海工作,会跳街舞,纹身,做设计,做音乐,每个月最少挣五万,儿子不婚不育她支持,打鼻钉也支持,“我儿子做啥子我都支持,我儿子脑壳上盘一个啾啾,上面扎一朵花,你能想象嘛?”。我问帅不帅,她说我们加个wx嘛我发给你。我说因为我也想不婚不育,她高举双手:“我支持你!”

然后说自己“每个月招两次小鲜肉,我只喜欢帅哥,人民公园那边一个酒吧,一米八几,25岁到30岁之间,长得又帅,服务态度又好,一次一千块,你有钱就给点小费,不给也没啥,反正我半个月一次,不多”,看我妈脸色一变,阿姨说“我是学医的,人有欲望很正常!你不要羞!!没啥好羞的哈”。

评价疫情也超级大胆,“中国这个国家没有rq!xxx真的不行!是不是嘛,我们三个人之间说这些没啥三,他确实不行”。

后来隔壁桌来了个男的,阿姨说“小伙子我觉得你长得有点帅,你过来嘛我请你吃”。嘎嘎嘎(被拒绝了阿姨也很chill

走的时候她小声跟我说,“以后那个德国人(指我伴侣)不行了,你给我说哈,我介绍我儿子给你,我们三观太一致咯!”

@豆子:大家觉得 00 年代(2000~2010)是怎么样的?

90年代,对农民也相当不友好,甚至可以说苛刻到了极点。国家正税和三提五统,耗掉了农民几百块年收入的一半。但这其实依然可以忍,毕竟只要是农村户口都得交钱纳粮,交不上的,就去卖口粮,顶多骂两句,说上头的真是屙血坏良心。令人愤恨的,是数不胜数的加派,莫名其妙的征收,他们三令五申说就是上头让收的,去探究,确实下了命令了,但很难说当初的命令是怎样的,有没有层层加码。听说过不种棉花还要交棉花费这种事么?这种事,在当时多得不能再多,说是为了保障供应,要向种棉户派棉花。要求必须交若干袋良品棉花。至于根本就没种植棉花的,也得交,不为什么,反正都得交,再问就去所里蹲两天。没有棉花怎么办呢?已经为农民朋友想出好了主意,拿钱买,或者交钱补。每个人头几十元,一分也不能少。

不交会怎么样呢?我说过很多次,他们会连同教育部门施压,让学校批评家里没交的学生,罚站,再不交的劝退,直至交上,才能返校学习。像这种征派,是农民最愤恨的,因为它一点道理都没有。00年代前半段,农村很大程度上延续着这种情况。你可能会说,这是什么时代都有的现象,不能怨到时代的头上——试问,哪个时代的特征要排斥当时的现实?对农民来说,最好的时代是2010年以后。因为从那时候开始,不仅不用交钱交粮食,种地有补贴,还能领养老金!

生活小贴士

吕新文:研究:若干城市饮用水中或含有较高浓度PFAS,将影响健康,2021-01-12

饮用水中PFAS浓度最高的城市为自贡(502.9 ng/L)、连云港(332.6 ng/L)、常熟(122.4 ng/L)、成都(119.4 ng/L)、无锡(93.6 ng/L)和杭州(74.1 ng/L)。

黄教授说:“这些城市中PFOS和PFOA的总浓度远超美国环境保护总署2016年发布的非强制执行的健康建议值70ng/L。美国各州设定的最高污染物浓度甚至比联邦指南更为严格,例如佛蒙特州在2019年为五种PFAS(PFOA, PFOS, PFHxS, PFHpA和PFNA,包括单独浓度或组合浓度)设定的最高浓度为20 ng/L.”

@举铁的马里奥:普通人有必要进行力量训练吗?,2022-05-26 〔阻抗训练的好处〕

写英文论文三部曲:

  1. DeepL
  2. Grammarly
  3. QuillBot

存目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