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photo

《臨時劫案》 哨牙郭富城眼前一亮

家明雜感 2024 年 2 月 18 日

本來沒有打算看的一齣賀歲片,叫《臨時劫案》。留意到社交媒體的口碑不錯,入場看個究竟。果不其然,它應該是今年賀歲港片中比較可觀的了。

沒打算看,一來不是郭富城的粉絲。見海報打着他作招徠,還特意強調角色叫「梅藍天」。心忖,呵呵,怎麼如此八十年代?我真懷疑年輕一代知不知名字要語帶雙關什麼。《臨時》卡士不弱的,郭富城之外還有林家棟及任賢齊。林家棟及任賢齊對上一次同台,肯定就是《樹大招風》了,港片近年難得一見的佳作。相對而言,《樹大》的定位與賣點較清楚,《臨時劫案》單看包裝卻有些不知什麼葫蘆什麼藥。喜氣洋洋的紅底賀年背景,三個主角坐在一輛Q版的士。英文名也用食字的Rob N Roll。它是個充滿喜感的打劫故事?

梅藍天(中)、笠水(左)與阿輝(右)三個中佬被迫一同上路。

開場即見麥啟光功力

導演叫麥啟光,恕我淺陋,之前沒聽聞,原來是行內資深副導演。麥2000年已開始當導演了,抱歉他的戲連《玉女添丁》在內也沒看過。《臨時劫案》麥啟光自編自導(合編的還有陳偉斌與萬芫澄)。副導演愈資深通常執行及應變力愈強,《臨時》幾乎一開始就讓人瞥見麥啟光的本領:找換店的行劫、警匪駁火,竟膽敢在熙來攘往的廟街實景拍攝(當時仍未夜繽紛),拍出來還相當震懾。影片監製為爾冬陞,繼《白日之下》及《年少日記》後,再次證明他是當今港片(尤其新一代導演)最可靠的幕後推手。

《臨時劫案》嚴格來說是合拍片?片首打出來的寶號包括銀都及愛奇藝電影等。可它的港味濃,幾乎全粵語對白,演出的是香港人熟悉的明星、配角。題材也港式,警匪、犯罪、黑吃黑,再加進些笑料、黑色幽默。中生代電影人大家各師各法,《臨時劫案》有別於幾年下來叫好但未必叫座的「本土電影」,它銳意走類型路線。本土電影常常佈滿「後2019」的創痕,愛指桑罵槐、含沙射影、加入抽水的圖騰、對白;《臨時》卻選擇把幾年來抗爭、疫情、移民潮等等的背景統統拋諸腦後。戲裏角色的焦慮,回到香港人由來而久的經濟、土地問題上。

近期議題拋腦後 講港結構問題

《臨時》片長九十餘分鐘,敘事頗有效率,首十多分鐘即把關鍵人物介紹一遍。林家棟首先登場,他的角色叫笠水,小男人的士佬,甫出場就被老母(鮑起靜)、老婆(胡定恩)及乘客(林雪)煩個不亦樂乎。繼而出場的是任賢齊演的慕容輝(「冇用」固然也是廣東話的爛gag),油麻地一家豆泥安老院的院長,債台高築,他的老父叉燒包(盧海鵬)同住院內。故事開始時說,老人院兩名長者(蝦餃、燒賣叔,這套戲真的好八十年代)失蹤了,張可頤演的便衣女警「姜灝雯」(另一in joke!)與拍檔魚佬(梁仲恆)來查。作為查案的拍檔,姜姐與魚佬是不大協調的一對。

然後輪到最吃重的郭富城出場。單看影片海報未知,郭演的梅藍天是個哨牙佬。他出場時神秘莫測,音樂炮製懸疑,攝影機從他的後腦繞到前面,觀眾才得悉他這次的「廬山真面目」。頭髮往後梳得貼服、架上大墨鏡,穿上啡色西裝外套、牛仔褲及波鞋。他愛吃肚臍餅(花占餅),陰沉嚴肅的臉露出一對怪可愛的哨牙。郭富城還不止造型奇特,角色的說話方式也別樹一幟,有點像杜琪峯影片中的張兆輝(《黑社會》、《放‧逐》),揑着嗓子,以特定語速、口音去塑造角色的獨特性。

不做靚佬 電影重點仍歸郭

梅藍天話不投機半句多,講話一個一個字的吐出來:Go!Sorry!、「講多謝」、「你唔問我既?」,聽着令人會心微笑。香港流行文化從前的黃金年代,縱橫歌影圈的天王特別長青。女星都不知換過多少代了,幾個天王從八十年代竄紅,至今仍有號召力。天王活到這把年紀了,棋局的每一着也代表了各自修行與選擇。劉華仍相當自覺,要恭喜他在大陸當上影協副主席,《金手指》很chok(《潛行》似乎也是)。《潛行》還特意架上眼鏡,讓形象更添書卷味。郭富城這次倒選擇放棄帥哥外表、迷人堅定的眼神,演個外表及說話傻傻戇戇,內裏卻絕對心狠手辣的中佬惡賊(他一句口頭禪「我們不是賊,是悍匪」),毫無疑問更叫人眼前一亮。

梅藍天初見十分兇狠,手榴彈四圍扔,開槍像葉繼歡般有功架,行劫時候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內。慢慢看下去,觀眾才會知道他這個神秘人的來龍去脈,他工作的紀律、身世(其實為何要是安南?)、從前的職業、家庭的隱衷等。《臨時》全片重點,的確盡在郭富城身上。

《臨時劫案》的角色設定十分典型,甚至可說有點兒戲、太功能化(多少秉承從前香港電影的特質)。也許不能要求過高了,影片旨在安排三個失敗、絕望的中佬,被命運之神綑綁一起上路。笠水與阿輝兩個平凡中佬,本來是狗咬狗骨的老友,梅藍天屬於他們世界以外的。三人萍水相逢,本來各懷鬼胎,後段在路上漸漸逼出情誼(有沒說服力見仁見智)。小人物被生活磨得焦頭爛額,為人儘管貪生怕死、充滿缺點,不過最後總算在他們身上體現出一點美善。

《臨時》相對討好,在於它只想講好一天裏頭發生的事:贓款到底花落誰家。本片副題大可叫「橫財三千萬」或「笨賊三人組」,戲初梅藍天與另外兩個笨賊(符家浚及張松枝),打劫找換店得來一筆三千萬現款,碰巧(全片實在太多碰巧!)與同時發生另一宗持刀行劫案的贓款調來調去。然後阿輝有天忽發其想,要聯同笠水一起去行劫而買黑市手槍(有點說不過去)。林雪演的肥叉是負責聯繫各種交易的中間人,他糊里糊塗的個性,加上始料不及的錯摸,令贓款、假證件及黑市手槍不斷換來換去。同時間幾幫人馬競逐,後面又有張可頤等警察的掩至。

必須承認,《臨時》的錯摸拍得、剪得未見順暢。我不熟悉好些年輕演員,有時看得花多眼亂,分不清是誰與誰、物件與物件怎樣交錯。不能怪林雪把包裹搞混呢,觀眾坦白說也看得丈八金剛。

所以,起用明星始終有先天優勢,三個主角我們不會混淆,郭富城更是透過突破固有形象而成為焦點。即使配角,《臨時》的串星相當熱鬧。林雪不用多說了,人所共知的綠葉,今次他繼續演衰衰格格的黑道老粗。他的大佬是王敏德演的炭哥,王也久違了,這位「老外」一出場竟然在打麻將,幾乎打出「四人歸西」(被four people die together一句對白笑翻)。王敏德初見大有氣勢,沒想到再次出場竟有詫異遭遇(想起塔倫天奴《危險人物》的黑幫大佬)。另,梅藍天贓物的接頭人蝦少也矚目,姜大衛繼《白日之下》後又一個可圈可點演出。結尾他甚至突然走進了西部片的世界。

《臨時》全圍繞在一天發生的事,由大白天的打劫開始,到夜深在往龍蝦灣(着草的碼頭)的途上收結。過程大都在九龍的舊區、不起眼的街角團團轉。除了片首的油麻地廟街,還有深水埗廣利道游泳池,以及土瓜灣的行人天橋等等,取景也大大加強了影片的街坊街里、老香港味道。

技術而言,《臨時劫案》的攝影最出色,構圖、光影及色調皆處理得好,比如姜大衛那個蝦場就很有氣氛。攝影指導鄒連友看來經驗豐富,網上資料顯示,他從前與潘恆生合作極多。另外自家擔任攝影師的片子亦不少,其中包括《單身男女2》。

網絡犯罪難呈現 盜寶片未過時

無巧不成話,碰巧麥啟光當過杜琪峯的副導演、本片編劇陳偉斌寫過杜的劇本,《臨時》有時真帶點銀河映像味道。警匪的城市穿插、命運議題,以至不少銀河的常見面孔(林雪、白頭佬黃華和、洪偉良等),連對女主角(張可頤)的硬朗描寫都一脈相承。分別在,銀河映像講命運通常嚴肅,《臨時》則比較遊戲人生。當然,《臨時》也可能受到西片啟發。同樣以劫案作為敘事框架,引發連場事故/錯摸的,還包括塔倫天奴的《落水狗》、米高曼《盜火線》甚至寇比力克的《火拼黑地獄》(The Killing)等等。老外把這些歸類為「盜寶片」(heist film)。今天《臨時》加入其中,成了奇趣的一例。

然而,「盜寶片」其實已out或快out了。世上早已興起高科技或智慧型犯罪,怎麼還需要大嚿大嚿銀紙揹着通街跑?!只是,電影終究是「看」的媒體。網絡犯罪的無形,還是遠遠不及持械劫贓款那樣壯烈。

聲畫不同步 戲院不爭氣

奇怪千算萬算,郭富城令人眼前一亮的《臨時劫案》在香港居然沒有大收旺場。我幾天前去海運戲院看的場次,觀眾人數不多,與戲院外頭海量的大陸遊客形成強烈的對比。去海運本來貪其銀幕夠大,可惜戲院不爭氣,聲畫似有輕微不同步問題。放完正片還未及片尾字幕滾動完,銀幕左右兩頭各有盞大光燈照射過來,彷彿催促人快快離場、方便員工清理一樣。電影人有時用心拍出不錯的戲,有時也會遇上未夠專業的前線放映場地。

應不打緊吧,《臨時劫案》據說在大陸及其他各地上畫票房都報捷了。因為有香港明星,本片也是難得一部同時在中港台公映、各領風騷與話題的華語片。換作是香港的本土電影,那些管道根本想也無法想像。

很少在電視中見到的張可頤,她演硬朗女警稱職。

原文網址:https://news.mingpao.com/pns/%e5%89%af%e5%88%8a/article/20240218/s00005/1708186180464

Loading...
highlight
Collect this post to permanently own it.
家明雜感 logo
Subscribe to 家明雜感 and never miss a post.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