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 18 解毒和自我保护的零散尝试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世界微小的扭曲,已为镇上的每一个人带来感觉不到的微小压力。当然,没有一个人自觉到。那没有自觉的压力,无疑带给了每个人没有自觉的不快。不合理的不快,产生出朦胧的不安与模糊的焦躁,不久后,这些转变为没来由的烦躁。

微小的扭曲一点一点地,但是确实地侵蚀了这个镇上居民的恬淡。

乍看之下与日常无异。这些事,全都只是为了确认今天无异于昨天而进行。大家都搞错了,误以为同样地反复日常生活中反复的行为,就能够保有日常。那已经沦为获得日常性的一种仪式了。这是空虚的抵抗。人们为了排除步步逼近的非日常,而反复空壳化的行为。

可是……行为已经失去意义,因果关系逆转,本末已经颠倒了,不是吗?

*引自 《涂佛之宴》京极夏彦 著


朋友,你好!我觉得我在摆脱糟糕环境影响这个问题上的尝试越来越离谱了。所以与其说这是写给读者的,倒不如说是梳理我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我之前提到,我怀疑这个环境对我的影响不好。昨天和朋友聊天,在朋友的记忆中我来到北京之前是更有热情和明亮的人(我知道现在你们看我也很热情明亮但是那更像是正午的阳光和烧的很好的壁炉的区别),而在来到北京以后迅速地被疲惫占据。我告诉朋友我现在仍然总是觉得疲惫。我们试图找到原因,但是那些痛苦的理由都已经被解决了(甚至包括政治抑郁)我让朋友举了例子,朋友说,来北京之前我会上课追着老师问问题,但是后来她感觉我不再提问也不再和人进行专业领域的沟通了。

啊!是这样的。而且我很知道原因:我感觉到这个环境会伤害我,无论我多么鼓起勇气和外界互动,这个环境一直给我黑暗冰冷危机四伏需要谨言慎行的感觉。我知道怎么处理具体的事件,所以它不会造成可见的损伤,但是那种靠人们的畏惧为食的,散发着寒冷、危险和权力血腥气味的看不清形貌的怪物,这个环境无时无刻不充斥它的腐臭气息。我能感觉到这个,这种腐臭的气息也在影响我。

我如今不认为几乎杀掉我的真实原因会是政治抑郁或者我有多恨这个专业,一部分的原因,是的,但即便我选择了不那么缺德的行业,我也一样会从中发现诡异的事情,如果学法学的孩子自杀,学医学的孩子猝死,学理科的孩子也去死了,很难归因于某个行业或者某个大学的不正常,不是吗?我可能脑子是不太正常,但是这个世界比我崩坏的更离谱。在有毒的土壤里,你不应该种任何东西,你应该远离有毒的物质,并且尽量告诉别人,如果他们不信,那么至少你要跑开,并且避免被污染。

就像处理核泄漏和核辐射。还记得他们是怎么处理切尔诺贝利的吗?

虽然伤害事件的发生是必然,但发生的具体实践点和方式仍然是随机的,事件发生了,应对它反而是简单的事情。我已经知道怎么对付了。但我不能被污染,这里有一个很缺德的讽刺,那些喜欢把精神污染挂在嘴边的人反而是最擅长精神污染别人的人,正如大学主题演讲使用了某奥地利籍小胡子的演说技巧的人得到了评委的赏识。我一直在举例子,你能意识到我们生活在有毒的辐射环境里吗?

我已经疲倦于证明和解释这件事情,所以让我们谈谈怎么保护自己的心智。我很纠结于这个部分如何叙述,因为我使用了并不科学的方式,或许读者可以为这些行为找到符合科学的解释。这部分是感觉很不好的时候用的,放在《抵抗下拉力的尝试》第一步里面,我提到这一步是为了从负面情绪中获得力量。

常见的情况是,我会思考某种恐慌,记忆中自我厌恶的某个时刻,格外厌恶人类的某个时刻。我会回忆起那个环境,然后我会把想起这件事情时的感觉和记忆细节撕下来,如果不太会撕就想象从身体上撕下一个实体的东西,尽量让这个过程真实和栩栩如生。撕扯这种暴力的过程很重要,因为会让我感到疼痛和轻松,然后烧了它。

想象火焰,我喜欢火堆。然后盯着火堆想想我为什么活着那类问题,想想那些能够让自己微笑的信念,理清奋斗的目标,摆脱噩梦的阴影,等等,取决于我此刻需要何种力量,我的精神知道如何治疗自己,但是它需要帮助和好的康复环境才能醒过来告诉我怎么包扎伤口。

如果能在现实世界中找到明火会更好。火很重要,原始人用火驱散猛兽保护自己,烹饪食物避免寄生虫和传染病。但注意用火安全。【《饥荒》火堆ASMR】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8411p7HU/(我就是忍不住夹带私货,我很喜欢饥荒!)

完成这些思考以后,收拾和整理一下周围的东西,把桌面恢复到进行下一个活动需要的状态。尽量长时间保持看的火焰时的心境,这样就不会需要频繁重复这个仪式。但最后总会维持不下去,这个时候重启一下就可以了。不会花很久时间,记得在精神观测手帐里做好记录,如果看火堆的时候有了新的想法写在“和自己对话”的部分。

(我写到这里怎么觉得这么像魂类游戏里的坐火,坐火也是一个休息和整理物品,升级技能的活动。我不是故意联系起来的,那就听听《只狼:影逝二度》的主题曲?https://music.163.com/#/song?id=1356109721 我觉得跳坑魂类还是先玩只狼,风景很好,游戏要素齐全,配音好听,角色长得不是特别奇怪。)

There will be times when the struggle seems impossible. I know this already. Alone, unsure dwarfed by the scale of the enemy.

Remember this. Freedom is a pure idea. It occurs spontaneously and without instruction.

Try.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