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diversity 17 抵抗外界下拉力的独特仪式

User avatar

中禅寺千姬

朋友,你好!我不确定这是否能够足够有参考价值到能够成为一篇推送,所以在我还没有感到难为情之前我迅速地发了出来,我为必然出现的错字和不恰当表述致歉。

从前几次的推送不难看出我正在巩固我的,嗯,重塑?的成果。相关的推送大概包括了这几篇。

My Own Workbench 01 打破“不在状态”的一些尝试

MY OWN MENTAL HOSPITAL 05 从具体小事开始处理成瘾行为和创伤

Back to diversity 15 为什么战争时期也需要吉他和书籍

Back to diversity 14 有什么不一样了:停止恐惧和接下来的活法(又名 星球大战是如何拯救生命的)

Back to diversity 12 My errors and mistake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我想把这些东西总结一下在加上,怎么说,我的一些个人牢骚话,来谈谈抵抗外界下拉力的方法

开始仍然是找到耳塞或者降噪耳机,然后平静地坐在某处。我需要看着问题思考所以这些检查项会放在随身手帐里,但是如果你记忆力好其实可以不必如此,我猜测闭上眼睛思路会更清晰。

第一步:回忆我的处境

众所周知的是我们处在一个把人当作耗材的地方。我们必须把悬在心头的那个残酷的认知拿出来,并且观察它,我希望它是冷静和客观的,但是如果你想改成更激烈的情绪比如,这个地方会杀了我,其实也没差,因为下一步我们会从愤怒痛苦和仇恨中获得力量(这太西斯了 这轱辘掐了别播)

第二步:回忆我的誓言

总有一些座右铭,奋斗的目标、愿景,或者更好的:我还活着的理由。虚无缥缈或者具体而微都没关系,重要的是想起那些话的时候会微笑并且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我会把它们搞成祈祷词或者誓言一样的东西。

The real emotion that is locked away at the bottom of your heart.
Let it fly out. Let it guide you. Live and thrive
Find strength in the memory from your past and correct your error.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这里面加了《合金装备》美剧《汉尼拔》《怪奇物语》和《星球大战》的私货,我就是忍不住。)

第三步:感受我的脑子

做法仍然是:喝一杯热东西,什么都不想,如果很难做到什么都不想就做稍微憋一会气。不要关注什么周围声音触觉味觉,只关注我眼前这片黑色的空间。然后就会浮现一些东西,念头或者动作。对我而言,往往会想起接下来应该去做的事情,不带什么情绪和评判,只是纯粹简单地像是白纸上打出来的宋体五号字。做这样的事情不会有任何心境或者情绪的阻碍,也不会有任何做的好坏,能不能做到的自我评价,就只是,它从一个平静的脑子里浮出来,然后就去做了。

我相信我的身体和我的脑子是我的武器和战场,所以掌握这两个的情况,紧密地联系起来,能够让我感到相对平静和控制感。我的脑子会通知接下来的我做什么。这是很恍惚的启示,像是另一个声音的碎碎念。但它的正确率比我的有意识行为更高,我中二病地称之为原力的引导。很形象,很中二,很有安全感。我决定把选择权交给原力,因为我的确必须打破一些东西,使用新的思路。我承认这很中二和扯,但我不在乎。

第四步:仪式净化周围的环境

好吧这就是整理和清洁东西的意思,整理我认为突兀的东西,进行我觉得舒适的改造,可能还要喷香水或点蜡烛。扫地和清理头发也很重要,还包括洗脸刷牙和吃薄荷糖。

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的确怀疑我和什么地方的能量场不和,所以我不得不将清洁和整理视为一种对抗周围下拉力场的净化措施。有的时候立足对抗的视角会更有行动力,而清洁周围环境无论怎样都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但我还是觉得,我和某个地方不合,不是很严重,但是长期下来感到消耗,如果我早点意识到我大概会调整很多东西。而不仅仅是谴责和逼迫我自己。)

第五步:喝咖啡

没什么好说的,干了这杯燃料。

剩下的部分想谈谈我认为存在在我周围的下拉力。我有点担心这个命名会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是我接下来会举的例子或许会冒犯到别人。但是这些现象也或多或少让我感到不适甚至付出了代价。本着 correct my error 的原则,我仍然要非常遗憾地将它们定义试图摧毁我的下拉因素,并且在日后的生活中注意识别并有意删除它们的影响。虽然是下拉因素,但并不意味着持有此种观点或特质的人类个体的好坏,它们只是存在于”我之外界”中的破坏性因素。

不必相信审核不通过的人类的反馈或评价。似乎人类需要来自外界其他人类的评价,但是轻信不合适不准确甚至别有用心故意引导的评价会造成不好的后果,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发现在相信对方说话之前增加一个观察和评估可信度,或者说契合度的的步骤会改善很多,我已经过了随便删好友的年纪,我已经学会了在社交中填充片汤话。有些熟人,我会评价他们是个好人,但是他们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必听。这里采用了审核这个中性词,因为这是我的一言堂,这个审核人类的过程不应该被任何来自外界的价值观和标准干扰,否则审核就失去了意义。如果审核通过,对方说的话就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我会听听然后想想。虽然说起来会让人觉得很刻薄,但是我没有伤害别人,我还给自己建立了一个安全网。鼓掌!

远离容易引发情绪波动的人事物。这起初是不得已的选择,大家经常说的过载的问题。但我发现似乎有合理性。如果一个刺激事件反复发生我每次都应激,大概率是我找不到方法处理它。而这种事件往往是我真不能解决的。我会说一个让我看起来比较缺德的例子(这是什么自爆现场吗?)我有一个失恋的朋友,我和其他一些朋友努力希望ta走出来,但是现在ta也在保持着很令人忧虑的躁狂和自毁情况。但对我而言我真的鞭长莫及+黔驴技穷+感到忧虑。所以我屏蔽了这个朋友一段时间,我想起ta会专门点进头像看一下情况。我还是觉得ta在崩,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和之前很不一样。但我也接受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无论我多么忧虑,我几乎没办法提供更多帮助了,甚至,如果我还想维持这段友谊,我不应该说更多关于ta失恋的话。

拉黑面向大众的自媒体账号和博主。我之前花了很多篇幅谈论为什么我讨厌社交网络和大众传媒。我意识到如果我自己是一个特殊的具有独立意志的智慧生物,那么大众传媒中绝大多数信息和观点对我是无效的,我不是这些账号和博主的受众,它们提供的也不是我需要的信息。我的一个较为有影响力的博主朋友曾说。粉丝不宜破万,破万不宜fo,粉一多,博主就容易有媚粉的倾向,说违心话办违心事。我深以为然。何况还有很多多平台发布的博主,B站抖音微博小红书发一样的内容,媚的只能是这些平台用户的最大公约数——我不管这个公约数是什么样的人,肯定不是我这种生物。所以我现在留着的,还有中文人声的,是一些很有个人风格和领域的博主,而它们主攻的领域和我目前的兴趣刚好重合,我觉得它的内容是走在我自学的前面的,我会保留这样的博主。

不买无法和现实生活兼容的物品。 这三年多,大概极简主义暴露了它的一些脆弱之处,但是在消费上留点神永不过时。我喜欢很多物品,我还是颜狗,我也喜欢质感好的东西,我还喜欢集齐各种颜色。但买回来用不上也会觉得是在乱花钱,所以在买东西之前会想想是否和现实生活兼容。我靠着“地铁不配”的理由拒绝了很多漂亮高跟鞋,也没觉得很遗憾。并且投资了一双该硬的地方硬该软的地方软的越野鞋以后,我的城市通勤简直幸福地能飞起来。

暂时回避亲密关系和情感需求。我知道人类需要亲密关系和情感沟通,但是我需要吗?我不知道,我在社交中总是带着面具的。而安抚的职能可以通过毛毯和热可可解决。我不知道应该寻求何种情感联结,也不知道它会以何种形式帮助我。至于谈恋爱,我的朋友已经证明那是个麻烦,我认为那是个不必要冒的风险,而且我不必再说一遍我喜欢谁了吧(捂脸)。

拒绝人为加入的不必要和不需要的限制。我有时会害怕进行某种“创举”,因为担心别人觉得我“不懂规矩”。但是我发现很多规距没必要存在,所以我在跃跃欲试但是畏首畏尾的时候会主动评估一下这些限制。

不必节约金钱 感官超敏的家伙就不要考虑省钱了吧,节约金钱然后让自己受苦的直接后果就是用剩下的钱买12寸的披萨,边吃边觉得自己好惨,我何必呢。

不必思考是否值得,不必思考成功或者失败。在时间和空间综合的层面来看,当前的成功和失败没有任何意义。行为对事件的影响随着时间和情况的变化会有不同,所以过多纠结于行为的意义和好处是很一厢情愿的,而且几乎必然的事与愿违。所以基于现实和对未来的预测做出的计划,无论多么离谱、困难、飘渺,都是应该投入时间、精力和注意的。保持控制和遵守计划地完成这些事情即可。

不要试图逃避或缓解痛苦。对我来说是这样,逃避和缓解痛苦在短时间有用,在以前有用,但是现在变得没那么有效果了所以,我还是倾向于解决问题。我恢复了一些状态,我觉得我可以解决问题了。

在时间管理上,只做自己最想做的20%的事情。这是一个兴趣过于旺盛的ADHD的妥协,因为精力和时间都是固定的,我只能选择我最想做的事情才效益最大化。

反复尝试我认为必要的活动。无论每一次尝试的结果如何,反复去尝试和思考。这是一个只有在“我的情况”转好的时候才能做的事情。因为对情绪管理和压力管理都有一定的要求,而且可能会造成新的创伤。但我觉得我现在可以冒这个风险因为,这是非常俗套但有道理的“打破舒适圈”的必经之路,如果想成为我试图成为的那种存在,我有一些困难的摸不着头脑的问题要解决,答案只能靠我自己试出来。

我目前发现了这些下拉力,我能感觉到还有别的,毕竟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本身就是有毒的,它如果仅仅滋养出了这些恶灵,我倒也不至于那么凄惨。我需要一个判断标准,但我不信任我的脑子,它在瘴气里熏太久了。所以我寄希望于挖掘我的记忆,尤其是那些如今被证明是有害的决定,分析影响我的因素,确定其他的下拉力,并且寻找对抗的办法。

想不出祝福语,就,顺颂冬禧。

中禅寺千姬

  • Loading comments...